返回
专题
分类

她还就是不信邪了,爱如茉莉

日期: 2020-01-18 12:15 浏览次数 : 149

图片 1

爱如茉莉

2016-8-30

强军路上追梦人

坐在桌前,火箭军装备研究院研究员刘雪梅脱下迷彩帽,解开盘了好几天的一头长发,揉了揉略带血丝的眼睛,嘴角露出一丝上扬的微笑,而嘴唇上几道裂开的口子痛得又让她下意识收回笑容。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那是一个飘浮着橘黄色光影的美丽黄昏,我忽然对在一旁修剪茉莉花枝的母亲问道:“妈妈,你爱爸爸吗?”

       黄叶落下的时候是秋天。沿着墙角的黄叶舒展着自己的年轮和腰姿,生命已经安息,下一场风起的时候,它们不会难受或者欢喜。它们也不知道,它们已成为了风景和标志,当然也不知道,美丽有多残忍。

第二炮兵“导弹发射先锋连”指导员乐焰辉献身强军实践纪事

寂寞的美丽

妈妈先是一愣,继而微红了脸,嗔怪道:“死丫头,问些什么莫名其妙的问题呀!”

      生命便这样安息了。在安息的黄叶上,小小苍蝇孱弱地飞行,荡不起一丝空气的涟漪,我为它心疼。在这个很难挤出一滴有温度的眼泪的彩色世界里,我愿意为你,我的小小苍蝇,我愿意为你流下一滴眼泪。那滴泪落在黄叶旁的被丢弃的垃圾上。奇怪,竟然没有恶臭。我似乎闻到一股清香,那滴了泪的垃圾,莫名的有了一些颜色,我沉重的眼袋竟也轻轻地抖动了。那小小苍蝇啊,终于用自己羸弱的后腿撩拨了几下翅膀,挣扎者越上一面高墙。终于啊,它微合双眼,以老者的姿态暼了夕阳一眼,朝着墙的那面消失而去......我想,也许它心里是微笑着的吧,也许在墙的那面,它划下一道金黄的视死如归的弧线......

来源:人民网 2013-6-9 陈寿福 李永飞 黄子娟

■王 莉 刘馨阳

我见从妈妈口中掏不出什么秘密,便改变了问话的方式:“妈,那你说真爱像什么?”

      眼前的活物,便已没有了。九月,是一个适合堕落的时候。这舒服的温度,沉寂的大地的心脉,适合入定。我的眼似乎也要到了失明的关口,双眼闭起的那一刻,我似乎闻到了人类祖先的味道。

  导弹发射架下,一名英俊的上尉军官,声如洪钟,指挥若定,鹰隼般的目光直刺天疆;军史教育讲堂,还是这名青年军官,引经据典,神采飞扬,点燃数千名官兵血性激情……

戈壁滩上,四面八方吹来的大风拍打着油漆斑驳的窗户,一次次被风撩起的窗帘裹挟着黄沙,肆无忌惮地侵蚀着室内的每一个角落。

妈妈寻思了一会儿,随手指着那株平淡无奇的茉莉花,说:“就像茉莉吧。”

      嘿嘿。哈哈。

  他叫乐焰辉,现任第二炮兵某旅政治指导员,所在连曾被中央军委授予“导弹发射先锋连”荣誉称号。

桌上,一堆写满了各种数据的稿纸被一个大水杯压住,最上面一张纸的最后一组数据后面,画了一个笑脸符号。坐在桌前,火箭军装备研究院研究员刘雪梅脱下迷彩帽,解开盘了好几天的一头长发,揉了揉略带血丝的眼睛,嘴角露出一丝上扬的微笑,而嘴唇上几道裂开的口子痛得又让她下意识收回笑容。她舒了口气,戴上耳机,里面响起自己最爱听的旋律:“今夜无人的角落,寂寞让我如此美丽……”

我差点笑出声来,但一看到妈妈一本正经的样子,赶忙把“这也叫爱”这句话咽了回去。

      我才二十一岁。

  初夏时节,中央新闻媒体采访团走进先锋连,听到的都是乐焰辉的“传奇”故事——

上世纪90年代初,这首《寂寞让我如此美丽》响彻大江南北时,地球的另一边却并不“寂寞”。硝烟弥漫的海湾上空,“爱国者”成功拦截“飞毛腿”,彻底终结了“弹道导弹无克星”的时代。

此后不久,在爸爸出差归来的前一个晚上,妈妈得急病住进了医院。第二天早晨,妈妈用虚弱的声音对我说:

      我却都已经二十一岁了。我此时该有旺盛的脾气,旺盛的反叛,旺盛的性欲。在提不起性欲的墙头,我想,我或许应该堕落。迷迷糊糊中,似乎看到了摆在我眼前,属于我的那只碗。那只盛满尊严换取食物的碗。

  他敢于有梦,矢志基层,从清华大学走进深山军营,3次放弃免试读研机会,4次获得军功章;

一份份研究报告汇集到原第二炮兵司令部机关,相关课题组第一时间成立。作为空军气象学院刚毕业进入机关的新人,刘雪梅把眺望天空的目光从气象转向了导弹。面对全新的领域,她逼着自己从头学起。单位一些大姐心疼这个整天把自己关在办公室加班的漂亮姑娘:“你一个姑娘家的,这么辛苦努力干啥,这地方连女参谋都没出过,你还想当女专家?”

“映儿,本来我答应今天包饺子给你爸爸吃,现在看来不行了。你呆会儿就买点现成的饺子煮给你爸吃。记住,要等他吃完了再告诉他我进了医院,不然他会吃不下去的。”

      用脚揉了揉鞋边的黄叶,碎了,嵌在地表。好美,好美,分明是淋漓的良心!分明是碎了的良心嵌在地表!分明是碎了的良心!

  他勇于追梦,激情如火,两次将新型导弹送上蓝天,带兵经验巡讲三军;

“谁说女人不能研究导弹!”不信邪的刘雪梅在孩子断奶后,选择报考了军事运筹学的硕士研究生。毕业前夕,科索沃战争打响。看着电视画面中,我驻南使馆被美军5枚精确制导导弹摧毁后的残垣断壁,刘雪梅的眼睛红了。

然而,爸爸没有吃我买的饺子,也没听我花尽心思编的谎话,便直奔医院。此后,他每天都去医院。

      抬起眼,眼前又来了一个活物。一个双杠的这头,一个白发苍苍正挂在上面,摆动着枯瘦的身材。我冰封了,身体发冷。我却自己给不了自己拥抱,我为我的冷感到难受。

  他勤于圆梦,军政兼优,被评为全军优秀指挥军官和第二炮兵优秀政治教员。

毕业后,刘雪梅毅然选择到原第二炮兵某研究所从事作战运用研究。当时,我军导弹攻防技术领域尚未完全形成系统理论。她深知,在搭建导弹攻防系统理论框架的初始阶段,只有尽可能吃透对手,才能确保理论框架的“四梁八柱”不歪不斜。在老专家们的带领下,刘雪梅一头扎进了资料书籍的海洋里,她的生活中充满了图表、符号、参数……

一天清晨,我按照爸爸的叮嘱,剪了一大把茉莉花带到医院去。当我推开病房的门,不禁怔住了:妈妈睡在病床上,嘴角挂着恬静的微笑;爸爸坐在床前的椅子上,一只手紧握着妈妈的手,头伏在床沿边睡着了。初升的阳光从窗外悄悄地探了进来,轻轻柔柔地笼罩着他们。一切都是那么静谧美好,一切都浸润在生命的芬芳与光泽里。

      睁开眼后,世界还有颜色,还有光亮。或许,我该起身走几步。走几步,也许我的血液也会随着走几步。拐了一个弯以后,一些孩子在打球。或许,夹杂在球手中的不乏大人或者跟我差不多年纪的人们。可是,我乐意唤这群人儿是孩子,这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孩子们的笑声,我却踏踏实实的听进了耳朵。我微笑着望向他们,一闭眼竟是一片狼藉的荒草地,偶有白骨森森。天呐,我竟是闭不得眼的,我得用心地睁着双眼。是呀,在几年前,我也是一个在球场飞奔的孩子。

志若鸿鹄,理想融入导弹梦

别的女人床头柜摆的是化妆品,而刘雪梅家床头柜上摆放的却是越来越多的工具书,电磁、物理、化学……这一摞摞书竟成了女儿年少时的“阴影”:就因为这些书,所以妈妈没太多时间陪她,女儿甚至在日记中写到,自己最大的愿望竟是生病,因为只有那时妈妈才会陪在身边。

似乎是我惊醒了爸爸。他睡眼蒙眬地抬起头,轻轻放下妈妈的手,然后蹑手蹑脚地走到门边,把我拉了出去。

      一对挽着手儿的情侣在我眼前走过,我惶恐地努力地睁着眼,我不敢闭上我的眼睛。那一对人儿那么美好,女孩长发飘飘,白色衬衣干净而纯洁。那个男孩,一副斯文的眼睛,爽快的七分裤。他们对视的眼睛里流淌着颜色。我却吃力地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睛,我不敢闭。可恶的下体,在如此美好的季节和美人面前,竟然毫无生气。我的欲望去了哪里?

  2006年盛夏,南国导弹军营,一对男女的行踪引起哨兵警觉。

作为母亲,女儿是刘雪梅内心最柔弱的一部分,加班至夜深人静之时,她喜欢打开手机相册,翻看女儿的照片和视频。有时看得兀自微笑,也有时不知不觉绽出思念的泪花,但她留给自己这样“分神”的时间也并不多,很快就会被查找一份资料、求证一个数据所“占用”。

望着爸爸布满血丝的眼睛,我心疼地说:“爸,你怎么不在陪床上睡?”

      也许我是怕了。我怕活物。活物传来的脚步声,都会令我的脚步发抖。噢,不对,我该拾起身边面具,撑起我的身子,揪住自己的灵魂说,“喂,我是个男人!”

  一番盘查,男青年自报家门:“我叫乐焰辉,是清华大学国防生,专程来找那支英雄导弹部队……”

在别人看来只是“纸上谈兵”的理论研究,却被刘雪梅和同事们“谈”得“刀光剑影”。为推动理论转化为实践,原第二炮兵于2011年依托国防科技重点实验室成立了研究中心。眼看自己多年的研究成果终于有一个从“纸上谈兵”到“沙场点兵”的机遇,当研究室副主任好几年的刘雪梅放弃了“既能提一级,又能照顾家”的机会,抱着几大箱子资料,到新成立的单位继续做副手。

爸爸边打哈欠边说:“我夜里睡得沉,你妈妈有事又不肯叫醒我。这样睡,她一动我就惊醒了。”

      戴上面具后我就不怕闭眼了。因为,面具上的假眼一直睁着。我不敢告诉人家,我面具里眼睛闭上后看到的真实。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我喜欢上了我的面具,我依赖它。我惶恐而迫切地要甩开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球。

  胸中埋藏10年的梦想就此揭开——

工棚、废弃民房、行军帐篷……新的工作岗位平均每年有近三分之一的时间需要去戈壁沙漠现地试验。初来乍到,刘雪梅根本睡不着觉,听音乐、看书、数星星……各种办法尝了个遍,没用。索性,她一股脑儿爬起来,把白天所有的试验环节再过一遍电影,让数据、算式、符号尽情在脑海驰骋……面对同事们心疼的目光,两眼通红的刘雪梅打趣说:“挺好,每天白白多赚了好几个小时工作时间。”

爸爸去洗漱,我悄悄溜进病房,把一大束茉莉花插进瓶里,一股清香顿时弥漫开来。我开心地想:妈妈在这花香中欣欣然睁开双眼,该多有诗意啊!我笑着回头,却触到妈妈一双清醒含笑的眸子。

      嘘!

  1996年初春,东海之滨三军演兵,发发导弹惊天捣海。看着震撼的电视画面,乐焰辉暗下决心:“以后当兵,就去这支发射导弹的部队。”

她没时间去遗憾自己错过了多少次同学聚会,记不得自己在美容院办的储值卡是不是已经到期失效,想不起出门前超市的打折优惠持续到哪一天……她必须让自己变得更加安静,这样才能把时间一分为二——一半留给自己,另一半留给假想的“敌人”。在刘雪梅看来,导弹攻防性能的测试评估本就是个自己给自己“使绊子”的过程。“防”的时候,每一次导弹起飞,盯在监测仪器前的刘雪梅都把眼睛瞪得大大的,生怕错过一个数据、一个飞行姿态。“这就好比给导弹织一件护衣,如果不让针线密一点,哪怕是个小口子,也会被风撕裂得越来越大。”“攻”的时候,研发仿真系统、改进对抗装置、设置复杂天候、创新组网模式、改进技术性能…… 刘雪梅又带着团队扮演着越来越刁钻、狡猾的“蓝军”,用自己的“左手”和“右手”掰起了“腕子”。

“映儿,来帮我揉揉胳膊和腿。”

      别告诉人类,我闭上双眼便是死亡。

  2003年高考,名列全班第一的乐焰辉被录取为清华大学国防生。既圆清华梦,又圆从军梦,让他兴奋不已。

“打!”“闪!”——不知不觉间,坐在专家席的刘雪梅嗓门越来越大,袖子越撸越高,头发越剪越短,皮肤越晒越黑。懂事的女儿心疼妈妈,每次妈妈出差都会给她包里塞上面膜,可常常是带多少去,又带多少回。女儿不禁埋怨:“明明可以靠颜值吃饭,却过早放弃了自己。”直到有一次,女儿无意中看到刘雪梅写的一篇名为《骆驼草》的散文,似乎才真正读懂了妈妈——“风沙中,我们忍受着寂寞与孤独,和骆驼草一样,虽随风摆动,但会坚定顽强把根扎牢……生命在挑战中才更有意义,在拼搏中才更加美丽。”

“妈,你怎么啦?”我好生奇怪。

  清华园里,乐焰辉尽情挥洒对军营的向往。业余时间,最感兴趣的,是军事杂志;选修课选的,是射击训练;时常惦记的,是那支发射导弹的部队。

“你爸爸伏在床边睡着了。我怕惊动他不敢动。不知不觉,手脚都麻木了。”

  深山探营,有惊无险,让乐焰辉追梦的决心更加坚定。2007年大学毕业前夕,当一些同学纷纷选择留北京、进院校、到机关时,乐焰辉却向组织递交申请:到条件艰苦的基层去,到带兵打仗的一线去。

病房里,那簇茉莉显得更加洁白纯净。它送来的缕缕幽香,袅袅地钻到我们的心中。

  走进当年东海亮剑的导弹旅,乐焰辉成为“导弹发射先锋连”的一名排长。战车列阵,长剑引弓,让他血脉贲张。

哦,爱如茉莉,爱如茉莉。

  选择基层不易,扎根基层更难。入伍后,3次免试读研的机会,如同一张张考卷摆在他的面前。

作者映子,选入教材时文字有改动。

  2008年,发射场上,乐焰辉接到读研通知。“屁股还没坐热,哪能说走就走。”他毫不犹豫决定推迟。

【点评】

  乐焰辉毕业的第三年,新中国成立60周年,他所在的导弹旅奉命抽组人员,组建某新型导弹方队参阅。经过层层选拔,乐焰辉获得了参阅资格。

在小学教材中有这样一篇探讨爱情的课文,值得肯定。

  阅兵村里,乐焰辉再次接到返校读研通知,考验又一次摆在面前。读研深造梦寐以求,国庆受阅千载难逢,孰轻孰重,乐焰辉把感情的天平偏向了阅兵训练。

以洁白芬芳的茉莉花,将爱具体化,值得肯定。

  导师理解他、支持他,采取代办入学、再办休学的方式,帮助乐焰辉争取了第三次读研机会。

课文中夫妻的体贴、母女的和谐,值得肯定。

  草长莺飞,又是一年。在清华大学工作的妻子开始憧憬“家庭梦”:“你读硕士,我学软件开发,女儿上清华的幼儿园……”

然而母亲面对女儿的提问,回答时“一愣,继而微红了脸,嗔怪”的态度,不值得肯定。事实上,她并没有回答女儿“妈妈,你爱爸爸吗?”的提问。回答提问乃是爱的教育的重要内容,罗素强调有两条规则须贯彻其中:“第一,永远要真实地回答问题;第二,要完全像对待其他知识一样地对待性知识。”(《教育与美好生活》P140)进一步而言,关于“真爱”问题的探讨,母亲用“就像茉莉”的简单比喻,并不能说明爱的意义。

  复学通知来了,刚刚接任指导员工作不久的乐焰辉纠结了。一边是清华园里妻女的翘首期盼,一边是带兵打仗的使命责任,何去何从?

其次,母亲要女儿在父亲吃完饺子后,再颁布自己住院的消息,不值得肯定。

  彷徨中,电话求助跟踪采访他多年的一位老记者。

再次,母亲作为病人,行动时需要帮助,“我怕惊动他不敢动”,不值得肯定。最后,医院让家属彻夜陪床看护的落后制度,不值得肯定。

  “雄鹰高飞,就不能贪恋巢穴!”电话那头的一句话,让乐焰辉惭愧又坚定:带兵打仗,自己缺的并非学历,而是能力,怎能舍弃这块成长的沃土?

  那几天,妻子每次来电话询问归期,他都支支吾吾,话到嘴边又变成几句问候。几天过去,终于挤出几个字:“我得留下,连队更需要我。”

  电话那头,顿时无语,传来声声抽泣……

  沉默,“冷战”,以泪洗面,半个月后,妻子下定决心打来电话:“你在哪里,哪里就是我们的家,我和女儿过去陪你。”

  那一刻,七尺男儿热泪长流。

  不恋燕雀的幸福,才能体会鸿鹄的乐趣。入伍6年,乐焰辉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3次,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亲切接见。

胸怀火炬,映红头顶一片天

  2011年9月,乐焰辉作为全军优秀基层干部骨干带兵经验报告团成员巡讲三军,从白山黑水到南国椰林,32万余人次聆听报告。

  从军四年,名扬全军,乐焰辉成为关注焦点。

  乐焰辉高中入党,大学担任班级党支部书记。要让先锋连的战士个个成兵中骄子。走出清华园,迈进先锋连,他心中勾勒出另一所大学——

  理论教育课堂,乐焰辉广征博引,谈古论今;形势战备教育,他既讲身边事例,也讲世界格局,通过各种途径培养官兵的眼界抱负和责任担当。

  他常说:“我们虽然深居山沟,但作为战略导弹部队的一员,必须具备战略思维和全球视野!”

  在他的带动下,连队图书室里,《求是》《环球》《战略参考》等杂志备受青睐;政工网上,“全球瞭望”“时事点评”等栏目点击率节节攀升;教育课堂,谈古论今从不冷场,理论热点激烈交锋。

  一次,一位知名理论专家应邀来旅辅导授课,先锋连战士的提问让他诧异:“战士能看得这么远,真不简单!”

  乐焰辉并不满足于此。他深知,青年官兵伴随“看大片、吃薯片、玩芯片”长大,既要看得远,更要信仰坚定。

  去年,党史著作《苦难辉煌》成为战士热聊话题,但大多一知半解。乐焰辉看在眼里,急在心头。白天,他在导弹阵地带领战士操作导弹;夜晚,他挑灯夜读把52万字《苦难辉煌》反复研读。经过多次打磨修改,一堂《始终坚守信仰的高地》精品课出炉,战士心中的问号被拉直了。

  这一课,一炮走红。从连讲到营,从营讲到旅,最后在第二炮兵基层建设工作会议上进行了展示。

  旅政委张继春介绍,乐焰辉把党史军史吃透了、嚼碎了,转化为信仰的营养,再反哺滋润官兵。

  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作为连队指导员,为把政治课讲活、讲实、讲透,被广大官兵所接受,乐焰辉可谓绞尽脑汁,使出浑身解数。在官兵眼里,乐焰辉讲课就像“拉家常”,总是一句话切中要害,给人留下深刻记忆。

  他在教育中融入“时尚元素”,开“先锋博客”、建“党员先锋群”、玩“理论闯关我最大”游戏,深受战士欢迎。

  一次讨论,新战士胡威说:“打仗拼的是装备、靠的是技术。理论学好了,就会操作导弹?”乐焰辉回答:“学理论不能教你操作导弹,但会让你懂得为谁操作导弹。”

  一名老兵说:“不管理论学啥样,听党指挥咱没问题!”

  “党的创新理论就是党的话,不喜欢党的话,谈什么对党忠诚?不理解党的话,如何做到听党指挥?”

  朴素的话,刻在了战士心里。

  5月初,连队组织“中国梦?强军梦?我的梦”大讨论,乐焰辉率先登台,引导官兵表达心声:只有每个人都为美好梦想而奋斗,才能汇聚实现“中国梦”“强军梦”的磅礴力量。

  几年来,乐焰辉先后被第二炮兵表彰为“用党的创新理论建连育人先进个人”“践行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模范”和“理论学习之星”。

激情似焰,热血淬炼精气神

  在野战军,武装越野、刺杀对抗是基本训练课目,在导弹旅,在完成导弹操作训练课目的同时,部队把这些训练课目作为加训内容,每月不少于3次,连与连比赛,军委首长把此命名为“精气神”训练。

  演兵场上,大雨滂沱,“精气神”训练剑拔弩张。武装越野,扛圆木、背沙袋,涉深水、越壕沟,“导弹发射先锋连”把红旗插在了胜利的终点。

  训练现场,“第二炮兵十大砺剑尖兵”谈卫红评价说:“先锋连胜在士气,赢在血性。”

  把兵练成猛虎,乐焰辉功不可没。

  2009年底,连队组织投弹训练,新战士姬超拉开手榴弹引线,却紧张得没投出去。乐焰辉一个箭步,夺过手榴弹,使劲扔出去,顺势扑倒姬超,压在身下。空中一声炸响,大家一身冷汗。

  别人夸他“有血性”,乐焰辉听得却不是滋味:作为一名指挥员,光自己不怕死有啥用,老虎领着羊,怎能打胜仗?

  他找连长吴坤友商量:“和平时期,咱可不能带出‘和平兵’,先锋连的兵必须有虎气!”

  连队门口,两条标语格外醒目:“我们能打仗吗?!我们能打胜仗吗?!”天天相见,时时警醒。官兵记住一句话:“说一千道一万,能打胜仗才是关键!”

  教育课上,乐焰辉对战士说:“只要有一名战士不思战,我这个指导员就失职!”战士拍着胸脯说:“指导员你放心,咱先锋连的兵,一万次喊‘狼来了’,一万次闻令出征。”

  战备训练,先锋连始终保持两种状态:打仗和准备打仗!

  仗剑出征,临战誓言掷地有声:如果有一个连队参战,希望是先锋连;如果有一个架去发射,希望是我的架;如果有一个人作出牺牲,希望就是我!

  今年3月,旅里奉命执行军事任务,先锋连率先递交请战书,上面按着几十个红手印。“90后”战士崔恒旗病愈出院,写下血书请战。鏖战月余,天天演练,夜夜枕戈,官兵饿了啃干粮、困了嚼辣椒,连队时时保持“箭在弦上”状态。虽然训练高强度、满负荷,却没有一人掉队。

  某基地司令员周亚宁感慨地说,平常训练尚能血书请缨、闻战则喜,要是真上战场,必定势如猛虎。

  乐焰辉喜欢战士有血性,却更注重培养理性。他说“我们不怕死,但决不无谓送死。”

  久经磨砺,先锋连的战士越来越“精明”:沙场点兵,研究战法到深夜,实战交锋出奇制胜、连克劲敌;抢险救灾,次次进行风险评估,回回立头功,却无一伤亡……

  胸中有激情,热血淬精兵。近两年来,连队涌现26名训练标兵,22人评为技术能手,3人获全军士官优秀人才奖,80%以上的官兵精通2个以上专业,所有战斗单元具备独立遂行任务能力。

  去年,某基地举行军事技术大比武,先锋连独树一帜,13人挺进前三甲,26人进入专业前十名,成为参赛队伍里成绩最好、获奖最多、奖项最全的连队。

  英雄连队英雄的兵。战士退伍,恋恋不舍地对乐焰辉说,记忆最深的是那股血性,连队有一种英雄气在纵横驰骋。

踏石留印,崇文尚武砺尖兵

  塞北深秋,关山飞雪,中国战略导弹部队一柄新型利剑首次试锋。乐焰辉一声令下,长剑呼啸而出,大漠惊雷乍起。

  走下发射场,乐焰辉径直来到清华园介绍经验体会,这是他第5次回校为国防生作报告。这位第二炮兵的“优秀人才标兵”、清华大学百年校庆的“希望之星”,已成为莘莘学子的人生典范。

  青春之路,充满坎坷。乐焰辉的追梦历程,也并非一马平川。

  入伍首次考核,成绩并不理想。五公里越野被架到终点,专业考试得了73分。一名战士冷冷地说:“在先锋连,80分是及格线。”

  打铁必须自身硬,否则带兵没底气,乐焰辉铁心补短。体能训练,他负重加码,逐一超越连队“高手”;专业学习,他在“天书”般的图纸和数据中穿行,成为业务尖子;导弹操作,他专攻精练,拿到10多个岗位的“资格证”,成为“金牌指挥长”。

  踏石留印、步步有痕,拼搏之后绽放精彩。

  2009年,首都北京,国庆阅兵训练几个月,他磨破4套迷彩,踢穿3双战靴。10月1日,乐焰辉和他的导弹战车威武雄壮、分秒不差地通过天安门广场,接受了党和人民检阅。

  2010年,他打破常规,科学组训,带领大学生新兵发射单元快速形成操作能力。一名军委首长握住他的手说,你带的战士了不起,你更了不起!

  梦想激荡,青春飞扬。

  乐焰辉成为先锋连的“先锋官”,与连长双双被评为第二炮兵优秀营连主官,还带出过硬的党支部:5名支委,人人是技术能手、发射指挥长,个个参加过实弹发射任务,成为响当当的“第一班”,被第二炮兵树为“十大砺剑堡垒”。

  乐焰辉能文善武,军政兼优,成为旅里的“香饽饽”。机关几次调他,他没动心;有人劝他到军事岗位锻炼锻炼,他没答应。

  有人说,乐焰辉把指导员岗位当作理想来追求、当作事业来热爱、当作艺术来探索,难能可贵。

  乐焰辉却感到惭愧。当初,他也曾想过当连长,走马上任后,还动过转行的念头。

  直到有一次,他走进一家军事书店,满架的军队基层政治工作参考书引起他的好奇:一个基层岗位,咋会有这么多人来研究?

  抱回一摞书,连夜挑灯研读,越读心里越亮堂,越读越觉责任重,乐焰辉逐渐找到了人生的价值坐标——

  他始终用新形势下强军目标统一官兵思想,锻造绝对忠诚、绝对纯洁、绝对可靠的先锋连队,“一个目标”,统领全局;

  他带领官兵冲锋在金戈铁马的导弹阵地,也引导战士坚守在博弈交锋的思想阵地,“两个阵地”,一样精彩;

  他同时担负政治指导员、一线指挥员、基层党代表三种角色,为战士成长进步引路导航。

  梦在心中,路在脚下。乐焰辉带着梦想一路追逐,文武双全,军政兼优,成为战略导弹部队唯一享受第二炮兵“四会”优秀政治教员和导弹发射指挥长“双津贴”的指导员。

  如今,乐焰辉再次站在青春的门槛上,向着未来眺望进发……

短评:激情奋斗,青春无悔

  青春是一部放飞梦想的激扬乐章,是一次激情奋斗的追梦历程。

  习近平同志在同各界优秀青年代表座谈时强调,广大青年要勇敢肩负起时代赋予的重任,志存高远,脚踏实地,努力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生动实践中放飞青春梦想。

  清华学子乐焰辉把个人理想抱负融入中国梦、强军梦、导弹梦,立足本职岗位激情奋斗、顽强拼搏,扎根基层一线脚踏实地、步步留痕,留下一段充实无悔的青春回忆。他的成长历程、精神追求、模范行动为广大青年作出表率。

  青春因梦想而绚丽。乐焰辉从小立志从军,始终坚守导弹梦想,主动选择到条件艰苦的基层,到带兵打仗的一线,经历艰苦卓绝的摔打、磨砺和锤炼,让梦想不断延续,青春得到腾飞,为实现人生价值积聚了强大的青春能量。广大青年要像他一样,始终保持敢为人先的勇气、永不言败的锐气、积极进取的朝气,向着梦想勇敢进发。

  青春因奋斗而精彩。高尔基说,青春充满着艰苦的磨练。乐焰辉从军6年,带领官兵在导弹阵地驰骋,在思想阵地博弈,同顶炎炎烈日,共沐皎皎月辉,在“能打仗、打胜仗”的道路上冲锋,如同一只雄鹰搏击风雨,翱翔长空。他的经历告诉我们,自胜者强,自强者胜,只有锲而不舍、驰而不息的奋斗,才能描绘青春的美丽风景。

  青春因奉献而高尚。乐焰辉人生有过无数次选择,从选择报考清华大学国防生到放弃优厚条件扎根深山,从3次放弃读研机会矢志基层到立足指导员岗位百折不挠,他总在放弃与坚守中彰显人性之美和担当之责。他的事迹启示我们,当代青年要有扎根基层、报效祖国的远大志向,积极进取、朝气蓬勃的精神风貌,顽强拼搏、自强不息的意志品质,勇于担当、甘于奉献的思想境界,让青春在实现中国梦、强军梦的伟大征程中焕发更加灿烂的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