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专题
分类

人民空军第一次作战就击伤敌机,人民空军第一次作战

日期: 2020-01-30 04:36 浏览次数 : 143

图片 1

图片 2

1950年10月至1953年7月的抗美援朝战争中,年轻的中国人民空军在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坚强领导下,发扬“空军拼刺刀”的战斗精神,胜利完成了争夺制空权、掩护交通运输、保卫重要目标和支援地面部队作战的任务,在战火的洗礼中锻炼成长,谱写了人民空军作战史上辉煌篇章。

1953年4月,美国“双料王牌”飞行员哈罗德·爱德华·费席尔被志愿军击落。被俘之后,费席尔提出,要见一见把他击落的志愿军飞行员。当19岁的韩德彩出现在面前的时候,费席尔难以相信,自己的对手竟然如此年轻。

抗美援朝

这是苏联在1949年生产的米格15比斯歼击机,中国空军曾用这种飞机在抗美援朝中作战。新华社发

打破神话 雏鹰起飞

朝鲜战争爆发时,中国空军还未满周岁。然而,就是这样一群年轻的不能再年轻的飞行员,面对参加过二战的美军王牌飞行员,打出了一片和平的天空。

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刚满周岁的人民空军,坚决听从党的号令,奔向硝烟弥漫的战场。

新华社北京8月11日电(新华社记者于晓泉、解放军报记者毛俊)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刚满周岁的人民空军,坚决听从党的号令,奔向硝烟弥漫的战场。

在朝鲜上空,志愿军空军面对的是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国空中力量,两国空军作战实力相差悬殊。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空军拥有14个联队,各型作战飞机1200多架,大多数飞行员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飞行时间在1000小时以上;而我志愿军空军参战之初只有刚刚组建的两个歼击机师及两个团,各类飞机不足200架,飞行员平均飞行时间只有几十个小时,没有任何空战经验。

第一军情作者:徐壮志

军事科学院研究员郜耿豪说,当时,志愿军空军仅有不到300架飞机,飞行员喷气式战斗机平均飞行时间不超过15小时,毫无空战经验。而对手则是拥有15个空军联队,作战飞机1200多架,大部分飞行员参加过二战、飞行时间多在1000小时以上的世界头号空中强敌。

军事科学院研究员郜耿豪说,当时,志愿军空军仅有不到300架飞机,飞行员喷气式战斗机平均飞行时间不超过15小时,毫无空战经验。而对手则是拥有15个空军联队,作战飞机1200多架,大部分飞行员参加过二战、飞行时间多在1000小时以上的世界头号空中强敌。

但战争形势严峻,局势无法等空军训练好了再打。空军党委决定边打边练,从战争中学习战争,在战斗中锻炼成长。1951年1月21日,年轻的人民空军迎来了与强大的美国空军的首次空战。

图片 3左起:王海、刘玉堤、韩德彩。"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1951年1月21日,志愿军空军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与敌空军展开第一次空战,也是人民空军第一次作战。

1951年1月21日,志愿军空军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与敌空军展开第一次空战,也是人民空军第一次作战。

这天上午9时,美远东空军出动20多架F-84战斗轰炸机,分数批沿平壤至新义州一线飞来,企图轰炸铁路和清川江大桥。随着战斗警报响起,时任二十八大队大队长李汉率6架战机紧急起飞迎击。接近安州时,他们发现美军F-84正在1000米的高度上对清川江大桥进行俯冲轰炸。6架米格-15战斗机在李汉的命令下抛掉副油箱,对F-84发起攻击。F-84机群没有想到在朝鲜战场上空会遇到对手,于是急忙丢掉炸弹,迅速抢占高度准备反击。

{"type":1,"value":"英雄当年多年轻!

当天,敌空军出动F-84型战斗轰炸机20架,沿朝鲜平壤至新安州一线对铁路进行轰炸,阻滞中国后勤供应。志愿军空军第4师第10团28大队大队长李汉,率6架米格-15型歼击机起飞迎击。

当天,敌空军出动F-84型战斗轰炸机20架,沿朝鲜平壤至新安州一线对铁路进行轰炸,阻滞中国后勤供应。志愿军空军第4师第10团28大队大队长李汉,率6架米格-15型歼击机起飞迎击。

李汉和战友们都没有经历过空中实战,他们的作战经验全都是在陆地战场上得来的,一见美机,就像在肉搏战中看见了站在面前的敌人。李汉把机头一拉,迎头一冲,美机编队被冲得乱了套。但这样一来,自己的编队也被冲乱了,飞行员们拿出当年在陆地战场上同敌人拼刺刀的架势缠斗起来。李汉作战中瞄准美编队长机开炮射击,将其击伤。这是人民空军的第一次空战,能取得击伤一架美机的战绩,不能不说是一次具有历史意义的战斗。

此时,在朝鲜天空上横行的美国飞行员,大都参加过二战,是“喝”过成千上万吨航油,飞过上千小时的空中"老油条"。他们中不少人由于长期高空飞行,吸纯氧过多,把脑门都飞秃了。加上6年的太平洋战争,他们对亚洲这片天空已经十分熟悉。

鏖战中,一批敌机从志愿军空军编队上方对头冲过,另一批于右前方向南飞去。李汉迂回到4架敌机左后侧400米处,瞄准长机开炮,将其击伤。人民空军首战告捷。

鏖战中,一批敌机从志愿军空军编队上方对头冲过,另一批于右前方向南飞去。李汉迂回到4架敌机左后侧400米处,瞄准长机开炮,将其击伤。人民空军首战告捷。

1月29日,该大队再次出击。李汉和战友分别击落、击伤各1架美机。在10天之内连打3仗,李汉和战友们击落击伤敌机3架。这一胜利,成功地揭开了空战之“谜”,用事实打破了美国空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标志着人民空军沿着“在战斗中成长”的道路迈出了重要一步,为人民空军战史写下了光荣的一页。

飞向朝鲜战场的时候,大队长王海26岁。匆匆赶赴前线的飞行员,还有28岁的刘玉堤、27岁的李汉、24岁的张积慧、23岁的赵宝桐、18岁的韩德彩……刚刚组建不久的人民空军,飞行员平均年龄只有20多岁。而他们的平均飞行时间只有200多小时,在喷气式飞机上飞行还不到20小时,通俗地讲,他们还未取得喷气式战机的“驾驶执照”——出发前,他们刚刚飞完高空4机编队和单双机攻击等训练课目,8机编队只飞了几次,空中动作量一大就要散队。有相当数量的飞行员在上战场前,还没来得及用机炮开过炮。

1月29日,敌16架F-84战斗机再次来袭,企图袭击清川江大桥。李汉率2个中队共8架米格-15飞机起飞迎战。战斗中,李汉咬住一架敌机,逼近至400米开炮,当即将其击落。在追击中,他又击伤一架敌机。

1月29日,敌16架F-84战斗机再次来袭,企图袭击清川江大桥。李汉率2个中队共8架米格-15飞机起飞迎战。战斗中,李汉咬住一架敌机,逼近至400米开炮,当即将其击落。在追击中,他又击伤一架敌机。

群鹰展翅 威震蓝天

世界惯例,训练喷气机飞行员一般需要300小时,美国规定为500小时。但,形势已不容许中国空军从容地培养自己的飞行员——跨出国门刚20天,志愿军的1300部汽车就被美军飞机毁掉了一半。美国远东空军20个联队参战,凭借1500多架战机的绝对空中优势,发动了“空中封锁铁路线”的“绞杀战”。

此战,人民空军首开击落敌机纪录。

此战,人民空军首开击落敌机纪录。

1951年6月,朝鲜战场上的双方进入战略相持阶段,地面战线稳定在“三八线”附近。从1951年9月起,志愿军空军采取轮番进入、由少到多,以老带新、老新结合的办法,以师为单位陆续参战,与美空军展开了反空中绞杀的大规模空战。

志愿军地面部队也遭受了难以想象的大轰炸,每天都有900架以上的飞机在他们头上抛下成千上万吨炸药,轰炸强度甚至超过了二战。在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的力促下,空军不得不抛弃所有规矩,仓促上阵。

年轻的志愿军空军以“空中拼刺刀”的精神,彻底打破了敌空军不可战胜的神话。在2年8个月的作战中,他们共击落敌机330架、击伤95架。1988年全军恢复军衔制,空军共有32人被授予中将以上军衔——他们中,有16人参加了抗美援朝,14名飞行员中13人共击落敌机53架。

年轻的志愿军空军以“空中拼刺刀”的精神,彻底打破了敌空军不可战胜的神话。在2年8个月的作战中,他们共击落敌机330架、击伤95架。1988年全军恢复军衔制,空军共有32人被授予中将以上军衔——他们中,有16人参加了抗美援朝,14名飞行员中13人共击落敌机53架。

11月18日下午2时,前方报告在朝鲜北部清川江一带上空发现9批共184架美机,正在对铁路线进行轰炸。志愿军空军九团16架米格-15战机奉命升空迎击,在肃川上空与美空军20余架F-84战斗轰炸机相遇。一大队大队长王海趁美军不备,率领编队从8000米高空俯冲下来,一举冲乱了美机队形。

1951年10月21日,26岁的大队长王海率队飞抵安东浪头机场。此前,经过5次战役,志愿军地面部队已将联合国军打到“三八线”以南,并将战线暂时稳定在这一地区。但并无诚意的美国一边开始停战谈判,一边发动新的攻势,企图凭借空中优势取得军事和谈的有利地位。一场决称不上“势均力敌”的空中战争就这样开始了。

美军F-84机群突然被冲散,显得有些慌乱,但他们毕竟训练有素,实战经验丰富,很快就重新编队,准备迎战。王海利用米格战机垂直机动性好的优势,带领战友不断冲击美军编队。6架米格-15 一起跃上高空,然后又猛地掉头俯冲下来,再拉上去,再冲下来……几个回合之后,F-84的编队终于被冲散了。

然而,中国空军这些年轻的飞行员在艰苦的东北航空学校时,就创造过跨越初、中级教练飞机,直上高级教练飞机的世界飞行训练中的奇观,也在航油极端困难时期创造过用酒精代替航油的奇迹。何况,他们还是一群几乎每个人都与敌人拼过刺刀、立过战功的勇士。15岁时,刘玉堤就当上了八路军,18岁时已经是八路军120师358旅的一名侦察参谋。而作为志愿军空军的第一支部队——空四师10团28大队的大队长李汉,入伍时年龄比刘玉堤还小一岁,只有14岁。张积慧,1945年参加八路军;赵宝桐,参加过辽沈战役、解放抚顺及武汉三镇等战役战斗。就连年龄最小的韩德彩,这个放牛娃出身的农家孩子,16岁时已成长为一名勇敢的解放军战士……

王海趁机咬住一架美机,瞄准、开火,美机翻滚着掉了下去。战友们也抓住有利战机,连续猛攻。米格-15和F-84在高空展开激战,烟火弥漫,炮弹、金属片在机群中飞迸。在这场空战中,一大队面对数量远多于自己的美军,打了一个5比0,自己没有任何伤亡。

一支年轻的不能再年轻的中国空军,一批飞行时间少得不能再少的飞行员,面对强敌,他们将靠什么决胜于蓝天云海之间?

就这样,王海率领的一大队在战斗中锻炼成长,他们作战英勇、敢打敢拼,先后参加空战80多次,共击落击伤美机29架,人人都荣立战功,大队荣立集体一等功,被誉为“英雄的王海大队”。

图片 4

创新战法 书写传奇

空中拼刺刀!

人民空军从战争中学习战争,归纳总结创新战法。司令员刘亚楼亲自带头研究探讨空战战术问题,制定了“一域多层四四制”战术原则。这一原则是对陆军“集中优势兵力,实行各个击破”战术原则的继承和发展,有助于适应和发挥喷气式战斗机高速机动的特性。实践证明,这是克敌制胜的有效战法。其中较具代表的战例就是张积慧长僚机密切配合,击落美空军王牌飞行员戴维斯。

1951年1月29日,在朝鲜定州以西上空,大队长李汉率两个中队8架飞机对敌发起攻击。

1952年2月10日,34架美空军F84、F-86战机混合编队对军隅里附近的铁路线进行轰炸。志愿军空军起飞34架米格-15急速赶往战区。大队长张积慧发现远方海面上空有道道白烟,便立刻通报敌情。接到攻击命令后,张积慧和僚机迅速爬升占据高位。但当他们抢占高度优势时,却丢失了目标。这时8架美机从云层间隙直窜下来,为首的2架已到他们尾后,很快就要到达开炮距离。张积慧猛地右转上升,美机冲到前方。张积慧顺势“咬住”敌机,敌机多次机动无法摆脱追击。随着张积慧3炮齐发,这架F-86和它的飞行员一起坠落地面。1分钟之后,另一架敌机也在张积慧和僚机的配合下被击落。这次空战被击落的美长机竟是有着3000多小时飞行时间、二战中参加过266次空战的美“空中英雄”戴维斯。当时张积慧的飞行时数仅仅100余小时。

4架敌机调转机头,迎面而来。在速度很快的喷气式战斗机面前,一二十公里的距离,只能用秒来计算。

就是这样一群年轻的雄鹰,凭借勇敢顽强、不怕牺牲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和灵活机动的战术战法,不断在实战中书写传奇,取得令世人震惊的辉煌战绩。一大批志愿军空战英雄产生:韩德彩击落美空军“双料王牌”费希尔,蒋道平击落美空军“三料王牌”麦克康奈尔,等等。抗美援朝战争期间,志愿军空军战斗起飞2457批26431架次,其中实战366批4872架次,击落美机330架,击伤95架。时任美国空军参谋长范登堡惊呼道:“共产党中国几乎在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世界主要空军强国之一。”

拼!李汉正对着敌机冲了上去。

抗美援朝空战,人民空军从不会打仗到学会打仗,从小规模战斗到较大规模空战,逐步积累经验,粉碎了美空军的“绞杀战”,建立起了让美空军胆寒的“米格走廊”,胜利完成了党中央和中央军委赋予的任务,打出了人民空军的威风,为后来人民空军的建设和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5000米,3000米,1000米……对手一个侧翻避开了。李汉一侧机身,切着美机的飞行方向拦截。对手急速翻滚下降,李汉紧追不舍,并在300米处把敌机紧紧套进瞄准光环,开炮……这是人民空军首次击落敌机。

刘玉堤生前曾多次提到这样一幕:“我们在底下坐着,一句话也没说,刘亚楼司令员就指着我的名字,刘玉堤,你们和李汉都是同学,对李汉打下飞机你们是不服气的,有本事你也上天去打,你能打下来,也给你授英雄!”时任空三师大队长的刘玉堤内心说:“你能打我也能打!”

1951年11月18日上午,王海和他的大队以6架飞机攻击60架敌机,取得了5:0的胜利。在抗美援朝空战中,王海本人共取得了击落敌机4架,击伤5架的战绩。当年他那架编号为“2249”的米格-15,现在还陈列在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里,机身上涂着9颗闪闪的红星。

此后,刘玉堤也出手了。他在一次空战击落4架敌机,创造了空军一次空战击落敌机的最高纪录。此后,他又击落击伤敌机4架。1952年,被授予一级战斗英雄荣誉称号。

击落7架、击伤2架敌机的赵宝桐,是志愿军飞行员个人战绩最高纪录的创造者。1951年11月4日的空战中,他在飞机进入了螺旋,打着旋向下坠去——飞行中最危险的情况之一时,成功改出螺旋后,还击落敌机2架。

提起一级战斗英雄孙生禄的牺牲,王海多年后仍然难以释怀,“他是一个空中拼刺刀式的飞行勇士,在抗战中,16岁的他曾独自与两名日本鬼子搏斗,并刺死其中的一个。”

地面拼刺刀中得来的勇气,以及好象天生的飞行才能,很快使年轻的孙生禄成了朝鲜战场上有名的“空中突击手”。

1952年12月3日下午,在一场大空战中,被两架敌机咬尾的孙生禄为了保护空中指挥员和机群的安全,不顾自身安危,驾机向4架敌机冲去,但却被后面的2架敌机击中,冒出浓烟。勇敢的孙生禄仍在弹雨中坚持与敌周旋,直至飞机轰然起火……

“他在坠落的瞬间,仍做出向敌机撞去的姿势……”作为那次空战的空中指挥员,孙生禄那英勇的姿态,永远刻在了王海的脑海中。

牺牲前,孙生禄已击落4架敌机。

为了大机群的安全,“二级战斗英雄”范万章做出了与孙生禄同样的选择。

曾做过范万章的长机的赵宝桐曾回忆,这位击落敌机5架、击伤1架的优秀飞行员,在一次空战后的返航中,为了狙击咬上志愿军返航机群编队的4架F-86,勇敢地以单机冲入敌阵,击落敌人的长机,掩护了战友们安全着陆。而他自己,却再也没有归航……

几十年后,从空军司令员的位置上退休之后的王海,在他的回忆录《我的战斗生涯》的扉页上,郑重地写下这样一行字:谨以此书献给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战友们和英烈们!

图片 5

令美军飞行员惧怕的“米格走廊”

在朝鲜西部的清川江和鸭绿江之间面积约6500平方英里的地区,银色的米格-15如同战神的利箭,威胁着进入这一空域的所谓联合国军空军飞机的行动。

美国第5航空队的飞行员们称这一片空域为"米格走廊"。

美远东空军轰炸机司令部不得不下令,轰炸机指挥部的一切没有护航的飞机不得进入"米格走廊"。不久,战斗轰炸机指挥部也收到了同样的指令。

"米格走廊"终结了美军在朝鲜上空的绝对制空权。

1952年2月10日,作战经验最丰富的中国空军第一支航空兵部队——空四师第4次入朝作战,起飞两个整团的米格机,迎战美国空军中最着名的王牌大队——第四战斗截击机联队,这是在二战中第一支进入巴黎和柏林上空作战的联军战斗机大队,曾击落对手战机逾千架,居欧洲战区第一,其历史之悠久、名声之显赫、作战生涯之丰富,美空军中没有部队可出其右。

这是一场“王牌对王牌”的巅峰对决。

大队长张积慧刚刚率队穿越鸭绿江,就看到从远处海上飞来的一个个小黑点。但当他们爬升到万米高空时,又失去了目标——再飞,8架敌机突然从右前方迎面扑来,并在做向右转弯,准备进行尾后攻击。

张积慧率领僚机单子玉迅速爬高,右转摆脱美机的尾追。但是,当他们带着上升角右转至90度时,正处在他们右下方的美1号机和2号机仍在继续右转。"230快向左反扣!"张积慧敏锐地判断,速度较大的美机会很快冲过去,当即命令僚机。

一个完美的协同后,张积慧双机处在了美机的右后上方——这是攻击的最有利位置。美机俯冲脱离,张、单双机咬住不放。老练的美机又抬起机头,向太阳方向飞去……这是高明的摆脱方式,在太阳眩目的光线下,追击的飞行员会无法跟踪目标。

张积慧一面急跃升,一面使飞机向左侧开,避开刺眼的阳光……在美机再一次做出急俯冲动作时,他利用米格机俯冲时初速较大的优势,迅速靠近。600米距离时,他从左后方进入,炮弹连发,敌机当即冒起浓烟大火,跌落下去。敌2号机猛地上升转弯摆脱,又被张积慧切内圈,在400米的距离上击落。

被击落的美1号机,是二战王牌,"朝鲜战场上成绩最高的喷气机王牌飞行员",有着3000小时以上的飞行经历,被美国方面称为"百战不殆"、"特别勇敢善战"的"空中英雄"、美第四联队第234中队中队长乔治·阿·戴维斯少校。

戴维斯的死在美国国内引起轩然大波。他的妻子向美国当局提出抗议,美国国会议员、共和党头面人物勃里奇还因此在国会上大发雷霆,说这个战争是美国历史上最为绝望的战争。远东空军司令员韦兰在发表一项特别声明:哀叹戴维斯之死是一个悲惨的损失,是对远东空军的一大打击,给在朝鲜的美国喷气机飞行员带来一片黯淡的气氛。

抗美援朝,中国空军有212名飞行员击落或击伤过敌机,共击落敌机330架,击伤95架。涌现出三等功以上功臣8000余名,特等功臣16名,一等功臣68名,一级战斗英雄6名,二级战斗英雄12名。

其中,王海不仅个人成为空中王牌,还带出了击落击伤敌机29架的王牌飞行队——"王海大队"。

1988年中国军队恢复军衔制,空军被授予中将以上军衔者32人——他们中16人参加了朝鲜战争,其中14名飞行员中有13人共击落击伤敌机53架。他们击落敌机的总数,大大超过他们肩上的将星数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