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台湾
分类

中美两国展开持久斗争,特朗普若终结军事遏华将留下值得铭记的遗产必赢亚州

日期: 2020-04-17 04:22 浏览次数 : 165

必赢亚州 1

必赢亚州 2

美国总统川普拟对价值2千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征收关税的举动使得两国之间的贸易摩擦进一步升级,加剧美中关系的紧张。美中之间在关税上的以牙还牙是否会引发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之间的全面贸易战?而这场贸易战是否又会导致这两个国家陷入一场新冷战?   美国乔治亚州萨瓦纳港口的中国集中箱(资料照 )  美中关税战升级  川普政府在7月6日启动了对价值34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产品征收25%的关税后,7月11日又宣布计划对来自中国的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10%的关税,使美中之间的贸易对峙进一步升级,引发全球市场的震荡。  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会的主席、来自德克萨斯州的共和党众议员布莱迪(Kevin Brady)警告说,美中这两个世界最大的经济体之间一场长时间、持续多年的贸易战会吞噬地球上越来越多的地方。  他说,尽管日益扩大的关税具有严重的经济后果,眼下美中两国没有进行任何严肃的贸易讨论,近期内也没有进行贸易谈判的计划,而且看来也没有任何找到解决办法的行动。  专家:美中展开数码军备竞赛,甚至是新冷战  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的客座高级研究员卡普里(Alex Capri)认为,美中之间一系列以牙还牙的报复性关税超越了经济领域。  他在《亚洲新闻台》网站上发表的文章中说,“一场即将到来的美中贸易战只是一个更大、更重要的叙事方式中的一个小组成部分,即北京与华盛顿之间日益加剧的地缘政治竞争。”  在他看来,处于这场竞争中心地位的是技术创新和知识产权。  他说,“这个世界正在目睹一个数码军备竞赛的初期,一些人甚至会称之为一场新冷战。”  陈志武:眼下的局面类似两次大战期间的情况  香港大学亚洲经济研究所所长、冯氏讲席教授陈志武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说,我们应该从历史上的贸易战中吸取教训,而百年前的贸易战最终导致了战争。  他说:“当下全球范围内正在发生的事情,与过去两次世界大战期间所发生的事情非常相似,这是蛮让人害怕的。”  最近一些年一直在推动量化历史研究的陈志武教授说,1929年的危机经历了从金融危机到经济危机到政治社会危机到军事危机的“四部曲”。在他看来,从2008年的金融危机,到2009年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到2016年的英国脱欧、川普当选为美国总统以及意大利选出信奉“意大利优先”的总理等,我们目前相当于已经走到了1929年金融危机之后的第三阶段,也就是政治社会危机阶段,离军事冲突只是一步之遥。  他说:“我希望这一次不会重复那次血腥冲突的结局,不过如果各个国家的决策层不注意的话,重复上次全周期的概率还是有的。”  这位教授还表示,中美贸易纠纷与世界秩序面临的挑战并不是川普一个人造成的,也是他一个人做不到的。他说,事实上,由于中美在价值观上的差异和经济利益上的冲突,强硬对待中国、遏制中国崛起一定程度上已经成了美国朝野上下的共识。  邓志强:美中关系的竞争性无可否认  曾经在奥巴马政府时期担任过国防部负责东亚事务副助理国防部长的邓志强(Abe Denmark)也指出,美中关系从接触转向竞争从奥巴马政府时期就开始了。  他对美国之音表示:“我不认为这个关系在根本上是不同的,即我不认为它永远不会再发生改变,但是这个关系中的竞争性在目前是无可否认的。美国很多人正在怀疑与中国进行接触或是合作是否值得或是具有战略合理性。长期来看,这种对与中国建立合作关系的实用性提出根本的质疑比川普政府的所作所为对美中关系带来更为实质性的影响。”  成斌:川普全面检视美中关系  华盛顿传统基金会的高级研究员成斌也认为,川普政府目前正在对美中关系的各个方面重新进行审核。  他对美国之音表示:“我不认为美中关系中的任何一个方面没有受到重新的检视,为关系的调整打开了可能性。”  裴敏欣:美国已对中国做出根本的战略判断  美国克莱蒙麦肯纳大学政治学教授裴敏欣认为,中美关系的恶化肯定还会持续下去。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最主要的是美国对中国的一个根本的战略判断已经形成。以前它就是说,我不知道你的崛起、强大对我有好有坏,但现在,你的强大对我的国家根本利益是有害的。我接下来要做的就是避免美国受到这种损害。它的许多政策就会朝着这个方向走。”  他说,我们现在看到的是贸易战,接下来美国还会在安全、军事和外交上采取步骤。  这位研究中美关系的专家今年6月在被称为“全球最具智慧的专栏”《评论汇编》(Project Syndicate) 网站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断言,美中关系的长期走向几乎肯定是不断恶化的战略冲突,而且甚至是一场全面冷战。  台湾专家:美中摩擦会越来越多,但还不至于陷入冷战  台湾对外贸易发展协会的副董事长刘世忠认为,美中关系本来一直是歧见多于共识,而随着中国的崛起,两国在今后的摩擦会越来越多,合作会相对比较少,但是美中两国还不至于爆发冷战。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我不觉得很快会变成冷战。严格定义的冷战就是有军事上的对抗,有核弹的对抗。我是觉得目前还是看不出,不希望往这个方向走。”  在他看来,美国对中国征收关税的行动还是一种谈判的策略,是一种议价的过程。他说,美国很明显担心中国的崛起,成为取代美国的全球霸主,但在安全问题上美国更有自信,因为美国的军力还是比中国领先很多。  美国专家:也许不会有冷战,但长时期的相互疑虑  美国韩国经济研究所国会事务与贸易的高级主任斯坦格隆(Troy Stangarone)认为,  他说:“我不知道我是否会说这是新冷战,但我的确认为,它改变了我们今后几届政府与中国打交道的方式,因为不管眼下的争端如何得到解决,中国将担心,美国可能会重新启用这些工具,所以它会调整它的政策。”  曾经在国会工作的斯坦格隆认为,也许美中之间不会爆发冷战,但是在今后的美国政府重建与中国的关系之前,美中之间将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的怀疑与厌倦(weariness)。在他看来,这是更大的一个问题。

资料图:关于中美两国竞争的概念图。

  美国赫芬顿邮报网站10月24日刊发题为《在美国和中国竞争之际,它们应避免军事对抗》的文章称,今天的美国有两个选择,其一是不惜一切代价和风险,试图维持美国的支配地位。其二是未来愿意与中国分享影响力,并且努力使那样一个世界更美好。第二条道路对美国民众最有利。

参考消息网6月14日报道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6月12日发表文章称,美国可能没有准备好与中国打一场持久战。

  文章称,特朗普政府最积极的对华战争支持者史蒂夫·班农已经离开白宫。特朗普总统身边总算少了一个支持华盛顿与北京展开对抗的人。不过,曾在尼克松1972年历史性访华时担任主要译员的查斯·弗里曼最近提出警告,“美军已部署到了中国的边界沿线,其手法源于冷战的‘遏制’政策”。爆发战争的可能性是切实存在的。即便小冲突也有可能使美国和中国卷入其中,然后导致极其可怕的后果。

文章称,现任美国总统和他身边的人试图与中国一决高下。美国当权派的其他成员对此表示赞同,甚至非常热情。除了目的,我们也知道他们采取的手段:关税和制裁,而非大炮。

  文章称,华盛顿的官员们希望在全球各地保持美军的支配地位,让他们能够在任何时候击败任何地区的任何国家。对于美国决策者来说,这是一种极具吸引力的构想,但未必能保护美国和民众及其领土、自由与繁荣。相反,如今这种不惜开战以推进哪怕最边缘利益的倾向意味着美国将永无宁日。

文章认为,如果要跟中国展开持久的斗争,那么美国民众必须点头同意。这意味着民众要无限期地忍受冲突带来的经济瘫痪、军费开支和纯粹的心理负担。也许美国政府已经存在这样的欲望了,即使现在还没有,之后这种欲望也能被调动起来。但把民众的支持视为理所当然——或者是根本没有考虑到这一点,仿佛爆发一场冲突所需要的只是政府的好战性一样——是毫不顾及他人、居高临下地来看待政治。

  文章称,美国近年来的对手在军事上都不怎么行。因此,即使出了岔子(其实每次都出了岔子,制造的问题通常比解决的问题多),美国人也很少会注意到。伤亡相对较少,用更多的借贷弥补浪费掉的钱。美国的首都仍然弥漫着妄自尊大之风。

文章称,美苏爆发冷战与当今世界的相似之处是显而易见的。世界走向两极化,治理模式存在冲突。但关于两者之间的差异,人们讨论得并不多。

  然而,文章称,与中国的冲突将会迥然不同。

文章指出,当美国与苏联展开长期竞争时,它是一个适合战时体制的国家。几乎所有人都听从政府的命令。直到1964年,有77%的美国人说他们在大部分时间里信任政府,或者由始至终信任华盛顿。军队仍然沐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余晖中。民众承担高税率,他们知道这些收入不仅要用来修建他们自己的州际公路,还要用来保卫西德和日本。

  文章称,随着美国的经济、政治和文化实力减弱,华盛顿会越来越难以通过调集军队的方式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全球各国。

文章称,20世纪50年代墨守成规的田园生活下出现了一些骚动。但那里的文化资源能够让美国和外国势力进行一场无限期的竞争。统治阶级并不需要竭尽全力去说服人们相信这场斗争的必要性以及随之而来的艰难困苦。

  文章称,这就为今天的美国提供了两个选择。其一是不惜一切代价和风险,试图维持美国的支配地位。其二是未来愿意与中国分享影响力,并且努力使那样一个世界更美好。

文章指出,只需逐项列出一些事实,它们与今天的差异就不难理解:今年3月的调查显示,只有17%的美国人说他们在大部分时间里信任政府,或者由始至终信任华盛顿;武装部队本身受到尊敬,但如今即便是保守派也对硬实力投射的有效性表示怀疑;至于跨党派团结,更是低到让人难以想象的地步;这个国家在关税问题上存在分歧,舆论倾向于反对实施这些关税措施;当冷战开始时,人们还存留着经济大萧条和战时物资匮乏的记忆——现在都没有了。

  文章称,第二条道路对美国民众最有利,因为他们不可避免地要为本国领导人的愚蠢行为付出代价。考虑到特朗普愿意打破外交政策常规,他可能会放弃以高昂的代价争取转瞬即逝的首要地位,转而致力于长期安全。如果他通过此举避免与远东新兴的伟大国家爆发一次或者多次毫无必要的战争,他将留下值得铭记的遗产。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