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台湾
分类

修复对华关系,中国首都网

日期: 2020-03-12 15:03 浏览次数 : 66

图片 1

图片 2

在近日的澳大利亚中国工商业委员会联谊日上,澳总理特恩布尔、外长毕晓普和贸易部长乔博等政商界要员悉数出席。一些澳媒认为,澳总理和外长在联谊日上的讲话,向中方释放出了缓和关系的明确信息。但也有分析指出,特恩布尔表现的善意有所保留,仍带着偏见与偏执。而从近期的诸多民调和澳媒报道来看,澳政府此前所持的对华不善的姿态在其国内正逐渐失去市场。

人民网讯 近日,澳大利亚主流媒体刊发多篇文章,呼吁澳大利亚政府客观看待中国崛起,认为澳不应当参与遏制中国。

资料图:2月7日,在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左)与澳大利亚外长朱莉·毕晓普(Julie Bishop)共同主持第四轮中澳外交与战略对话后会见记者。(新华社发 朱宏业 摄)

  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3月16日文章,原题:澳大利亚有必要郑重反思我们对待盟友的方式 1973年4月,我前往北京,怀揣着一份如今已成为历史性文件的信函;这份8页的信函是时任总理高夫·惠特拉姆交给我的,而我当时是驻华大使。它讲到了澳发展对华关系的构想,以及我们的长远目标。

摇摆不定折射心态失衡

澳大利亚前贸易部长罗布在接受《澳大利亚人报》采访时表示,因中国崛起引发的对澳大利亚国家安全的过度担忧,已使澳经济、政治利益受损。罗布对澳政府屈从于美国、遏制中国的立场发出警告,表示澳大利亚应对中国进行更加平衡的讨论,将安全关切放在更广泛的经济关系大局中考量。澳中关系在美国驱动下,受到安全关切的过度影响。三年前良好的双边政治关系如今已变成“一团浆糊”。

■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3月16日文章,原题:澳大利亚有必要郑重反思我们对待盟友的方式

  这份历史性文件的主旨仍然切中如今的现实。高夫写道:“我们寻求在友好、合作和互信的基础上发展与中国的关系,与我们已经拥有或寻求与其他大国(暗指美国,英国以及日本)发展关系相当的那种关系。”它意味着在政府和社会方面相当的熟悉,差不多的亲密、亲近和信任,以及施加影响的潜力。在高夫看来,还有能够维护我们自己的利益,以及能够说“不”。但澳大利亚从未与中国发展出这种“相当的”关系。现在,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对华关系“与我们已经拥有或寻求与其他大国发展的那种关系相当”。为什么?因为我们如今活在一个“中国世界”。但我们的对华关系与此不相匹配。

就在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若有若无地对华释放善意之际,澳大利亚国内反华派又有新的举动。“华为因为国家安全关切面临5G禁令”,日前澳媒报道称,在澳大利亚即将公布的5G网络建设计划中,华为“几乎可以确定”被排除在设备供应商之外。

澳前驻华大使费思棻在接受《澳大利亚人报》采访时呼吁澳政府重新审视对华关系。费思棻表示,澳大利亚经济高度依赖中国,但无论是联盟党还是工党政府均未拿出详细、理性和富有创造力的对华政策。与美国不同,澳大利亚生活在“大中华圈”里,中国体量巨大,当前正经历深刻变革,对澳和澳所处地区影响深远。澳大利亚需在对华关系上投入更多精力和资源。澳中关系正面临分水岭和不确定因素。澳大利亚在对华关系问题上应独立思考,在更符合自身环境和利益的基础上发展对华关系。

1973年4月,我前往北京,怀揣着一份如今已成为历史性文件的信函;这份8页的信函是时任总理高夫·惠特拉姆(Gough Whitlam)交给我的,而我当时是驻华大使。它讲到了澳发展对华关系的构想,以及我们的长远目标。

  在亚洲,我们开始迈入一个新的时代,它或许可被称为“中国时代”。这个事实不仅涉及中国的财富和权力,还有影响——政治和社会的,不仅仅是经济的。中国融资、修建和获得基础设施的影响力;中国游客、商人、学生和移民的影响;庞大的资金外流的影响;中国人带来的文化,包括商业文化的影响;中国国家主导的活动及其寻求重新激发华人的中国意识,对我们国内社会的影响。

且不论结果最终如何,在澳近年来热炒“中国渗透论”、追随美国安全政策的背景下,中国企业被炒作为“安全威胁”已不是第一次。这次,外媒同样对中澳关系可能因此受挫表示担忧。

《悉尼晨锋报》发表题为《美国对澳大学影响力甚于中国干涉》的文章。文章指出,与中国相比,美国实际上在澳大学更有可能施加影响力。以悉尼大学为例,该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和美国国务院开展合作,举办了一系列题为“印太战略的未来”的讲座,意在培养未来的公共活动家。该中心同时将“宣扬与美结盟对澳国家利益至关重要”作为中心目的,并强加给全体教职员工。美国研究中心位于悉尼大学最好的建筑内,且开办一系列课程。而孔子学院坐落在不为人知的角落,没有任何本科教育课程。两相比较,澳大利亚的双重标准无法服人。

这份历史性文件的主旨仍然切中如今的现实。高夫写道:“我们寻求在友好、合作和互信的基础上发展与中国的关系,与我们已经拥有或寻求与其他大国(暗指美国,英国以及日本)发展关系相当的那种关系。”它意味着在政府和社会方面相当的熟悉,差不多的亲密、亲近和信任,以及施加影响的潜力。在高夫看来,还有能够维护我们自己的利益,以及能够说“不”。

  现在,这种影响大多数是友善的,对我们有益和受欢迎的。澳大利亚政界似乎对此没有做好准备。他们往往拒绝承认中国的影响力。现在,我们必须甩掉依赖美国的精神包袱,这样我们才能看清楚中国,从我们的国家利益角度理解中国,按照我们的条件与之打交道。现在是我们而非美国活在“中国世界”里,是我们不得不设法应对其带来的冲击。(作者史蒂芬·菲兹杰拉德,乔恒译)

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近日称,如果澳大利亚不修复对华关系,是会后悔的,而如果堪培拉禁止华为竞标5G项目,任何修复对华关系的努力都会遭遇挫折。

但澳大利亚从未与中国发展出这种“相当的”关系。现在,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对华关系“与我们已经拥有或寻求与其他大国发展的那种关系相当”。为什么?因为我们如今活在一个“中国世界”。但我们的对华关系与此不相匹配。

  澳外长称中国不适合当领导者 被批轮不到澳指手画脚

英国路透社则称,堪培拉有关禁止华为竞标5G项目的传言,正值澳大利亚政府推进限制中国影响的外国干涉法案寻求在国会通过之际。已经恶化的澳中关系将因为该法案迎来考验时刻。疏远中国的话,澳大利亚将招致中国进一步的贸易限制。

在亚洲,我们开始迈入一个新的时代,它或许可被称为“中国时代”。这个事实不仅涉及中国的财富和权力,还有影响——政治和社会的,不仅仅是经济的。中国融资、修建和获得基础设施的影响力;中国游客、商人、学生和移民的影响;庞大的资金外流的影响;中国人带来的文化,包括商业文化的影响;中国国家主导的活动及其寻求重新激发华人的中国意识,对我们国内社会的影响。

  前澳军司令警告勿随美闯南海:现在阻止中国太迟了

其实,近来澳大利亚对于中国表现出的敌意不止于此。

现在,这种影响大多数是友善的,对我们有益和受欢迎的。澳大利亚政界似乎对此没有做好准备。他们往往拒绝承认中国的影响力。现在,我们必须甩掉依赖美国的精神包袱,这样我们才能看清楚中国,从我们的国家利益角度理解中国,按照我们的条件与之打交道。现在是我们而非美国活在“中国世界”里,是我们不得不设法应对其带来的冲击。

  澳媒空前支持亲华 澳大利亚将从美国转向中国?

法国《世界报》网站此前就报道称,随着中国在南太平洋地区影响力的提升,部分澳媒有关“中国威胁”、“中国渗透”的报道频频见诸报端:警告瓦努阿图不要签署任何允许中国在当地建造所谓“永久性军事设施”的协议;对中国提出在瓜达尔卡纳尔岛投资表示“过分担忧”;甚至对中国企业在法属波利尼西亚的一座环礁上投资建渔场都紧张半天……

(作者:史蒂芬·菲兹杰拉德,乔恒/译)

对此,舆论分析认为,中澳关系在近一年来遭遇挫折,折射的是澳政府对华心态的失衡以及外交自主性不高。

“诚然,对于安全机构的提醒应认真对待。但其他专家的评估也应得到重视——超过80位澳知名中国事务学者签署的公开信,认为没有证据表明中国‘要削弱澳大利亚主权’。”《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近日刊文予以指责。

文章还提供了一组重要数据:2017年中国购买1160亿澳元的澳大利亚商品与服务,同比增长21%,比澳大利亚的其后四大客户的总和还多,对华出口占到澳GDP的6%以上。对此,文章直言,“在特朗普政府不断削弱澳大利亚所仰赖的全球贸易秩序之际,维持中国对我们的庞大需求对保障澳经济前景至关重要。”

民众普遍视中国为机遇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称,随着世界上的两个超级大国美中两国之间的关系经历根本性改变,在如何应对更加强大的中国——澳大利亚最重要的贸易伙伴——问题上的一场局部分歧已经变成一场激烈的舌战。在部分澳专家看来,主要存在于澳学界的这场论战,凸显了中国日益增强的重要性,而澳方在如何应对中国问题上可能并没有这么尖锐的分歧。

事实上,澳大利亚国内有关改善对华关系的呼声日益高涨,让澳政府越来越意识到,民意不可忽略。

6月初,路透社有报道称,由于堪培拉方面无法打破因双边关系紧张而在贸易问题上与中国陷入的僵局,澳大利亚民间的不满情绪日益高涨。据悉,多达6家澳大利亚葡萄酒公司陷入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的外交争端之中,其中包括世界上市值最高的葡萄酒公司。为此,澳葡萄酒行业机构称,特恩布尔必须尽快访华,以便让两国关系重回正轨。

路透社援引数据指出,2017年,葡萄酒生意给澳大利亚带来了8.48亿澳元的收入。“政府显然对中国政府有所担忧,但对我们来说,我们都必须意识到,中国是我们一个极其重要的战略伙伴。”路透社引述澳大利亚葡萄酒联合会的负责人托尼·巴特塔格伦的话。

这与绝大多数澳大利亚民众的看法不谋而合。

6月20日,日本共同社引述澳大利亚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近日所做的一项舆论调查称,在1200名调查对象中,82%的受访者认为中国是经济伙伴而非军事威胁。而在去年,选择中国为“经济伙伴”的受访者占79%。

“澳大利亚人在很多方面提防中国,但这并未削弱他们对澳中关系重要性的认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引述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研究室主任亚历克斯·奥利弗的分析称。该媒体还指出,从这项全国性的民调可以看出,澳大利亚人相信,中国代表的更多是机遇而非威胁。

“我们需要中国。”《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更为直接地指出,如今,“美国优先”政策直接威胁到澳经济利益。在这种形势下,特恩布尔政府有必要采取决定性措施修复破裂的对华关系。

让目光越过分歧的迷雾

5月底,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向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指出:“澳方如果真心希望两国关系回归正轨并实现持续健康发展,就一定要摆脱传统思维,摘下有色眼镜。”

这一观点很快引起外媒的关注与认同。有分析认为,澳大利亚应该用更积极的态度看待中国崛起,同时回归基于国家利益的务实方式,与中国搁置分歧,就双方能够达成共识的问题进行合作,比如捍卫自由贸易。

澳大利亚前外长鲍勃·卡尔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在成为中国的伙伴问题上,外交仍是关键,各方需要进行坦诚的交流来解决冲突。

“今后20年中国是否会成为澳军事威胁,目前不可能有肯定答案。”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东亚项目主任梅丽登·瓦拉尔在《堪培拉时报》上指出,当前澳大利亚这种对中国模棱两可的态度,无助于发展健康的双边关系,而对华关系恰恰是澳大利亚未来繁荣的关键。澳大利亚上下应向中国民众展示,澳认为中国可以成为活跃于良好地区秩序的一部分。

在去年中澳迎来建交45周年之际,《澳大利亚人报》曾经刊文指出,让目光越过分歧的迷雾,这是两国目前的挑战。文章作者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助理校长劳里·皮尔西指出,如今的中国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最大的游客和国际学生来源地,还是21世纪的澳大利亚实现经济成功的重要推动力量。他以研究成果转商用领域的现状举例称,无数研究显示,澳大利亚目前在这一领域的表现继续落在主要国际竞争对手后面。而作为世界上研发投入增长最快的国家,中国显然是那些世界级研究突破能发挥真正影响并走上全球商业化道路的目的地。

言下之意非常清楚,澳大利亚需要中国。这种需要存在于方方面面。

“在亚洲,我们开始迈入一个新的时代,它或许可被称为‘中国时代’。这个事实不仅涉及中国的财富和权力,还有影响——政治和社会的,不仅仅是经济的。”如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刊文所言,这种影响大多数是友善的、对我们有益和受欢迎的,但“澳大利亚政界似乎对此没有做好准备,往往拒绝承认中国的影响力”。而现在,澳大利亚应该直面这一事实了。

作者简介

姓名:严瑜 工作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