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台湾
分类

川普竟把欧洲推向中国,她在关键时刻求助中国

日期: 2020-02-27 08:17 浏览次数 : 87

图片 1

一边是好客户、军事同盟、老朋友,虽然近来行为有些不太稳定。  另一边也是个好客户,尽管有些许口角,也有持存的猜疑,但始终都正在成为一个更加有利可图、更加可靠的商业伙伴。  你会选择哪一边?  这大体上总结了欧洲在美国和中国——它的两大贸易伙伴之间冲突不断升级之际,所面临的两难困境。  美国是欧洲汽车和其他商品的最大出口市场,更别说还是北约(NATO)成员国。但中国市场也很大——而且越来越大。  特朗普政府也曾威胁过那些支配着全球关系的机构组织,他称北约已经过时,并且引发贸易关系紧张。这样一来,中国便不再被自动视为两者中更不可靠的伙伴。  在特朗普威胁要对中国商品再征收1000亿美元的关税后,欧洲的领导人基本保持沉默。但欧洲并不能选择站在安全距离外遥看中美相争。欧洲的经济与两者皆密不可分。  “想要置身于这次交火之外,他们能做什么?”英国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首席经济学家亚当·斯莱特(Adam Slater)说。“没什么能做的。”  尽管特朗普的威胁是针对中国,但如果总统将其付诸实践,欧洲无疑会遭受间接损害。不断升级的关税和反关税战将干扰工业品原材料和零部件的全球流通,破坏欧洲经济。而一些欧洲企业,如德国汽车制造商宝马(BMW),在美国生产,再出口到中国。如果中国对美国商品加征关税,那么这些公司的销售将受到影响。  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的执行委员会成员伯努瓦·克莱(Benoît Coeuré)周五表示,仅是贸易战的威胁就已经扰乱了金融市场,公司也更难筹集资金。“这些都不利于经济增长和就业,”克莱在意大利切尔诺比奥举行的一个会议上说。  对欧洲来说,世界贸易的混乱来得不是时候。近期的经济指标显示,在十年的危机之后,欧洲大陆的复苏正在失去动力。根据上周公布的官方数据,德国2月份的工业生产萎缩了1.6%。  但欧洲领导人最担心的,或许是特朗普寻衅好斗的贸易方式将摧毁战后需要各方齐聚一室的冲突解决机制。特朗普已经成功绕开了作为贸易争端的常规论坛世贸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迫使各国恳求钢铝关税的个别豁免。  “他创造了一种分化国家的环境,”布鲁塞尔研究机构布勒哲尔国际经济研究所(Bruegel)的高级研究员安德烈·萨皮尔(André Sapir)说。“也许我们会记住2017年是多边体系运转的最后一年。”  在中国和美国一决胜负之时,欧洲也有可能享受到一些短期利益。例如,如果中国提高了波音客机的关税,那么波音的欧洲竞争对手——空客(Airbus)便可以从中得利。但其积极影响恐怕并不会大于风险。  多年以来,欧洲企业在美国的投资远超于在中国的投资。但中国越来越成为交易发生之地。德国与中国的贸易总额,出口和进口加一起已经超过了它与美国的总量。中国也是欧洲最大汽车制造商大众汽车(Volkswagen)等公司最大的单一市场。  中国还是越来越多的德国企业进行投资的国家。  周四公布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39%受访的德企表示计划今年在中国投资,2017年这一比例为37%。根据德国商会(Association of German Chambers of Commerce)的一项调查,计划在北美投资的德企比例从37%降到了35% 。  即便如此,欧洲仍然对中国的意图持警惕态度。虽然欧洲领导人使用克制的语言,但他们也和特朗普一样,担忧拿到政府补贴的中国公司的不公平竞争。他们还担心中国企业正在窃取欧洲的技术,积累过多的经济实力。  近年来,中国投资者争先收购欧洲资产,其中包括希腊港口、德国的机械企业以及汽车制造商戴姆勒(Daimler)10%的股份。中国政府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旨在主导尖端产业,对那些提供中国企业目前还无法自行生产的精密机械的德国公司来说,该计划是一种威胁。  布鲁塞尔、柏林和巴黎的领导人唿吁对中国在欧洲的并购交易进行更严格的审查,尽管目前还不清楚这种审查将有多么严格。  与此同时,欧洲和美国拥有很多共同的经历,尤其是冷战。不同于中国的一党专制,两者都是拥有自由市场经济的多党民主国家。欧洲和美国的历史和文化关联可以追溯到几个世纪前。  然而,贸易战可能会把欧洲推向中国。  欧洲的当务之急是解决自己与特朗普的贸易争端。欧洲贸易专员塞西莉亚·马姆斯特罗姆(Cecilia Malmstrom)正在与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谈判,争取得到对进口钢铝关税的永久豁免。关税的临时豁免将于5月1日到期。  马姆斯特罗姆和其他欧洲领导人也明确表达了对他们所认为的特朗普一项行动的不满,即他在破坏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简称WTO)作为贸易冲突仲裁者的角色。他们可能会认为中国是在维护WTO努力上的一个潜在盟友,中国也是该组织的成员之一。  “欧盟认为,应始终在世界贸易组织的框架内采取措施,它为有效处理贸易差异提供了多种工具,”欧盟委员会的一位代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  目前,除了希望特朗普的威吓只是为了迫使中国让步的一种策略、贸易战并不会爆发之外,欧盟能做的不多。没有其他什么好的选择。  布勒哲尔国际经济研究所的萨皮尔认为,从长远来看,欧洲应该推动这个贸易组织进行改革,以回应美国的批评,即该组织行动过于缓慢,并且未能遏制中国的不公平竞争。萨皮尔说,除了忽视全球贸易制度之外,特朗普不太可能对修复它产生兴趣,但这仍值得一试。  “这是唯一的结构性解决方案,”萨皮尔说。“否则,我们将永远被夹在中间。”

布鲁塞尔/巴黎/华盛顿4月9日 -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二威胁将对价值110亿美元欧盟商品征收关税,使得美欧长期以来因飞机制造业补贴所引发的争端升温,也开启了特朗普全球贸易战的另一条新战线。

最新消息,德国总理默克尔将于5月24日至25日访华。这是默克尔连任德国总理后首次访华,也是她就任总理以来第11次访华。这一时间节点,距离默克尔访美刚好一个月,正是在这一个月里,德国与美国在贸易、外交、防务等方面的合作全线告急。今年3月,美国宣布将对欧盟等经济体出口美国的钢铝加征关税,此后美方又宣布对欧盟临时豁免至今年5月31日,是否延长豁免期则视磋商结果而定。为争取长期豁免,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4月下旬先后访美,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举行会谈。然而,欧盟两大经济体领导人展开的游说并未成功让特朗普在关税议题上“松口”。不仅如此,特朗普还试图以此“威胁”德国。据《华尔街日报》消息,特朗普4月要求默克尔放弃对北溪管道2号线的支持,作为避免贸易战的前提条件。北溪管道2号线自2015年开建,主要用于将俄罗斯天然气从俄罗斯境内经波罗的海输送至德国乃至欧盟。之所以反对这个输气管道项目,美国的官方口径是,该项目会成为俄罗斯施压欧洲国家的另一个工具,特别是在乌克兰问题上。此外,这一项目还可能令俄罗斯在沿途安装监听与监视设备。但事实上,一直以来,美国政府就对俄罗斯天然气在欧洲的市场份额虎视眈眈。美国正大力出口天然气,他们咄咄逼人的言辞是为了抢占更多的欧洲市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5月8日,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并重启因伊核协议而豁免的对伊朗制裁。同时,他还给所有和伊朗有生意往来的外国企业设置了一个90天的“退出期限”,如果欧洲坚持维护伊核协议,跟伊朗进行商贸往来,美国可能会连带制裁欧洲企业。这对欧盟来说可谓是当头一棒!数据显示,自伊核协议签署后,伊朗大幅增加对欧盟的燃料和能源产品出口,欧洲企业对伊朗投资极大活跃。这在欧洲,尤其是在法国和德国引起震惊。空客飞机和大众汽车等公司已经与德黑兰签署了数百万美元的合同。此后,德法英三国首脑发布联合声明称,称特朗普这一决定退令人感到遗憾。强调三国将继续恪守现存伊朗核协议,并唿吁美国避免采取那些会妨碍到其他所有方面全面实施伊朗核协议的行为。其实,德国在经济方面长期扮演着美国在欧洲第一盟友的角色。但随着德美贸易形势日趋紧张,默克尔不得不“另谋出路”。要知道,德国是出口依赖型经济,一旦贸易战成真,可能令作为支柱产业的汽车工业遭受重创。而在防务议题上,默克尔与特朗普则存在着更大的分歧。早在特朗普竞选美国总统期间,他就曾对媒体表示,如果北约盟国不承担他们应该承担的军费分担,美国可能会放弃对北约盟国的自动保护权。同时,特朗普还曾批评北约是一个“过时的组织”,因为北约对于恐怖主义的威胁缺少应对措施。“美国会无条件的保护我们,这已经不是现状。相反,欧洲需要将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这是未来的任务。”这不是默克尔第一次表达对美国的失望。去年5月西方七国峰会后,默克尔就曾表示:"那个完全可以信赖其他伙伴的时代已经部分地成为过去,过去几天我对此有了切身体会。我们欧洲人必须将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不仅是默克尔,整个欧盟都在对唿吁对美国的“反击”。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5月16日在保加利亚召开的欧盟领导人会议上说,“看看特朗普最近作出的一系列决定,有些人可能会想,有这样的朋友,谁还需要敌人呢?”这次来到中国,默克尔是否会带领德国以及欧盟寻求更广阔的发展前景,值得期待。

资料图:2016年11月4日,空客A350-900测试飞机抵达上海虹桥国际机场。当日,空客A350-900测试飞机在上海进行展示飞行,上海是空客A350中国巡演活动的第四站。(新华社记者 陈飞 摄)(本图可查看/保存大图)

图片 2

(参考消息网4月11日报道)美媒称,对于法兰克福而言,一边是好客户、军事同盟、老朋友,虽然近来行为有些不太稳定,另一边也是个好客户,尽管有些许口角,也有持续存在的猜疑,但正在成为一个更加有利可图、更加可靠的商业伙伴。据美国《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网站4月10日报道,这大体上总结了欧洲在美国和中国——它的两大贸易伙伴之间冲突不断升级之际,所面临的两难困境。美国是欧洲汽车和其他商品的最大出口市场,更别说还是北约(NATO)成员国。但中国市场也很大——而且越来越大。

2018年8月1日,德国汉堡,港口航拍图。REUTERS/Fabian Bimmer

报道称,特朗普政府也曾威胁过那些支配着全球关系的机构组织,他称北约已经过时,并且引发贸易关系紧张。这样一来,中国便不再被自动视为两者中更不可靠的伙伴。报道称,在特朗普威胁要对中国商品再征收1000亿美元(约合6292亿元人民币)的关税后,欧洲的领导人基本保持沉默。但欧洲并不能选择站在安全距离外遥看中美相争。欧洲的经济与两者皆密不可分。

美国与欧洲相互指责对各自的航空业巨擘空中客车(Airbus,空中巴士)与波音进行非法援助,协助它们在全球喷气机产业取得优势。美欧之间的口水战已持续多年。

“想要置身于这次交火之外,他们能做什么?”英国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首席经济学家亚当·斯莱特说,“没什么能做的。”报道称,尽管特朗普政府的威胁是针对中国,但如果将其付诸实践,欧洲无疑会遭受间接损害。不断升级的关税和反关税战将干扰工业品原材料和零部件的全球流通,破坏欧洲经济。而一些欧洲企业,如德国汽车制造商宝马(BMW),在美国生产,再出口到中国。如果中国对美国商品加征关税,那么这些公司的销售将受到影响。

“世界贸易组织发现欧盟对空客的补贴对美国构成不利影响,现在美国将对110亿美元欧盟商品征收关税!”特朗普发表推文称,“欧盟在贸易方面占美国便宜已有许多年,这种局面很快就会结束!”

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的执行委员会成员伯努瓦·克莱4月6日表示,仅是贸易战的威胁就已经扰乱了金融市场,公司也更难筹集资金。“这些都不利于经济增长和就业,”克莱在意大利切尔诺比奥举行的一个会议上说。报道认为,对欧洲来说,世界贸易的混乱来得不是时候。近期的经济指标显示,在十年的危机之后,欧洲大陆的复苏正在失去动力。根据上周公布的官方数据,德国2月份的工业生产萎缩了1.6%。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上日提出一份对欧盟商品征收关税的目标清单,范围从大型商用飞机,到乳制品与红酒等,作为对欧盟飞机制造行业补贴的报复。最后的清单料于今年夏天出炉。

但欧洲领导人最担心的,或许是特朗普寻衅好斗的贸易方式将摧毁战后需要各方齐聚一室的冲突解决机制。特朗普已经成功绕开了作为贸易争端的常规论坛世贸组织(WTO),迫使各国恳求钢铝关税的个别豁免。“他创造了一种分化国家的环境,”布鲁塞尔研究机构布勒哲尔国际经济研究所(Bruegel)的高级研究员安德烈·萨皮尔说。“也许我们会记住2017年是多边体系运转的最后一年。”

作为对美方的回应,欧盟执委会周二稍早表示,将开始拟定对波音补贴的报复计划。

报道称,在中国和美国一决胜负之时,欧洲也有可能享受到一些短期利益。例如,如果中国提高了波音客机的关税,那么波音的欧洲竞争对手——空客(Airbus)便可以从中得利。但其积极影响恐怕并不会大于风险。多年以来,欧洲企业在美国的投资远超于在中国的投资。但中国越来越成为交易发生之地。德国与中国的贸易总额,出口和进口加一起已经超过了它与美国的总量。中国也是欧洲最大汽车制造商大众汽车(Volkswagen)等公司最大的单一市场。中国还是越来越多的德国企业进行投资的国家。

“欧盟执委会已经开始做准备,从而使欧盟能立即依据仲裁机构对本案报复权力的裁定采取行动,”欧盟执委会一名发言人表示。“欧盟对于与美国的磋商仍持开放态度,前提是没有任何先决条件,并致力于达成公平的结果。”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阅读全文

在声称空客和波音得到非法补贴方面,双方都取得了部分胜利。但围绕补贴金额,以及各自是否遵守了稍早的WTO规定方面看法分歧。

法国财长勒梅尔(Bruno Le Maire)在巴黎的一个会议上表示,双方有必要达成友好协议。

“当我从全球经济增长形势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时,我认为我们承受不起贸易冲突,即使只是美国和欧洲在飞机制造业这一特定问题上的冲突,”他指出。

**“更多针锋相对”**

美国的关税提议对欧洲飞机制造商和航空航天供应商,以及葡萄酒、奶酪和奢侈品生产商的股价构成压力。

空客股价收低近2%,波音跌1.4%。空客供应商赛峰和Leonardo SpA亦收低。

关于争端升级是否会导致更大的全球贸易问题,分析师看法不一。

“要为更多针锋相对的对抗做好准备,”伦敦经纪商Atlantic Markets的John Woolfitt称。

穆迪周二称,美国可能对进口汽车和零部件征收关税是全球经济增长面临的一项重大风险,将阻碍德国、日本和韩国的经济动能。

“...美国希望向欧盟施压,使其参与到有意义的贸易谈判中来,而无需采取更痛苦的汽车关税措施,”经济学人讯息部全球分析师Cailin Birch称。

荷宝投资管理集团的Fabiana Fedeli认为,最近的动向是策略性的。

“相对于美欧之间整体贸易规模而言,新关税措施...微不足道,我们认为这是一种谈判手段,是为了给汽车等真正重要的谈判定下基调,”她说。

编译 陈宗琦/杜明霞/王灿;审校 张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