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台湾
分类

美称中国试射新导弹主宰近太空领域,美前副防长称美军遭遇最大挑战

日期: 2020-02-26 23:49 浏览次数 : 87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资料图:图为外媒设想的中国DF-ZF(也称WU-14)高超声速滑翔飞行器工作流程及效果图。美媒2017年12月28日曾报道称,中国又一种全新的中程弹道导弹"东风-17"亮相,它是第一种专门携带HGV弹头并为实战使用儿设计的导弹,该导弹在11月进行了两次试射,反导系统极难拦截。(拖拽本图可查看大图)

图片 4

中国火箭军试射高超声速武器 完美实现钱学森弹道1/4

(参考消息网8月21日报道)美国《国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双月刊网站8月19日发表美国前副防长罗伯特·沃克(Robert O. Work)的文章《中国人即将主宰“近太空”》称,2017年11月,中国对“东风-17”导弹的原型弹进行了两次飞行试验。这是意在运载高超音速滑翔飞行器(HGV:Hypersonic Glide Vehicle)的弹道导弹的首次飞行。这些成功的试验标志着中国利用和主导近太空这一新作战空间的不懈努力取得了成功。

参考消息网8月21日报道 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8月19日发表美国前副防长罗伯特沃克的文章《中国人即将主宰近太空》称,2017年11月,中国对东风17导弹的原型弹进行了两次飞行试验。这是意在运载高超音速滑翔飞行器的弹道导弹的首次飞行。这些成功的试验标志着中国利用和主导近太空这一新作战空间的不懈努力取得了成功。

查看原图图集模式

文章称,很少有人讨论这个空间,它从距地表10万英尺(约30公里)的高度延伸至距地表35万英尺(约107公里)的高度。对人类而言,这是一个陌生而复杂的领域。对飞机来说,这个高度无法飞到;对航天器来说,这个高度又太低,无法保持在轨道上。

文章称,很少有人讨论这个空间,它从距地表10万英尺的高度延伸至距地表35万英尺的高度。对人类而言,这是一个陌生而复杂的领域。对飞机来说,这个高度无法飞到;对航天器来说,这个高度又太低,无法保持在轨道上。

高超声速滑翔飞行器本期男主是集高端、威猛、帅气、精准于一身的新型东风-17导弹的最新兄弟!新型高超声速滑翔飞行器。上世纪50年代,著名航天科学家钱学森曾提出高超音速武器的助推-滑翔弹道概念,由弹道导弹充当助推器发射后提高速度,然后到达预定位置后释放弹头进行高超音速滑翔,从而兼顾弹道导弹的高速和巡航导弹的机动特性,从而大大提高导弹的突破防御能力。

文章称,中国这一努力的缘由可追溯至1995年7月至1996年3月之间发生的所谓第三次“台海危机”。此后,中国开始了令人印象深刻并一直持续到今天的军队改革。在这一彻底的现代化过程中,中国军队引入了更现代和能力更强的海陆空装备系统;强化了指挥、控制和训练;举行了越来越贴近实战的演习,注重更有效的联合行动。这场改革中,军事技术的研发和运用占据很重要的位置,中国人至少在如下几个方面进行了努力:

文章称,中国这一努力的缘由可追溯至1995年7月至1996年3月之间发生的所谓第三次台海危机。此后,中国开始了令人印象深刻并一直持续到今天的军队改革。在这一彻底的现代化过程中,中国军队引入了更现代和能力更强的海陆空装备系统;强化了指挥、控制和训练;举行了越来越贴近实战的演习,注重更有效的联合行动。这场改革中,军事技术的研发和运用占据很重要的位置,中国人至少在如下几个方面进行了努力。第一方面的目标是在西太平洋与美国的精确制导武器战中实现大致的势均力敌。

据美国任务与意志网站1月17日报道称,2017年11月,中国对新一代弹道导弹东风-17进行了两次试射。这是中国首次试射旨在携带高超音速滑翔飞行器的弹道导弹。东风-17的成功试射标志着中国开拓并主宰一个新领域即近太空领域的努力获得了成功。

第一方面的目标是在西太平洋与美国的精确制导武器战中实现大致的势均力敌。

星空-2火箭

这个领域几乎没怎么讨论过,它是指距地面10万英尺到大约35万英尺的空间。这是一个新颖而又棘手的领域,它对于飞机来说太高,对于航天器来说又太低。

第二个方面则把目标对准美国作战网络本身。中国人发展了一系列能力来打“信息化”战争,混合了网络战、电子战和军事欺骗的一种战争。

第二个方面则把目标对准美国作战网络本身。中国人发展了一系列能力来打信息化战争,混合了网络战、电子战和军事欺骗的一种战争。

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中国就开始对武装部队进行改造,这种令人印象深刻的改造一直持续到今天。在部队现代化改革和扩张的过程中,他们引进了更加现代化、能力更强大的海陆空系统;改善武装部队的指挥控制系统和训练;以及进行愈发逼真的演习,强调更加高效的联合行动。

第三个方面追求特殊的“杀手锏”能力,威胁对美国力量投射行动至关重要的特定战斗系统。其中之一是号称“航母杀手”的“东风-21”导弹——这是一种公路机动的中程反舰弹道导弹,能够撕开美国海军的反导系统。另一种“杀手锏”则涉及新的太空战能力,中国人开发了多种能威胁美国天基资产的武器。

第三个方面追求特殊的杀手锏能力,威胁对美国力量投射行动至关重要的特定战斗系统。其中之一是号称航母杀手的东风21导弹这是一种公路机动的中程反舰弹道导弹,能够撕开美国海军的反导系统。另一种杀手锏则涉及新的太空战能力,中国人开发了多种能威胁美国天基资产的武器。

这种改造还有一个重要的军事技术组成部分,其中包括至少三个方面的努力。第一个目标是在西太平洋的作战网络制导弹药战争中,实现大致和美国相当的战力。中国军方仔细研究了美军在第一次海湾战争中和上世纪90年代采取的行动。基于他们的分析,中方规划人员和部队设计师开始建立自己的作战网络。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阅读全文

文章认为,目前,这三个方面的行动使当代中国的作战网络能够在每一个作战领域海、空、陆、太空和网络空间挑战美军。

和依靠飞机及空投武器为主的美国作战网络不同,中国的作战网络主要依靠一系列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这些导弹采用了很多制导、导航和推进技术。许多导弹的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针对美方特定的防御弱点。正如美国国家航空航天情报中心所说的那样:中国拥有世界上最活跃、最多样化的弹道导弹发展计划。它正在研制和测试进攻型导弹、组建更多的导弹部队、提升某些导弹系统的质量,以及制定对抗弹道导弹防御系统的办法。这些导弹构成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反介入/区域拒止网络的主要攻击手段,后者旨在阻止、反击,以及在必要的情况下击败美国在西太平洋的军力投射行动。

高超音速武器构想图

第二个方面的努力瞄准了美国作战网络本身。中国发展了一系列能力来进行信息化战争,后者混合了网络战、电子战和干扰行动。中方在对美国的作战网络进行详细分析后发展了这些能力。它们被设计成用来蒙蔽、削弱、破坏和干扰美方战斗和战术行动所严重依仗的作战网络。

文章称,不太受重视的是第四个方面,即开发近太空这一作战领域。这是中国人深思熟虑之举,他们决定主导这个新领域,所用手段就是HGV。

第三个方面的努力旨在寻求特殊的杀手锏能力,后者能够威胁到对美国军力投射行动至关重要的特定系统。其中之一就是东风-21航母杀手一种中程反舰弹道导弹。另一个杀手锏涉及新的反空间能力。中国知道美国在西太平洋的任何干预行动都将严重依赖基于太空的作战支援。

HGV能将弹头或有翼再入飞行器加速至高超音速,然后在近太空利用气动升力提升其射程。与其相比,普通弹道导弹的射程要小上许多。

图为解放军装备的东风-21弹道导弹

文章认为,中国人的首个实用化HGV系统原型弹用东风-21导弹运载,使用助推器来推高有效载荷。导弹到达最高点后,就会沿着弹道轨迹向下飞行,达到高超音速。然后,它在大约60公里的高度拉起。通过改变迎角,HGV可以产生空气动力升力,从而使导弹能够滑翔到1850-2500公里的预定射程。

因此它开发、研制、部署并展示了包括干扰发射机、激光致眩器和反卫星导弹在内的多种反空间能力,这些都是为了不让美军轻而易举地利用太空。

对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来说,HGV的特点是个坏消息。因为美国导弹防御系统不是专门为对抗在近太空高速运行的系统而设计的。尚不清楚这种情况是否会在2020年时届时东风21导弹搭载的HGV有望投入使用发生改变。此外,新作战领域的先行者通常会获得一大优势,即它可以观察对手的反应并设计新的系统来保持领先。

如今,这三方面的努力让中国的现代化作战网络能够在海、空、陆、太空和网络空间等各个作战领域与美军相抗衡。

文章称,中国在精确制导武器战中实现势均力敌、发展反网络能力以及追求杀手锏能力的行动是众所周知的,也受到各种关注。对美国的作战计划制定者来说,其中任何一项进展都会带来问题。但他们对中国用HGV主导近太空作战的举动不太重视,尽管在中国试图成为与美国势均力敌的军事竞争对手的行动中,这可能是迄今为止最具挑战性的进展。

除此之外,中方的另一项行动是充分利用被称作近太空的一个全新作战领域。中国决定主宰这个新领域。他们实现这个目标的手段是HGV。

文章称,美国需要对中国的HGV作出明确有力的回应,包括研发自己的新型防御系统,并开发自己的进攻性高超音速武器。

中国的首个HGV系统操作原型使用助推器来推进有效载荷。一旦导弹飞行到最高点,它会沿着弹道轨迹向下落,达到高超音速的速度,然后在海拔约60公里的高度拉起来。通过改变其攻角,HGV系统能够产生气动升力,使导弹滑行到1100至1550英里的预期作战距离。

高超音速武器设想图

HGV系统的这些特点对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来说是个坏消息。美国导弹防御系统使用的传感器能对大气层内外的导弹进行跟踪和识别,其使用的拦截器也旨在拦截大气层内外的导弹。换而言之,美方导弹防御系统的传感器和拦截器都无法对付在近太空高速运行的导弹系统。在一个全新的作战领域内,先行者通常具有很大优势,因为它可以观察对手的反应,并设计新的系统以保持领先。

美国必须对HGV系统做出积极而有力的回应,包括研发新型防御系统和属于我们自己的攻击型高超音速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