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台湾
分类

俄军开拓人工智能,俄军走了多远

日期: 2020-02-02 12:24 浏览次数 : 54

日前,俄罗斯总统网站公布文件称,俄将于今年6月制定人工智能领域的国家战略。其中,军用人工智能得到特别关注。俄罗斯近年来研制的多种无人武器装备时常出现在媒体聚光灯下。特别是,在俄总统普京发表声明称“谁能成为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导者,谁就可能主宰世界”之后,俄不断加快将人工智能系统与无人机、导弹等相结合的步伐,俄军迎来“智能化战争”时代。

  随着科技不断发展,无人化作战已经成为未来战争不可逆转之趋势, 世界主要强国均在此领域展开了激烈竞争。近年来,俄罗斯加快发展无人化作战力量,不仅提升了俄军战斗力,更有效推动了俄军整体转型。

奋起直追,争夺战略“制高点”

  俄罗斯无人作战力量的研发多点开花,呈现出全域立体发展态势。例如,无人驾驶的履带装甲车,可在遥控下完成巡逻、侦察、追踪、阻截、攻击等任务;无人潜航器可组团侦察水面下及海底环境,观测可疑物并用炸弹摧毁敌目标,功能尤其强大的“波塞冬”核动力潜航器,航速超过现有鱼雷和潜艇,可实施洲际潜航;察打一体的“海盗”无人机和“角鲨”无人直升机,可实施侦察、电子干扰并用导弹攻击地面和水面目标。

随着传感技术、计算机技术等信息技术迅猛发展,军用人工智能的研究迎来高速发展的“黄金期”。各军事强国都把军用人工智能视为“改变游戏规则”的颠覆性技术,积极争夺在该领域的战略“制高点”。美军推出的“第三次抵消战略”认为,以智能化军队、自主化装备和无人化战争为标志的军事变革风暴正在来临。当前,美国在人工智能等军事技术领域拥有优势地位,俄罗斯则在全球人工智能竞争中处于下风。为扭转这种不利的局势,俄罗斯奋起直追,将人工智能发展置于重要地位,不断加大对该领域的投入,以期实现“弯道超车”。

  不难发现,俄罗斯基本建成了从无人地面战车、无人机到无人潜艇的立体化无人装备体系,一支庞大的“无人战队”呼之欲出。而这离不开俄罗斯的总体规划、大力投入,以及无人作战力量在战场的广泛应用。

在这种背景下,军用人工智能快速涌入俄方视野。从2014年俄国防部制定2025年前俄军无人系统装备计划,到2016年召开“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机器人化”军事科学会议,再到2018年俄罗斯外交和国防政策委员会发布《人工智能在军事领域的发展现状以及应用前景》,俄罗斯已将人工智能视为国家间战略竞争的重要领域。俄国防部还牵头发布了“人工智能十点计划”,对未来俄罗斯人工智能的研究工作以及各部门、各机构的协调分工作出了指导性安排。

  俄罗斯注重在国家层面对无人作战系统的发展进行总体规划。2014年2月,俄总理梅德韦杰夫签署命令,宣布成立隶属国防部的机器人技术科研试验中心,主要开展军用机器人技术综合系统的试验。2015年12月,普京签署总统令,宣布成立国家机器人技术发展中心,主要职能是监管和组织军用、民用机器人技术领域相关工作。这两个机构的成立,意味着俄罗斯已经开始在国家层面对无人作战系统的建设发展进行总体规划,其中重点关注无人机和地面战斗机器人的发展。

多点开花,重视“军用机器人”

  2016年,俄罗斯发布《2025年前发展军事科学综合体构想》,明确提出将分阶段强化国防科研体系建设,以促进创新成果的产出,并将人工智能技术、无人自主技术作为俄罗斯军事技术在短期和中期的发展重点。此外,按照俄国防部无人作战系统规划,俄已从2017年开始大量列装机器人,到2025年无人作战系统在俄军装备体系中所占比例将超过30%,初步形成立体化的无人化装备体系。

俄罗斯的军用人工智能主要由国防部负责研发,国家支持力度大,体现出政府主导、军用为先的特点。在国防部和国内工业的全面支持下,俄罗斯在人工智能、机器人及自动化控制等无人军事平台方面取得不少成果。具体来看,俄罗斯军用人工智能的发展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无人化作战系统与人工智能技术的深度融合,已经成为军事技术领域的前沿阵地。为此,俄军不断研发和运用新型无人作战平台,引领俄军从信息化战争时代进入智能化战争时代。目前俄部分导弹已装有人工智能设备,在导弹飞向预定目标时,若人工智能设备在中途甄别出了价值更大的目标,导弹可自动转向攻击后者。这种导弹因此也被称为“导弹机器人”。俄罗斯总统普京曾明确表示,人工智能技术将改变未来战争的“游戏规则”,俄罗斯将在这个方面加大投入。正如俄罗斯国防部机器人技术科研试验中心负责人波波夫所指出,“俄军正在大量使用空中、地面和水下机器人系统,这将成为俄武器装备现代化,乃至人工智能军事化进程的重要引擎。”

以军用机器人为代表的人工智能成为俄防务领域优先发展方向。俄罗斯自主研发的陆战机器人主要是无人驾驶的履带装甲车,小到1吨重、大到约14吨重,可在遥控下完成巡逻、侦察、追踪、阻截、攻击等任务。此外,俄军还有形似军犬、快速奔跑的机器人可供火线运输弹药给养,还有铲车式机器人可将战场上的伤员用铲斗送回后方。在2015年底叙利亚政府军和伊斯兰极端势力的战斗中,俄军就动用了战斗机器人、无人机和自动化指挥系统参与作战。

  俄军最早在车臣战争时期就开始使用无人机。在第一次车臣战争中,俄军使用“蜜蜂”-1T侦察无人机对车臣恐怖分子的常驻地和集结地进行监视,并侦察其武器装备、活动路线和行动企图。在叙利亚战争中,俄军无人机也有着不俗的表现。俄军驻叙利亚联合作战集群专门组建了由空天军驻赫梅明空军基地无人机大队、海军驻塔尔图斯海军基地无人机大队和陆军无人机连组成的无人机战斗群。据俄媒报道,在叙利亚参战的俄军无人机集群曾达到70至80架。

无人潜航器正在成为俄罗斯战略威慑的关键力量。无人潜航器可组团侦察水面下及海底环境,观测可疑物并用炸弹摧毁敌目标。其中,“波塞冬”核动力潜航器的功能最为强大。“波塞冬”可携带200万吨当量的核战斗部,足以摧毁大型沿海城市、海军基地和其他设施。2018年,俄海军开始对“波塞冬”核动力潜航器进行水下测试。此外,俄罗斯海军也将装备“自主学习”雷场系统,这种高技术弹药能依靠噪音、磁场等“特征”来识别舰艇、潜艇甚至气垫船。

  俄军在无人作战力量上的重大突破,为俄军队整体转型提供了强劲动力。无人作战系统与俄军当前正在进行的信息化、小型化、模块化转型高度吻合,俄军在战场上对无人作战系统的高效运用,将有助于改变其传统作战模式,全面提升战斗力。

在防空和反导防御系统中推广人工智能。目前,俄电子战部队、防空兵和俄空天军下属航空兵等武装部队均配备了先进的自动指挥系统,可将各种渠道获取的情报汇总后,用人工智能技术进行整理分析,自动提出战术建议供指挥员决断。而且,俄罗斯部分导弹已装有人工智能设备,在导弹飞向预定目标时,若人工智能设备在途中甄别出价值更大的目标,导弹可自动转向攻击后者。此外,俄军“树冠”太空目标监视雷达等导弹袭击预警系统已应用人工智能技术。

未来发展,挑战重重变数多

近年来,俄罗斯在军用人工智能领域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大有“后来居上”之架势。但受研发资金不足、道德质疑以及美国在该领域的主导权竞争等因素掣肘,其发展仍面临诸多挑战。未来,随着新技术军事化步伐的加快,各国或将加剧智能化军备竞赛。

资金掣肘限制俄罗斯挑战全球人工智能领导力的能力。俄罗斯的人工智能计划旨在2025年时实现30%的军事力量的远程控制以及全自动化的机器人平台,这意味着俄罗斯需要为军用人工智能提供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但受国防研究资金潜在不足的影响,俄军大力发展军用人工智能的雄心或将受挫。例如,备受关注的“时代”无人战车虽已成型,却无法成规模投产。

俄罗斯将面临来自美国等国家的竞争。美国非常重视人工智能技术的军事应用,美国国防部曾表示,未来人工智能战争不可避免,美国需要“立即采取行动”加速人工智能战争科技的开发工作。美军计划2035年前初步建成智能化作战体系,对主要对手形成新的军事“代差”,到2050年前美军的作战平台、信息系统、指挥控制全面实现智能化甚至无人化,实现真正的“机器人战争”。面对美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先优势和高强度投入,俄罗斯虽也在开发多个智能化无人作战平台项目,但不可避免将受到美方的“打压”。

俄罗斯还将面临机器系统参与军事行动伦理层面的质疑。军用机器人有能力执行更困难的任务,但冰冷机器无法权衡道德后果。机器智能目前仍有许多弱点,神经网络容易受到网络的欺骗攻击,使其相信一个图像是另一个图像,甚至会错误地攻击平民。因此,机器人的滥用,可能引发人道主义灾难。今天的机器智能是脆弱的,缺乏人类智能的稳健性和灵活性。毕竟,战争中的许多决定没有简单的答案,需要进行权衡,但机器无法衡量人类的生命价值。正如俄国内反对人士所指出,让机器人负责人类的生命是不合理的。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