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台湾
分类

火箭军山体施工驯服泥石流,极大提高我国防工程抗侵爆能力

日期: 2020-01-31 23:02 浏览次数 : 74

图片 1

图片 2

人物小传:潘越峰,1984年入伍,火箭军某研究所高级工程师,导弹技术专家,国家一级注册结构师,“全国专业技术人才先进集体”核心成员,先后主持完成勘察设计和科研任务百余项,获国家科技进步一、二等奖各1项,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3项,国家优秀勘察设计银奖1项。

导弹技术专家、火箭军某研究所高工潘越峰掠影

大山腹地,一项国防工程紧张推进,潘越峰作为设计总负责人,经常戴着安全帽,穿行在掘进现场。那天,他发现多个通道中出现喷层开裂和剥落,小块岩石“噼啪噼啪”蹦出,这是以往施工中从未有过的现象。照理说,一项大的工程出现局部破损也属正常,修补处理即可。但是,潘越峰感到破损只是表象,要透过现象看本质。他与国内权威地质专家一起对洞口破损形态进行全面调研,认为原因在于这里的特殊地貌和复杂岩石结构,坑道开掘打破了原有介质平衡,使山体蓄积的巨大能量迅速释放。因此,必须标本兼治,疏抗结合。潘越峰会同部队优化点位,调整孔深,使每一次爆破都恰到好处,同时采用“抗爆耗能施工”“等阻耗散支护”等新技术,开展超前地质预报、变形受力和测量分析,高质量完成了国防施工任务。

曙光初照的密林山麓,一行阵地勘察的“先行者”正背负沉重仪器,时而艰难攀爬,时而选点观测。当他们登上山顶时,凝眸眺望饱满的山形和坚硬的花岗岩,领队的潘越峰不禁感叹:“真乃梦中寻找的铜山金穴!”

潘越峰的担当更多体现在受命于危难之际。一次,施工山体遭受百年一遇的洪涝灾害,巨大泥石流像狂野的“奔牛群”排山倒海压下来,坑道出现了罕见的漏斗式塌方,“奔牛群”横冲直撞闯进刚掘进的坑道,工程面临报废危险。

潘越峰是火箭军某研究所高级工程师、导弹技术专家、国家一级注册结构师,先后主持完成勘察设计和科研任务百余项,获国家科技进步一、二等奖各1项,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3项,国家优秀勘察设计银奖1项,荣立二、三等功各1次。

灾难面前,潘越峰指导部队截水引流、喷浆护壁、筑墙止涌,控制“奔牛群”深度入侵,接着采用“注浆法”,迅速凝固了破碎岩石。他还创新实施“分步开挖、弱爆短进和快喷强护”等技术,重新扩展了坑道。经过数十天的“搏击厮杀”,终于把即将报废的坑道抢救过来,以优质项目通过验交。

青山踏遍勇做“先行者”

一次,潘越峰受领设计建设新靶标任务。工期紧、要求高、难度大,涉及作战、科研和生产的方方面面。潘越峰之前没有进行过这类设计,深感“压力山大”。为使设计更贴近实战,他下部队、走工厂、访同行,很快就与同伴们完成了技术调研和方案拟制。由于施工工地高温干燥,昼夜温差大,混凝土施工和养护问题凸显,潘越峰下决心制服这只“拦路虎”。他们针对刚浇筑的混凝土表面出现鼓包和龟裂现象,分析认为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关键是原有添加剂配比“不服水土”。潘越峰反复试验、琢磨,最终将添加剂的黄金配比“秘方”及时送到施工部队,解决了这一困扰部队多年的难题。

一次,潘越峰带领人马专程为“龙宫”选址。之前,他们曾拜访过数十座大山,最终才找到了一座自然条件优越的山体。之后,他又带人多次详细踏勘,描绘了阵地建设略图。

作为专业领域的“定盘星”,潘越峰从未懈怠,始终保持严谨细致、精益求精的科研精神。某新型高强结构防护研究历经多年攻关完成预研,得到业界高度肯定,协作单位也希望尽快结题。但平时性格随和的潘越峰,这时却异常执拗。他说:“信息化条件下,高速精确制导武器侵彻破坏强度将数倍增长,要赢得先机,必须开展多倍音速侵彻试验,才能应对打击速度飞速发展的挑战。”

然而,兴奋之余一件事又令潘越峰踌躇。那天,他看见老乡家的房墙上有几道陈旧的裂缝。问其原由,老乡说地震。这里是地震多发区?他在脑海里画了一个大问号。

那时,军内尚缺少高速复杂的试验条件。他四处奔波寻求合作,通过不同药量的缩比碰撞试验获取了一系列关键参数,开创性地解决了工程结构抗大冲击理论和实践问题,极大提高了我国国防工程的抗侵爆能力,该成果荣获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

他马上将担忧与随行的地质专家交流。第二天一大早,他们就起身来到县地震局,调取地质资料,发现这里不仅有过地震与破坏记录,还存在数条断裂带。尽管一般地震对地下工程的危害有限,但“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必须慎之又慎。

讨论时,多数同志认为理想的点位来之不易,而且作了前期准备,可以把地震因素融入加固设计中。然而,国之安危岂敢轻易定夺。潘越峰深入走访,在大比例地质图上,发现还有一条暗藏的断裂带横穿点位。这意味此地有强震可能,坚固工事也难免受损。最后潘越峰向上级作了汇报,提出另选点位。首长采纳了他的意见。数年后,这里果然发生强震,造成水淹路断、山体崩塌、房屋倾倒。

搏击厮杀驯服“奔牛群”

大山腹地,一项国防工程紧张推进。潘越峰作为设计总负责人,经常戴着安全帽,穿行在掘进现场。那天,他突然发现多个通道中出现喷层开裂和剥落,掌子面也有小块岩石“噼啪噼啪”蹦出。这是以往施工中从未有过的现象。

使命责任在肩,潘越峰不敢小觑。分析时,潘越峰说:“病害主要缘于特殊地貌和复杂结构,开掘打破原有介质平衡,使山体蓄积的巨大能量迅速释放。因此,必须标本兼治,疏抗结合。”

潘越峰还会同部队优化点位,调整孔深,优化药量,使每一次爆破都恰到好处。同时,他带人在数十个断面埋设数百个传感器,开展超前地质预报、变形受力和测量分析,成为安全监控的灵通耳目。

置身险境,潘越峰的担当更多体现在受命于危难之际。一次,施工山体遭受百年一遇洪涝灾害。巨大泥石流像狂野的奔牛群排山倒海压下来。坑道出现了罕见的漏斗式塌方。工程面临报废危险!

灾难面前,潘越峰信念如铁,指导部队截水引流、喷浆护壁、筑墙止涌,控制“奔牛群”深度入侵,接着采用“注浆法”,迅速凝固了破碎岩石。他还创新实施“分步开挖、弱爆短进和快喷强护”等技术,重新扩展了洞府,经过数十天的搏击厮杀,终于驯服“奔牛群”,把即将报废的坑道抢救过来,以优质项目通过验交。施工部队称赞他妙手回春!

潮头斩浪智取“拦路虎”

早已是专业领域的“定盘星”“压舱石”,但潘越峰没有被浮云遮住眼。他的目光始终紧盯世界新军事变革的波诡云谲。

一次,某新型高强结构防护研究历经两年多攻坚完成预研,成果得到业界高度肯定,协作单位也希望尽快结题。但平日气场安稳平静的潘越峰这时却异常执拗。他说:“信息化条件下,高速精导武器侵彻破坏强度将数倍增长,要赢得先机,必须挑战极限,开展多倍音速侵彻试验,应对打击速度的飞速发展。”

那时,少有高速复杂的试验环境,他到处奔波寻求合作,通过百转千回的不同药量的缩比碰撞,获取了一系列关键参数,开创性解决了工程结构抗大冲击的理论和实践问题。研究成果得到广泛应用,极大提高了国防工程的抗侵爆能力,折桂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

“人生就是一连串跨越。虽然每一层跨越只是整个行程的一段链条,顶峰还很遥远,但追梦过程已让我感到充实。”潘越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