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时政
分类

中国首都网,日本海洋战略研究

日期: 2020-03-25 07:11 浏览次数 : 65

图片 1

摘要: 毫无疑问,中国正不断扩充军力。对这个问题有必要进行更深入的分析,这就需要对北京的战略意图有更广的理解。中国领导人上世纪提出“韬光养晦”,意思是中国应保持低调,同时积聚实力。自那以后,中国始终在实施增强国力的战略。 ...2016年1月8日卫星图片显示的南海渚碧礁 澳大利亚《东亚论坛》网站1月23日发表题为《日本需谨慎评估中国的战略意图》的文章。毫无疑问,中国正不断扩充军力。对这个问题有必要进行更深入的分析,这就需要对北京的战略意图有更广的理解。中国领导人上世纪提出“韬光养晦”,意思是中国应保持低调,同时积聚实力。自那以后,中国始终在实施增强国力的战略。这个国家在经济上取得长足进步,在安全政策中力推民族主义,军队采取强硬态度。近年来,中国海上推进背后的意图应置于上述背景下评估。  中国的海洋扩张目标是控制南海的海洋资源,并确保在东海的自由航行,而美国的存在给中国造成最沉重的压力。华盛顿以“亚洲转向”政策来制衡北京。但中国领导层希望到2020年左右实现对南海和东海的控制,并在本世纪中叶成长为与美国平起平坐的世界大国。北京展示军事肌肉的行为,可被视为与这种外交战略相一致。  安倍以中国威胁为理由力推安保法案。但细察其国防政策改革可发现,很多并非针对中国军力扩充的。这暗示,安倍提及中国威胁,与其说是对中国扩张战略的反应,不如说是作为一种手段,助他实现让日本实行集体自卫权的政策。中国迄今表现得克制,恰恰是因为北京看穿了安倍的花招。北京可能已判断出,对日本批评越严厉,越会给安倍的主张增加说服力。  如今,日本安保法案已通过,但未来最好只作为一种外交筹码。这是因为美国军力仍遥遥领先于中国,而在中国有一种根深蒂固的看法,认为日美同盟构成威胁。若日本暗示与美联手甚或发动袭击——超出加强同盟关系的范畴,中国可能会更猛烈地扩充军力。这将引发安全困局。  中日应谋求在战略上政经分离,通过贸易和民间交流发展稳固关系,不让政治紧张破坏双边关系,其他国家亦可采取类似对华政策。

进入专题: 日本   海洋战略   依托日美同盟   拉拢亚太国家   遏制围堵中国  

■澳大利亚《东亚论坛》网站1月23日文章,原题:日本需谨慎评估中国的战略意图

林晓光 (进入专栏)  

毫无疑问,中国正不断扩充军力。对这个问题有必要进行更深入的分析,这就需要对北京的战略意图有更广的理解。中国领导人上世纪提出“韬光养晦”,意思是中国应保持低调,同时积聚实力。自那以后,中国始终在实施增强国力的战略。这个国家在经济上取得长足进步,在安全政策中力推民族主义,军队采取强硬态度。近年来,中国海上推进背后的意图应置于上述背景下评估。

图片 2

中国的海洋扩张目标是控制南海的海洋资源,并确保在东海的自由航行,而美国的存在给中国造成最沉重的压力。华盛顿以“亚洲转向”政策来制衡北京。但中国领导层希望到2020年左右实现对南海和东海的控制,并在本世纪中叶成长为与美国平起平坐的世界大国。北京展示军事肌肉的行为,可被视为与这种外交战略相一致。

  

安倍以中国威胁为理由力推安保法案。但细察其国防政策改革可发现,很多并非针对中国军力扩充的。这暗示,安倍提及中国威胁,与其说是对中国扩张战略的反应,不如说是作为一种手段,助他实现让日本实行集体自卫权的政策。中国迄今表现得克制,恰恰是因为北京看穿了安倍的花招。北京可能已判断出,对日本批评越严厉,越会给安倍的主张增加说服力。

  

如今,日本安保法案已通过,但未来最好只作为一种外交筹码。这是因为美国军力仍遥遥领先于中国,而在中国有一种根深蒂固的看法,认为日美同盟构成威胁。若日本暗示与美联手甚或发动袭击——超出加强同盟关系的范畴,中国可能会更猛烈地扩充军力。这将引发安全困局。

   林晓光,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中心,教授;清华大学日本研究中心,特聘教授

中日应谋求在战略上政经分离,通过贸易和民间交流发展稳固关系,不让政治紧张破坏双边关系,其他国家亦可采取类似对华政策。

  

(作者:天儿慧 日本早稻田大学现代中国研究所所长 乔恒/译)

   笔者按:近年来,随着中国的崛起和战略利益的扩展,中国对海洋安全和海洋资源的需求日益增大,与中国的海洋安全环境的严峻,形成了鲜明地反差。特别是日本政府积极推进进攻型的海洋战略,全力争夺海洋资源和地缘战略空间,对中国的海洋发展形成了巨大的挑战,也使得研究日本的海洋战略成为中国学者不容忽视、不可推卸的重要课题。我深知个人才疏学浅,不足以担当如此庞大且复杂的课题,所以只希望能勉为其难,从基础做起,一点一点的研究,逐渐扩展和深入。

   当然,肯定会有某些官方团队也在研究这样的问题,毕竟中日关系是个热点问题。他们人员众多,资金雄厚,可以调用各种资源,都是作为个人的研究所望尘莫及的,只是在效率上有时反而不如个人来的迅捷灵活。况且,学术为天下之公器,作为学者不去研究问题就等于是放弃了担当和责任,无论官方团队有什么样的优势、效率和成果,都不能成为个人放弃研究的借口。惟愿个人的研究能为这一课题的中国研究,尽一份绵薄之力。书生报国,仅此而已,岂有他哉。

   迄今为止,笔者个人独立进行的关于日本海洋战略的研究论文已经公开发表的,有“日本的百年海洋扩张”,《世界知识》;“日本介入南海问题的战略意图和政策走向”,《和平与发展》;“日本海洋战略研究”,《领导者》;“日本海洋战略剖析”,《战略与管理》。疏漏之处在所难免,还望大方之家,有以教我。

  

   内容提要:进入21世纪以后,日本政府提出海洋战略构想,积极推进“南进战略”, 近年来更是在东海剑拔弩张、在南海积极介入,高调介入南海问题,争夺海洋权益的政策倾向越发明显,表现出咄咄逼人的外向型竞争性外交姿态,在地缘安全和海洋战略方面,背靠美国、拉拢亚太国家、遏制围堵中国的政策指向昭然若揭,其战略意图和政策走向以及突出军事介入、加强海空军力的行为模式,不仅成为干扰中日战略互惠关系正常发展的不安定因素,也日益对亚太地区安全和海上航行安全构成不容忽视的现实威胁。

   关键词:日本 海洋战略  依托日美同盟  拉拢亚太国家  遏制围堵中国

  

   进入21世纪以后,日本政府提出海洋战略构想,积极推进“南进战略”, 近年来更是在东海剑拔弩张、在南海积极介入,争夺海洋权益的政策倾向越发明显。尽管国内问题堆积如山,经济回升乏力,但日本政府仍然表现出咄咄逼人的外向型竞争性外交姿态,先后颁布多项与海洋有关的法案,不断强化国内立法。如:2007年发布的《海洋基本法》、《海洋构筑物安全水域设定法》,2012年8月通过的《海上保安厅法》和《外国船舶航行法》修正案。2012年12月5日,日本政府发布《海洋基本计划大纲》,其海洋战略进一步法制化、制度化、明确化。在地缘安全和海洋战略方面,日本政府加大军事投入,研发和引进先进兵器,组建“准海军陆战队”,与美国频繁举行以“夺岛”为作战目标的军事演习,其背靠美国、拉拢亚太国家、遏制围堵中国的政策指向和战略意图,以及突出军事介入、加强海空军力的行为模式,不仅成为干扰中日战略互惠关系正常发展的不安定因素,也日益对亚太地区安全和海上航行安全构成不容忽视的现实威胁。2014新年之际,安倍晋三在新年献词中提出开始“夺回强大日本的战斗”,日本政府加大国防预算,建立应对夺岛战的“水陆机动团”;高调参拜靖国神社;继续“地球仪外交”;在面向中学的教科书编辑方针中,明确写入钓鱼岛及日韩争议岛为日本“固有领土”;在安全政策和历史认识两个领域全面挑战战后国际秩序的倒行逆施甚嚣尘上。

   一、日本政府的海洋战略

   日本作为岛国,为了外向型扩张性的海洋战略,早就开始涉及、谋划海洋战略的法制框架。日本海洋政策研究会在2006年12月完成了《海洋政策大纲》和《海洋基本法案概要》,并提交给当时的首相麻生太郎,成为政府海洋战略的蓝本。日本国会于2007年4月制定并通过了《海洋基本法》,同年7月开始实施。2008年3月,日本政府出台了根据这一法律制定的《海洋基本计划》。至此,日本政府实施海洋战略的法律和政策的准备工作臻于完成。日本政府提出《2010年版日本海洋状况及关于海洋施政方针》(以下简称《施政方针》)明确规定国土面积38万平方公里,但片面主张的领海以及专属经济区等管理海域约为447万平方公里。2011年10月底,日本非法命名包括冲之鸟礁、中国钓鱼岛在内的39座离岛,继续扩大专属经济区。日本学者指出,日本有必要在海洋战略的基础上构筑太平洋周边民主国家构成的“海洋国家网络”,在地区一体化进程中把握先机或主动权,在“太平洋世纪”来临之际,构建共荣共存的环太平洋共同体。 至此,日本的海洋战略基本完成,其意图也昭然若揭:1、与西方海洋大国结盟共同主导亚太海洋秩序,确保地区稳定和日本周边海域和海上通道的安全;2、配合西方海权战略的重心东移,构筑遏制中国崛起的海洋安全和地缘战略网络;3、积极扩张战略空间,占据海洋战略要津,圈占毗邻海域和公共海域,攫取海洋资源;4、大肆渲染大陆国家与海洋国家的利益矛盾,刻意制造东方大陆文明与西方海洋文明之间的战略冲突。

   1、战略上以中国为海洋竞争的直接对手

   为实现上述海洋战略目标,日本把中国视为最直接的海洋竞争对手。2011年10月31日,时任首相野田在接受英国媒体专访时称,将对中国不断扩大的海洋进出计划进行“牵制”,并称“中国国防实力的增强缺乏透明性,给日本周边的安保环境增添不确定性”,他“指责”中国的海洋活动,要求“中方的海洋活动应遵守相关国际准则”, 并称日本将“牵制”中国的海洋进出计划,还表示将在11月下旬与东盟各国首脑举行的会谈上再次就海洋安保问题进行磋商。英国《金融时报》认为,中国和日本在东海海域存在领土和经济纠纷;北京与东南亚各有关国家在南海海域的摩擦不断扩大。野田的言论显示出日本对于中国海、空军及海监巡逻船等海洋活动的普遍“担忧”, 并选择通过与东南亚国家的海洋合作来遏制中国的政策行为方式。2011年,日本防卫省发布的《防卫白皮书》增加了“南海动向”一节,首次将中国在南海的政策行为单独列项,认为“今后中国海洋活动范围的扩大以及频繁的活动将成为常态”,表现出强烈的警惕感,并毫无根据的强调“有可能给地区及国际社会的和平与稳定带来影响”,最终选择的对策是“日本要在加强日美同盟的基础上,联合与中国有领土争端的其他国家、特别是东盟各国共同构筑‘对华包围圈’”。2012年4月以来,日本政府以钓鱼岛“国有化”在领土主权问题上挑战中国,不仅导致中日关系的紧张,而且造成了东亚地区国际局势的动荡,暴露了日本海洋战略的扩张性和危险性,其在海洋安全问题上依靠美国、拉拢东盟、制约中国的战略意图和政策选项,已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日本政府的海洋战略与外交战略是一体两面、互为补充的框架结构。2012年1月17日,日本政府确定,野田首相将于9月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峰会上正式提出名为“太平洋宪章”的新外交战略,构建关于经济合作和解决冲突的全面规则,以确保亚太地区的经济可持续发展和区域稳定。 主要内容包括:战略上,配合美国在经济和安全领域更加重视亚洲的新战略调整,灵活运用已包括21个国家和地区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机制,通过经济和安全两大支点,加强地区多边一体化机制。经济上,扩充“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 (TPP)框架,推进亚太经合组织计划于2020年建立的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进程,制订贸易和投资方面的共同规则。安全上,将基于国际法提出一揽子规范,以处理海上航行自由及和平解决冲突等事务,建立各国间多层面的合作关系。该战略以1941年8月美国总统罗斯福和英国首相丘吉尔签署的 “大西洋宪章”为蓝本,谋求在日美同盟的基础之上、以日美两国为主导,实现地区可持续发展及稳定,并将中国及俄罗斯纳入地区多边机制。但到了3月,日本政府又对该战略构想进行了修正:一是将提出时间提前到5月野田首相访问美国时,因为美国的新战略于年初提出,如果日本为配合美国“重返亚太”而制定的外交战略到下半年才提出,时间拖得过久,难以表明作为盟国配合美国的积极态度;二是将名称改为“野田主义”,这是由于“太平洋宪章”仿效美英的“大西洋宪章”,主导国际秩序的意图过于明显,应避免刺激周边国家。 但这些枝节的修正并没有改变日本外交战略构想的基本框架、主要内容和既定目标。该战略以地区、海洋为空间维度,其发展方向已脱离鸠山前首相的“东亚共同体”构想,成为日本政府在外交、安全领域突出海洋竞争的新战略框架。

   日本自民党安倍内阁上台后,进一步针对中国制定了以海洋战略为中心的“国家安全保障战略” 。2013年7月7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表示,为配合日本国家安全保障会议(日本版NSC)的创立,将以外交、防卫、经济3个领域为机轴首次制定 “国家安全保障战略”,作为国家安保会议的指导性战略文件。其内容主要包括:与美国以及其他友好国家合作的外交安保方针和政府的危机管理应急机制和对策,在海洋、宇宙、网络等美国的优势渐渐开始动摇之领域的应对方针,在资源能源、粮食、人权等课题上加强同世界各国合作,并以此牵制在这些领域同日本有利益冲突的中国。在钓鱼岛等海洋问题上,根据问题性质的不同,由日本政府各部门分别负责处理。2010年防卫大纲虽然明确记载要实现自卫队、警察、海上保安厅的联合应对,但并没有推进3机构的联合训练以及相关合作的强化。此次制定国家安保战略主要针对影响力不断扩大的中国,力争实现日本政府的一体化应对,增强对中国的威慑力,并提高对相关问题的危机处理能力,用政府整体力量保卫国家利益。 鉴于日本政府今后将根据国家安保战略制定和修改防卫大纲、中期防卫力量整备计划、防卫白皮书等防卫政策文件,其外交战略对于东亚安全格局的“战略搅局”作用愈益明显,主动寻求对抗中国的战略指向日趋突出,其政治外交的理智和理性在极端民族主义的社会氛围里很难得以恢复,这一倒行逆施将导致中日关系和地区安全形势的长期恶质化。

2013年12月11日,安倍设立的安保战略研讨机构“有关安全保障与防卫力量恳谈会”召开会议,审议通过了国家安全保障战略概要和新《防卫计划大纲》概要,这两个文件将成为决定今后日本安全保障政策的历史性文件。17日,日本内阁会议通过了首个外交与安全之综合指导方针的《国家安全保障战略》。该战略被日本媒体称为“在首相官邸主导下进行的”,因为是安倍亲自在官邸与副首相兼财务相麻生太郎、外相岸田文雄、防卫相小野寺五典、官房长官菅义伟等商谈并确认了由助理官房长官兼原信克负责制定的该战略方案。该战略提出首先要从整体上强化日本防卫能力,包括完善防卫体制,如增强国土警备制度以及海洋监视制度等;其次要深化日美同盟,以及发展同东盟、澳大利亚及韩国的战略合作关系;第三要重视应对作为国家安全新课题的网络攻击以及太空安全利用;第四要修改“武器出口三原则”,建立新的关于武器出口管理的政策文件;最后提出,为确保国家安保政策充分得到贯彻,需强化社会基础体系,因此“每个国民都应把安保问题作为个人的责任来对待,因此需培养一颗爱国心”。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提出了新概念“积极的和平主义”,显示出安倍要摆脱二战后传统和平主义的政策,积极主动介入和干预国际事务的战略意图和政策走向。(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林晓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日本   海洋战略   依托日美同盟   拉拢亚太国家   遏制围堵中国  

图片 3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全文;)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沉思网(),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data/89065.html 文章来源:沉思网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