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时政
分类

10年前因中国反对瓦解,哈里斯畅想美印联合巡逻将大受欢迎

日期: 2020-03-15 05:08 浏览次数 : 111

图片 1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6月5日报道,直言不讳的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哈里斯上将最近在新德里发表讲话。当谈到印度与美国不断扩展的关系时,他不无诗意地表示自己对这种可能性“有点痴狂”。

图片 2 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访问印度

2016年4月30日,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 哈利·B·哈里斯(Harry B. Harris Jr.)出席新任韩美联军司令文森特·布鲁克斯(Vincent Keith Brooks)的交接仪式,前任驻韩美军司令柯蒂斯-斯卡帕罗蒂(Curtis Scaparrotti)接任美军欧洲司令部司令。(东方IC版权图片 请勿转载)

  哈里斯说:“在不太遥远的未来,当美国和印度合作维护所有国家的海上自由时,我们两国军舰结伴航行将成为整个印度洋-亚洲-太平洋水域司空见惯和大受欢迎的场面。”

  据《纽约时报》3月3日报道,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海军上将小哈里·B·哈里斯(Harry B。 Harris )2日在印度提议,重启一个由日本、澳大利亚、印度和美国海军组成的非正式战略联盟。10年前,因为中国的外交抗议,这个实验性的联盟瓦解了。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6月5日报道,直言不讳的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哈里斯上将最近在新德里发表讲话。当谈到印度与美国不断扩展的关系时,他不无诗意地表示自己对这种可能性“有点痴狂”。

  报道称,这些言论触动了心弦,但也许不是哈里斯想要的调子。就在几天后,印度国防部长马诺哈尔·帕里卡尔公开驳斥了他的说法,表示印度不会参加联合巡逻。报道称,由于越来越对中国及其海军在印度后院(也就是广阔的印度洋上)的活动感到忧虑,这两支一度疏远的军队前所未有地拉近了距离。

  哈里斯是在新德里召开的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学会议瑞辛纳对话上提出的四方安全合作的建议,该论坛由印度智库观察家研究基金会(Observer Research Foundation)举办。

哈里斯说:“在不太遥远的未来,当美国和印度合作维护所有国家的海上自由时,我们两国军舰结伴航行将成为整个印度洋-亚洲-太平洋水域司空见惯和大受欢迎的场面。”

  如今,印度与美国的军事演习次数之多超过了其他任何国家。两国接近于签署一项允许在彼此基地进行加油和维修的协议——这项有争议的提议已经讨论了十余年时间。不过,哈里斯的言论未能产生预期效果,表明需要时间才能消除(冷战期间以及由于美国支持巴基斯坦而导致的)多年不信任。

  虽然印度在和美国走近,但对加入这个亚太海军战略联盟相当谨慎。美国已经向印度多次提议,希望印度与其他一些海军大国一道,平衡中国的海上扩张。哈里斯的这次提议是其中最新的一次。

报道称,这些言论触动了心弦,但也许不是哈里斯想要的调子。就在几天后,印度国防部长马诺哈尔·帕里卡尔公开驳斥了他的说法,表示印度不会参加联合巡逻。报道称,由于越来越对中国及其海军在印度后院(也就是广阔的印度洋上)的活动感到忧虑,这两支一度疏远的军队前所未有地拉近了距离。

  报道称,美国谋求通过“航行自由”巡逻阻击中国在南海上的行动,从而保持自身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印度一直在批评中国的一些行动,5月还在该区域部署了4艘军舰展开演习,但总的来说小心翼翼,以免惹恼这个强大的邻国和关键经济伙伴。

  美国驻印度大使理查德·R·维尔马(Richard R。 Verma)在一次讲话中表示,希望“在不太遥远的未来”,印度和美国海军舰艇的联合巡逻,“将在整个印度洋–太平洋水域,成为可喜的常态”。

如今,印度与美国的军事演习次数之多超过了其他任何国家。两国接近于签署一项允许在彼此基地进行加油和维修的协议——这项有争议的提议已经讨论了十余年时间。不过,哈里斯的言论未能产生预期效果,表明需要时间才能消除(冷战期间以及由于美国支持巴基斯坦而导致的)多年不信任。

  马诺杰·乔希是设在新德里的智库——观察家研究基金会——的知名研究员。他在最近接受采访时说:“在涉及南海的问题上,印度政府非常清楚毫无必要地卷入那里是多么危险。”乔希在最近的一篇评论文章里说,美国对印度的态度是“五角大楼近乎傲慢的示好举动”伴以国务院“更世故的态度”。

  官员们说,在被印度婉拒了10年之后,美国有望不久与印度签署《后勤支援协议》,让两国军方可以方便地使用对方的资源,进行加油和维修。

报道称,美国谋求通过“航行自由”巡逻阻击中国在南海上的行动,从而保持自身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印度一直在批评中国的一些行动,5月还在该区域部署了4艘军舰展开演习,但总的来说小心翼翼,以免惹恼这个强大的邻国和关键经济伙伴。

  虽然哈里斯2日没有明确提到中国,但他表示,一些强大的国家正在试图“用恐吓和胁迫的手段来欺负小国”。他解释道,开展广泛的海军合作,是避免恐吓和威胁的最好办法,并且赞扬了印度:“在此我怀着敬意强调,印度在印度洋水域与邻国的争端中做到了和平解决争端,堪为楷模。”

马诺杰·乔希是设在新德里的智库——观察家研究基金会——的知名研究员。他在最近接受采访时说:“在涉及南海的问题上,印度政府非常清楚毫无必要地卷入那里是多么危险。”乔希在最近的一篇评论文章里说,美国对印度的态度是“五角大楼近乎傲慢的示好举动”伴以国务院“更世故的态度”。

  “共同训练会带来共同的行动,”哈里斯在与印度同行开会之前说。“把目光放远,印度、日本、澳大利亚、美国以及其他很多理念相似的国家有雄心,可以在公认的领海外的‘公海及其空域’的任何地方开展作战。”

  哈里斯声称:“维护海上自由以及国际海域空域通道的自由对我们来说不是要考虑的什么新的理念——这是一种原则,它的基础是世界性的、基于规则并且很好地服务这个地区的全球秩序。“况且,美国进行航行自由巡逻已经有数十年时间了,一次岔子也没有出过。任何国家都不应将航行自由巡逻视为威胁。

  自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上任以来,该国已经加强了与美国的海军合作。2014年,中国海军的一艘潜艇停靠在斯里兰卡科伦坡的一个港口,当时印度给予了愤怒的回应。印度也在警惕地关注着中国领导人力推的一个重点项目“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其中囊括了巴基斯坦瓜达尔港和孟加拉国吉大港等主要港口。美国总统奥巴马去年访问印度时,两国发表了“亚太和印度洋地区”联合声明,过去印度曾拒绝发布这种声明。

  不过,《纽约时报》称,美国的一些提议有点像是一厢情愿。迄今为止,印度都没有表现出与美国开展联合巡逻的兴趣,即便是在反海盗这种比较中立的情况下。

  路透社上个月的一篇报道称,美国官员暗示,印度可能会参与在南海的联合巡逻。印度官员对此予以反驳,表示即便是澳大利亚和日本这样和美国签订了条约的盟友,也不会同意那么做。

  “印度最不愿意做的事情,就是在南海成为排头兵,”安全分析人士尼廷·A·戈卡莱(Nitin A。 Gokhale)说,“亲美的国家可以期待的最好状况”,就是印度在地区内的各种论坛上保持活跃,并为越南和菲律宾等规模较小的海军提供支持。“我不认为印度会成为排头兵,”他说。

  《华盛顿邮报》2日称,美军驻太平洋最高将领敦促印度官员进一步拉近与美国的军事关系——这是五角大楼针对“中国扩大军事活动范围”,加强在该地区新伙伴关系的大计划的一部分。

  《纽约时报》则表示,哈里斯的提议肯定会引起北京的注意。2007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就引起过中方的注意。

  中国分析人士认为,这种联合存在敌意,有人把它称为“小北约”。甚至在四国召开第一次联合会议之前,中国就向华盛顿、新德里、堪培拉和东京递交了正式外交抗议。之后不到两年,在与中国共同举行的一场峰会上,澳大利亚宣布从这个四方计划中退出。

  莫迪上台后,印度海军着手签订了一系列双边和三边协定,它们服务于同样的目的,但是不太可能被中国“夸大”成是遏制战略,堪培拉的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家安全学院(National Security College)院长罗里·梅德卡尔夫(Rory Medcalf)如此表示。不过,他也说,印度与美国日益增强的合作,迫使中国不得不重视印度。

  对于这个联盟可以重启的想法,上海复旦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沈丁立不以为然。他表示,印度不会加入这样的联合,因为担心中国会进行报复。“实际上中国有很多方式来伤害印度,”他说。“中国可以把航空母舰派到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巴基斯坦曾提议让中国军队进驻该国,但被中国拒绝了。如果印度让中国不得不那么做,我们当然可以把海军派到你家门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