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时政
分类

这个大校有点神秘,击中目标仍不合格

日期: 2020-01-31 23:02 浏览次数 : 149

图片 1

图片 2

他是谁?

资料图:金振中带领科研团队现场攻关。

海苔哥第一次见到他,是在2015年8月7日,海军礼堂,一场隆重的事迹报告会上,这位满头白发的中年人和戴明盟、官东等“男神”站在了一起。

2015年9月,北京。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仪式上,我军新型舰空导弹、反舰导弹、岸舰导弹方队隆隆驶过长安街,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 观礼台上,一位军人望着威武雄壮的导弹方阵,两眼湿润了——作为一名献身海防导弹试验事业的老兵,那一刻他的内心充满幸福和自豪。 他,就是海军某试验基地副总工程师金振中。入伍27年来,金振中领衔鉴定了多型多枚新型导弹,攻克40多项重大技术难题,填补4项国内军事科研理论与实践空白,用忠诚和热血树起了当代海上靶场人的好样子。 “战争不会选择季节,恶劣环境更是对导弹的真实检验” 寒冬时节,长箭引弓。某型导弹试验到了紧要关头,却遭遇天气突变,航区普降暴雪。 大雪让地貌发生很大变化,如果按试验计划进行,该型导弹的地形匹配功能将受到影响,试验存在很大风险。是如期进行还是延迟计划?难题摆在了金振中和技术专家组面前。 面对参试人员犹豫的目光,金振中没有立即表态。他组织力量调取卫星云图,比对地形地貌,分析导弹识别性能。在大量科学数据的支撑下,金振中建议试验如期进行。 “战争不会选择季节,恶劣环境更是对导弹的真实检验。”作为技术专家组组长,金振中认为新型武器试验就应该从严从难从实战出发。 试验如期进行,导弹成功命中目标,不仅获取了大量宝贵数据,还大大缩短了该型导弹形成战斗力的周期。 靶场连着战场,试验关乎实战。在同事孙晓峰眼中,金振中是一心想着打仗的人:“他经常到部队调研,十分关注定型装备在部队的使用情况。” 一次,金振中参加某型反舰导弹海上实弹打靶,舰上官兵向他反映靶标功能单一、标准各异,无法满足实战化训练需要。“战场上靶标就是‘敌舰’,对手不逼真,实战化训练从何谈起?这个问题我们一定想办法解决。”金振中当即表态。 两年后,几十套某新型反舰导弹系列靶标和集可视化、实时评判等多功能于一体的训练评估系统,正式进入部队训练装备序列。 “试验鉴定来不得半点虚假,否则打起仗来就要栽大跟头” 这是一次激烈的分析讨论会。 生产厂家认为某型导弹在试验中已经击中目标,应以批检成功作为鉴定结论。而金振中提出导弹末端姿态异常,未能完成既定攻击流程,判定导弹飞行试验失败,本次批检试验不合格。 一时间,分析会陷入僵局。 最后,经过军地双方技术人员反复观看录像、深入分析数据、科学推理判断,生产厂家接受了金振中的结论。 “必须站在强军打赢的高度,让试出的装备能打胜仗、让使用装备的部队有信心打胜仗。”金振中话语铿锵。 作为海军新型武器装备试验部队,金振中所在基地掌握着武器装备的“准生证”。某型舰空导弹试验失利,经技术改进后再次进场试验,但武器系统可靠性仍达不到战技指标。有人找到金振中求情,被他当场回绝:“试验鉴定来不得半点虚假,否则打起仗来就要栽大跟头!” 金振中不会忘记,那是基地成立初期,我国第一型舰舰导弹进行试验,3名靶场技术干部主动请战登艇,在极限条件下收集导弹发射数据。这种用生命换数据、用热血铸忠诚的感人事迹深深震撼了金振中。 “为了鉴定出合格的武器装备,官兵舍命付出,我怎么能让不合格武器从我手中走向作战部队?”金振中说。 “科研创新不能刻舟求剑,必须学会逆水行舟” 在科研攻关的道路上,金振中给人最深的印象是:不满足、胆子大。 上个世纪90年代初,判断某一型号导弹是否合格,往往看试验中靶率。低于某个值,就需要发射相同数量的导弹重新再做试验,不仅鉴定结论的可信度不高,还浪费了宝贵的试验资源。 “一发导弹价格不菲,能不能用较少的导弹试验样本,做出可靠性高的鉴定结论?”金振中勇敢地挑起了这副重担。历经一年多的艰苦攻关,他创造性提出“小子样试验与鉴定理论”。该项研究成果首次应用于某型导弹定型试验,使试验周期较以往缩短80%。 如今,“小子样”理论被广泛应用于海军各种型号导弹试验中,解决了近百项技术难题,取得了巨大的军事、经济效益。 曾经,基地由于受试验安全、海空域保障、被试品数量等限制,开展近似实战背景下的试验鉴定工作有一定难度,部分边界条件下的关键指标缺乏科学评估考核方法,难以满足新型导弹试验和基地转型发展的需要。 为了更准确鉴定出武器装备的实战性能,金振中大胆提出利用先进的信息技术和系统仿真技术,将外场试验资源、实验室资源和仿真设施资源融为一体,设计出一个逼真、复杂、合成的虚拟试验靶场,为新型导弹关键性能与评估提供仿真模拟手段。 “科研创新不能刻舟求剑,必须学会逆水行舟!”随着十几项重大创新成果一一问世,金振中在科研创新的道路上不断冲锋,有力推动了基地导弹试验工程领域跨越式发展。

第二次见他,是在2015年9月3日,天安门广场,悄然站在看台区的他,望着缓缓驶来的海军导弹方阵,热泪盈眶。

他叫金振中,海军某部副总工程师,他为海军研制了27年的导弹。

如果不是《解放军报》登出的一篇通讯,可能他的名字依然鲜为人知。当民众热烈地讨论海军某新型导弹的时候,可能他正在靶场开始新一轮的试验。

这是国防工业的特殊性,决定的人生状态:超常的工作强度与质量压力,孤独的存在方式。

为什么在这条路上坚持这么久?

那是1991年,金振中刚刚参加工作三年。波斯湾上,美军战斧巡航导弹一战成名。这场战争震惊了中国军队和中国军工。巨大的武器代差让金振中彻夜难眠,海军装备必须要迎头赶上!

上个世纪90年代初,判断某型号导弹是否合格,要看试验中靶率。低于某个值,就需要发射相同数量的导弹重新再做试验,不仅鉴定结论的可信度不高,还浪费了宝贵的实验资源。

“一发导弹价格不菲,能不能用较少的导弹实验样本,做出可靠性较高的鉴定结论?”金振中勇敢地挑起了这副重担。

经历一年多的艰苦攻关,他创造性提出“小子样试验与鉴定理论”。该项研究成果首次应用于某型导弹定型试验,使试验周期较以往缩短80%。如今,“小子样”理论被广泛应用于海军各种型号导弹试验中,解决了近百项技术难题,取得了巨大的军事、经济效益。

靶场也是战场,金振中深深明白这一点。上世纪60年代某型导弹试验,进行动物模拟。导弹发射后,舱面上的动物血肉横飞,舱室中的动物也是奄奄一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3名靶场技术干部主动请战登艇,在极限条件下收集导弹发射数据。

这是一代代海军装备研究人员传承的精神,铸国家利剑,挺民族脊梁。

为国铸器,世代接力。

在金振中的带领下,十几项重大创新成果以一问世,一个逼真、复杂、合成的虚拟试验靶场,为新型导弹关键性能与评估提供仿真模拟手段……

如果中国军队将挥拳,他们就是撬起铁拳的杠杆;如果钢铁有温度,他们就是那封于其中的灼热。

致敬,海军“铸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