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时政
分类

二炮专家进操控间前为何先摸铜把手,定海神针

日期: 2020-01-31 23:02 浏览次数 : 163

铸剑情怀溢深山

   一路颠簸,汽车终于在一座大山脚下停了下来。

图片 1

图片 2

——跟随第二炮兵某部高级工程师谭清泉巡查导弹阵地见闻

  “到了,这就是导弹安家的地方。”第二炮兵某部高级工程师谭清泉对记者说。巍巍青山,是导弹阵地的天然屏障,也是大国长剑的坚固长鞘。

9月14日,中央军委授予谭清泉“砺剑先锋”荣誉称号命名大会在第二炮兵某基地举行。 总政治部副主任贾廷安出席会议并宣读了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签署的授称命令,并向谭清泉同志颁发了一级英模勋章和证书。 谭清泉是第二炮兵某部高级工程师。他始终对党忠诚,恪守“活就活在导弹旁、倒也倒在阵地上”的人生誓言,多次放弃走出大山到机关或进京工作的机会,入伍39年一直坚守基层岗位,肺癌手术出院后不久就返回工作一线。他牢记战略导弹部队特殊使命,时刻想着阵地、想着装备、想着打仗,关键时刻冲在前,紧急情况站排头,先后多次参加实弹发射任务,组织完成15次导弹年检测试任务,破解200多个技术难题,排除140多起装备故障,每年平均160多天战斗在导弹阵地上,牵头研制模拟训练装备80多台,有4项科研成果获得军队科技进步奖,被评为第二炮兵导弹专家,获全军作战部队优秀专业技术人才奖,被评为全军爱军精武标兵,被表彰为首届全军践行强军目标标兵,先后荣立二等功2次、三等功6次。 第二炮兵政治委员王家胜出席会议并讲话。驻地省市领导、谭清泉家乡领导和第二炮兵某基地官兵代表900余人参加了大会。

上任3年,火箭军某导弹旅发射五营营长郭洪海先后担任了营“圆桌砺剑会”会长、“教练员巡讲平台”台长、“蓝军班”班长……角色背后是郭洪海练兵打仗、带兵打仗的缩影。请关注今天出版的《解放军报》的报道——

一路颠簸,汽车终于在一座大山脚下停了下来。

  车门开启,大学生士兵赵亚军怀抱着一束用芭蕉叶子精心包装的山花站在车门旁,他代表负责阵地警戒的连队官兵向谭清泉祝贺。

郭洪海在指挥训练。邱 平

“到了,这就是导弹安家的地方。”第二炮兵某部高级工程师谭清泉对记者说。巍巍青山,是导弹阵地的天然屏障,也是大国长剑的坚固长鞘。

  这是2015年9月14日下午。这天上午,中央军委授予谭清泉同志“砺剑先锋”荣誉称号命名大会在第二炮兵某基地举行,总政领导为他颁发了一级英模勋章和证书。

发射营长担任“蓝军班长”

车门开启,大学生士兵赵亚军怀抱着一束用芭蕉叶子精心包装的山花站在车门旁,他代表负责阵地警戒的连队官兵向谭清泉祝贺。

  仪式结束后,谭清泉就赶回部队。一进营门,该部官兵为他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仪式结束时,跟随一旁的卫生队军医提醒他该输液了。

——火箭军某导弹旅发射五营营长郭洪海素描

这是2015年9月14日下午。这天上午,中央军委授予谭清泉同志“砺剑先锋”荣誉称号命名大会在第二炮兵某基地举行,总政领导为他颁发了一级英模勋章和证书。

  2011年6月,谭清泉被确诊患上肺癌,部分肺叶被切除。手术后,他在家休养不到4个月就又回到了导弹阵地。他曾对人说:“活就活在导弹旁,倒也倒在阵地上。”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杨永刚 通讯员 潘 斌

仪式结束后,谭清泉就赶回部队。一进营门,该部官兵为他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仪式结束时,跟随一旁的卫生队军医提醒他该输液了。

  输完液已是下午3点多。谁也没料到,已经奔波了大半天的谭清泉,执意要到导弹阵地去一趟。

仲夏的演训场,草深林密,热如蒸笼。

2011年6月,谭清泉被确诊患上肺癌,部分肺叶被切除。手术后,他在家休养不到4个月就又回到了导弹阵地。他曾对人说:“活就活在导弹旁,倒也倒在阵地上。”

  “为啥?”记者忍不住问。

红土地上,战车轰鸣,长剑列阵。长剑昂首处,火箭军某导弹旅发射五营营长郭洪海身影难辨。

输完液已是下午3点多。谁也没料到,已经奔波了大半天的谭清泉,执意要到导弹阵地去一趟。

  “我只是在本职岗位上做了一些平凡的工作、尽了一些应尽的义务,习主席亲自签署命令授予我‘砺剑先锋’荣誉称号,这是对我极大的肯定和鼓励。我一天不去导弹阵地看一看,心里就不安啊。”谭清泉解释说,这段时间,发射五营正在阵地进行密闭条件下实战化训练,年初以来,这个营官兵调整面超过三分之一。他们训得怎么样,自己要去看一看才放心。

找郭洪海很难——官兵清一色防护服、防毒面罩,分不清谁是谁。

“为啥?”记者忍不住问。

  一进阵地,刚才还缓步慢行的谭清泉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一下子来了精神。见谭清泉来了,发射五营教导员程东友既欣喜又心疼:“谭高工是我们火箭兵的骄傲,也是我们最为信赖的技术专家,大家都期盼着他来阵地指导。可一想到他做过手术、身体虚弱,我们又很心疼。”

“郭营长在哪?”第一回合营火力突击演练结束,记者拉住一名指挥撤收电缆的号手。号手摘下面罩,四方脸、单眼皮,正是郭洪海。汗水顺着发根淌过脸颊,一串串落在防护服上。

“我只是在本职岗位上做了一些平凡的工作、尽了一些应尽的义务,习主席亲自签署命令授予我‘砺剑先锋’荣誉称号,这是对我极大的肯定和鼓励。我一天不去导弹阵地看一看,心里就不安啊。”谭清泉解释说,这段时间,发射五营正在阵地进行密闭条件下实战化训练,年初以来,这个营官兵调整面超过三分之一。他们训得怎么样,自己要去看一看才放心。

  “号手就位!”地下“龙宫”内,一场实战化演练正在进行,口令声此起彼伏。

“郭营长,你啥时候成操作号手了?”“不融合操作一次,怎知这个发射单元存在哪些短板,对抗环境下又会暴露哪些薄弱环节?”

一进阵地,刚才还缓步慢行的谭清泉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一下子来了精神。见谭清泉来了,发射五营教导员程东友既欣喜又心疼:“谭高工是我们火箭兵的骄傲,也是我们最为信赖的技术专家,大家都期盼着他来阵地指导。可一想到他做过手术、身体虚弱,我们又很心疼。”

  在测控间,操作号手、下士侯能超的动作近乎无可挑剔,谭清泉不动声色地观察了一会儿,还是看出了不足:“检查时不能光看仪表指数,还得有现象判定,你刚才听到‘咔嚓’的声音了么?”“电缆头容易折断,连接时动作要轻”……小侯听得连连点头。

说这话时的郭洪海不像号手,更像一名“蓝军”——事实也的确如此。

“号手就位!”地下“龙宫”内,一场实战化演练正在进行,口令声此起彼伏。

  对于谭清泉的到来,上岗时间不长的发射控制师、上士黄伟特别开心。他把这几天遇到的训练问题一股脑抛了出来:“精瞄时为什么一定要注意中间值的数据?”“真假零位有没有快速检测方法?”……谭清泉一一为他指点作答。

“加强针对性对抗性训练,提高军事训练实战化水平……”今年初,习主席向全军发布训令,郭洪海产生了一个想法:在营里筹组“蓝军班”,充当训练“磨刀石”,而“蓝军班”班长,由他自己担任。

在测控间,操作号手、下士侯能超的动作近乎无可挑剔,谭清泉不动声色地观察了一会儿,还是看出了不足:“检查时不能光看仪表指数,还得有现象判定,你刚才听到‘咔嚓’的声音了么?”“电缆头容易折断,连接时动作要轻”……小侯听得连连点头。

  在指挥间,谭清泉和营长余兴模围绕数据采集、动态图像传送、文电传输进行了深入交流。他一边看余营长操作,一边传授经验:数据采集要多点分析、文件传输可小群多路……

对着“敌人”样子练,专挑短板弱项打,经过一段时期的磨合,“蓝军班”一亮相便表现抢眼。某发射架操作号手们不会忘记,不久前的一次日常训练,该发射架被“蓝军班”班长郭洪海率队连续“突袭”,多个短板暴露无遗。

对于谭清泉的到来,上岗时间不长的发射控制师、上士黄伟特别开心。他把这几天遇到的训练问题一股脑抛了出来:“精瞄时为什么一定要注意中间值的数据?”“真假零位有没有快速检测方法?”……谭清泉一一为他指点作答。

  记者注意到,进入每个操控间之前,谭清泉都要用手摸一摸安在门口的“铜把手”。他说,进入核心操作间之前,释放静电是一道必经程序,只有确保导弹武器的绝对安全,才能保证操作发射准确无误。

“老郭善于转换角色。”教导员周勇告诉记者。上任3年,郭洪海先后担任了营“圆桌砺剑会”会长、“教练员巡讲平台”台长、“蓝军班”班长……

在指挥间,谭清泉和营长余兴模围绕数据采集、动态图像传送、文电传输进行了深入交流。他一边看余营长操作,一边传授经验:数据采集要多点分析、文件传输可小群多路……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年近花甲的谭清泉,在该部兵龄最长、年龄最大,也是享誉第二炮兵的导弹专家,被官兵誉为导弹发射的“定海神针”。去年,在一次重大军事活动中,谭清泉担任技术总把关,从导弹整修、技术阵地准备到发射阵地准备,指导、跟踪了导弹发射全过程。大国长剑腾飞的那一刻,在指挥大厅现场观看的军委领导情不自禁地从座位上起立,带头鼓掌。

角色背后是郭洪海练兵打仗、带兵打仗的缩影。

记者注意到,进入每个操控间之前,谭清泉都要用手摸一摸安在门口的“铜把手”。他说,进入核心操作间之前,释放静电是一道必经程序,只有确保导弹武器的绝对安全,才能保证操作发射准确无误。

  不知不觉中,谭清泉在阵地巡查了两个小时。有人曾作过统计,在39年军旅生涯中,他平均每年待在导弹阵地上的时间达160多天,加起来超过6000个日夜。程东友心疼地说:“他的病就是这样累出来的。”

他牵头组织的发射架指挥长“圆桌砺剑会”,优化了2项11个流程特情处置方案;“教练员巡讲平台”使号手成长周期大大缩短,一大批优秀教练员脱颖而出;“蓝军班”更是让全营各个发射架随时能进战场接受对抗锤炼,单元号手复杂环境下特情处置能力有效提升。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年近花甲的谭清泉,在该部兵龄最长、年龄最大,也是享誉第二炮兵的导弹专家,被官兵誉为导弹发射的“定海神针”。去年,在一次重大军事活动中,谭清泉担任技术总把关,从导弹整修、技术阵地准备到发射阵地准备,指导、跟踪了导弹发射全过程。大国长剑腾飞的那一刻,在指挥大厅现场观看的军委领导情不自禁地从座位上起立,带头鼓掌。

  离开导弹阵地时,夕阳西下,丛林中,一道写有“砺剑”二字的警戒门赫然在望,墙壁左侧写着“岗位有我”,右侧写着“祖国放心”。

磨出千层茧,练就冲天翅。角色转换中,发射五营军事训练成绩节节拔高。近3年,该营“营营竞赛”“架架排序”成绩始终在全旅名列前茅。今年旅第一季度群众性练兵比武考核,发射五营综合考评名列第一,官兵个人成绩均达到良好以上。

不知不觉中,谭清泉在阵地巡查了两个小时。有人曾作过统计,在39年军旅生涯中,他平均每年待在导弹阵地上的时间达160多天,加起来超过6000个日夜。程东友心疼地说:“他的病就是这样累出来的。”

  望着缓步走出“砺剑门”的谭清泉,记者心里一动,这门、这人,不正筑起了守护祖国安全的铜墙铁壁?!(记者费士廷 特约记者蔡瑞金、吴天喜)

“五营官兵必须随时箭在弦上。”时刻备战的那根弦从郭洪海上任起就始终绷紧着。

离开导弹阵地时,夕阳西下,丛林中,一道写有“砺剑”二字的警戒门赫然在望,墙壁左侧写着“岗位有我”,右侧写着“祖国放心”。

2017年,火箭军为检验评估该旅“随时能战”能力素质,随机抽点了发射四营执行某实弹演训任务。出发前一天上午,四营人员装备物资整装待发。没有任何预兆,上级一纸命令临时导调调换发射五营前出执行任务。

望着缓步走出“砺剑门”的谭清泉,记者心里一动,这门、这人,不正筑起了守护祖国安全的铜墙铁壁?!

距离铁路输送出发时间不足24个小时,人员未收拢,装备物资未准备……五营并未出现慌乱情景,而是按照预案有条不紊地展开各项任务准备,第二天准时兵发高原,圆满完成实战化条件下火力打击演练。

时刻备战,随时待战。从今年年初至今,发射五营连续执行了3项任务,留营时间没超过半个月。执行任务官兵中近四成是满服役年限的士兵,没有一名士兵申请留营。

“就想跟着郭营长多干几天。”9名原本被营党委安排留营的满服役期士兵也申请参加任务。

是什么让官兵心甘情愿奋战苦练?“营长还有个角色,是发射五营家长。”该营士官长王志勇解释道,为了官兵一件小事,郭洪海可以跑断腿、磨破嘴。

“家长当好了,家庭才会和睦。”说这话时,铁汉郭洪海眼里满是慈爱。

“当好家长,最大的职责是带领大家打胜仗!”在郭洪海的带领下,该营率先实现常规导弹部队实战环境下集群控制发射,他个人也被评为火箭军一级发射营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