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国际
分类

选择针对北京,日经中文网

日期: 2020-03-18 09:56 浏览次数 : 176

图片 1

      澳大利亚执政党自由党的党首出现更迭,就任总理的马尔科姆·特恩布尔(60岁)的新内阁于9月21日启动。称前总理阿博特“未能发挥必要的领导能力”的特恩布尔将国防部长凯文·安德鲁斯(KevinAndrews)等与阿博特同为保守派的多人排除出了内阁。特恩布尔被视为是承认同性婚姻、支持共和制的自由的稳健派。前总理阿博特的亲日外交姿态和防卫政策将多大程度被特恩布尔修正呢?       内阁成员面孔焕然一新      “这将是重生”,新任总理特恩布尔强调将与阿博特前政权诀别。新内阁更换了一半的成员,面孔焕然一新。负责跨太平洋经济合作协定(TPP)谈判的贸易和投资部长罗布和外长毕晓普虽被留任,但财政部长和就业部长等主要内阁成员被更换。以日本投资额较高的昆士兰州为政治活动基础、同时与进驻日本企业关系紧密的工业科学部长伊恩·麦克法兰也未能留任。女性内阁成员从2人增加到了5人,成员年龄层上的新老更迭也得以推进。 21日上台的新内阁启用了女性和年轻人(堪培拉,AAP)       其中最出乎人们预料的人事安排是启用了名不见经传的参议院女议员佩恩(Maris Payne)担任新任国防部长。佩恩因此成为澳大利亚史上第一位女性国防部长。她于1997年进入政界,之后活跃于参议院的外交、贸易和防卫委员会,是一位政策通。前国防部长莱斯(Peter Reith)对佩恩给予了高度评价,称“这是基于实力做出的人事安排”。      此前就被认为是有力竞争人选的前教育与培训部长派恩(Christopher Pyne)被任命为工业、改革与科学部长。曾有担忧认为,如果他担任国防部长的话,在选定由日本、德国和法国参加的澳大利亚的“新一代潜艇”共同开发伙伴的中立性将受到质疑,可能成为政治斗争的火种。      原因是,派恩的家乡是造船企业云集的南澳大利亚州。其立场是强烈要求在澳大利亚国内建造新一代潜艇。不过他今后也将负责产业政策,很可能继续主张在国内建造潜艇。      特恩布尔虽然并未露骨地强调要推进潜艇的国内建造,但是为潜艇的国内建造铺路的做法展现出其良好的平衡感。       澳大利亚政府宣布“将从性能、价格和国内就业这3点出发决定谁将参与新一代潜艇的共同开发”。着眼下届大选,作为国内舆论对策,特恩布尔提出将重视就业。      不过,评价的标准模糊不清、政治性因素较强。如果选择日本,将如前总理阿博特所愿深化日美澳合作,但是必将招致将其视为潜在威胁的中国的反对。      “必须慎重开展外交、保持平衡”,特恩布尔9月21日在就任仪式结束后接受了ABC电视台的采访,他在谈及与中国的外交方针时如此表示。他同时强调“中国的崛起应避免打乱地区的安全保障与和谐”,同时称“中国在南海填海造地将致使小国向美国求援,这将对中国外交产生反效果”。      毕晓普外长在前政权执政的2013年底,就中国单方面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曾表示强烈抗议。但是,特恩布尔的发言与毕晓普的发言明显存在温度差。特恩布尔表示“中国应采取符合自身利益的行动”,呼吁中国保持克制,但是并未直接批评中国,仅表示“因为这不利于中国的繁荣和外交”。      特恩布尔有个中国儿媳  事实上,特恩布尔与中国的“缘分”并不浅。1994年,作为商人的特恩布尔与河北省以及该省的张家口市合资开展锌矿山开发。2014年,他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发表演讲时回忆称,“对于通过矿山开发对中国的发展和繁荣作出贡献感到骄傲”。虽然他解释道“很久以前已不再是股东”,但据称相关公司已发展为拥有700名员工的规模。      21日,在堪培拉举行首次内阁会议的特恩布尔总理(中间,AAP)   另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报道,特恩布尔还有一个中国儿媳。其子亚历克斯(Alex Turnbull)与中国一位要人的女儿结婚,这位要人也曾是中国共产党员,并曾为中国政府提供建议。  前总理阿博特将日本称为“亚洲的朋友”,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迅速加强了安全保障方面的关系。中国媒体对于取代阿博特担任总理的特恩布尔表示出欢迎。  特恩布尔在8月6日的澳中商务论坛上发表的演讲更是博得了中国方面的欢心。他指出,“今天是广岛被投下原子弹70周年。广岛和长崎有25万人死亡,但在第2次世界大战中,有1000万中国人失去生命”。同时明确表示“不应忘记澳大利亚和中国在对日战争中曾是同盟国,这非常重要”。     特恩布尔外交将转向亲华?  澳大利亚智囊组织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兼职研究员马尔科姆·库克(Malcolm Cook)提出看法称,“(在特恩布尔政权)日澳关系的发展速度或将放缓”。“阿博特与安倍私人关系密切,作为保守派政治家,两人价值观相似,但特恩布尔更加重视现实利益”。同时预测称难以出现像“安倍·阿博特”、“小泉·霍华德”时代那样的密切关系。  但是,认定特恩布尔政权将转向亲华仍为时尚早。库克分析称,“为避免招致中国的反对,将谨慎采取行动,但很难想象会弱化与美日的战略性合作关系”。   其作出如此分析的依据是特恩布尔留任了推动与中日韩达成自由贸易协定(FTA)的贸易和投资部长罗布,以及外交部长毕晓普。以经济外交作为重点、在作为主要贸易伙伴的亚洲地区获取实际利益的姿态估计不会改变。1 2 下页 >>

当地时间2016年2月18日,澳大利亚堪培拉,澳总理特恩布尔于13日公开新内阁成员名单,并将这一届新内阁形容为“人才济济、经验丰富、长久持续且创新进取”的一个全新团体。 特恩布尔表示,当前的联盟党需要“转型、改变以及全面的改革”。为此,他在尽其所能保证老的内阁成员能在新内阁各尽其职的同时,也注入新血,为内阁带来更多全新的改变。 新内阁共有6名女性内阁成员,除了新上任的纳什之外,还有外交部长毕晓普(Julie Bishop)、副财长奥德维尔(Kelly O'Dwyer)、国防部长佩恩(Marise Payne)、卫生部长莱伊(Sussan Ley)、女性事务部长卡什(Michaelia Cash)。  (东方IC版权图片 请勿转载)

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网站4月18日发表题为《澳大利亚不应为“支点”计划付出代价》的文章称, 管美国的外交政策是对是错,作为其顺从的“仆人”澳大利亚选择针对北京,要求其在亚太地区保持和平。这种虚伪令人震惊。想想下列事情哪个发生在先:美国推行“亚洲支点”计划(即“包围中国”);还是中国通过建造人工岛屿,增加其在南海地区的前沿防御姿态?

文章称,对我们来说,哪个发生在先:美国鼓励日本重整军备和日本民族主义开始抬头;还是搅动处于休眠状态的钓鱼岛争端?

文章称,《中国日报》对特恩布尔的警告——要求其在澳大利亚最大的经济利益和帮助美国构成包围圈之间仔细抉择——看起来似乎是一个合理的声明。这听起来比2011年奥巴马宣布实施亚洲“支点”计划以来堪培拉的官方态度和大多数澳大利亚媒体普遍承认的观点更合乎情理。

■然而澳大利亚已经:

——通过欢迎美国海军陆战队常驻达尔文,实际上在两党基础上把自己拖下水;

——在美国的命令下,派出澳大利亚皇家空军的飞机前往有争议的南海岛屿附近;

——公开支持加强日本军火行业以及加强澳大利亚与日本的军事合作,澳总理还大力推动购买日本潜艇;

——在加入中国发起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问题上犹豫不决,让自己陷入尴尬境地。最终澳大利亚在大多数西方和东方国家之后加入,令澳错失亚投行内部的一个高层职位。亚投行承诺为重大地区基础设施发展提供资金,澳大利亚应该乐意在这个机构中发挥作用;

——让极其鹰派的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在澳大利亚发表演讲,指责中国的邪恶意图,前者显然对我们应该执行怎样的亚洲政策发号施令;

——加入美国发起的将中国排除在外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充当拉拉队队长,却不考虑这个协定对我们的价值有多大;

——声称日本是我们在亚洲的最好朋友;

——在向《铀不扩散条约》的非签署国提供铀的问题上,抛弃以前的原则,以便和美国与印度拉近关系的努力保持一致,作为美国对华政策的一部分;

——发表另一份国防白皮书,声称中国是我们主要的潜在敌人。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