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国际
分类

中国同意联合国成员国使用中国空间站,茂名新闻网

日期: 2020-03-14 13:51 浏览次数 : 67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资料图:神舟十号与天宫一号自动交会对接成功的模拟画面。

美媒称,欧洲航天局局长约翰-迪特里希韦尔纳说,尽管美国国会继续强烈反对,但他已再次提议邀请中国参与国际空间站项目。

图表:中国空间站未来结构示意图。(新华社记者 曲振东 编制)

中国载人空间站效果图

  参考消息网8月2日报道 日媒称,中国政府已与联合国外层空间事务厅(UNOOSA,总部位于维也纳)达成协议,同意今后向联合国成员国提供使用力争2022年前后建成的中国载人空间站的机会。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7月15日报道,韦尔纳在英国法恩伯勒航空展上对媒体说,我们真的不应该对中国关上合作的大门。他补充道,尽管中国正在建造自己的空间站,但他最近与北京官员交流时发现,他们仍对开展一些合作持开放态度。

(参考消息网8月2日报道)日媒称,中国政府已与联合国外层空间事务厅(UNOOSA,总部位于维也纳)达成协议,同意今后向联合国成员国提供使用力争2022年前后建成的中国载人空间站的机会。

日媒称,中国政府已与联合国外层空间事务厅(UNOOSA,总部位于维也纳)达成协议,同意今后向联合国成员国提供使用力争2022年前后建成的中国载人空间站的机会。日本共同社7月28日报道称,据悉,中方将主要向未拥有太空技术的发展中国家提供使用机会,可能意在通过开放本国的空间站当作全新国际合作舞台,以彰显作为太空大国的存在感。

  据共同社7月28日报道,据悉,中方将主要向未拥有太空技术的发展中国家提供使用机会,可能意在通过开放本国的空间站当作全新国际合作舞台,以彰显作为“太空大国”的存在感。

韦尔纳说,他与美国航空航天局局长查尔斯博尔登讨论过中国参与国际空间站项目的可能性,但美国国会甚至禁止NASA与北京官员提及这件事。

据共同社7月28日报道,据悉,中方将主要向未拥有太空技术的发展中国家提供使用机会,可能意在通过开放本国的空间站当作全新国际合作舞台,以彰显作为“太空大国”的存在感。报道称,目前使用的太空基地是日本、美国、俄罗斯等中国以外的15国家加入的国际空间站,但2024年起的使用计划尚未敲定。

报道称,目前使用的太空基地是日本、美国、俄罗斯等中国以外的15国家加入的国际空间站,但2024年起的使用计划尚未敲定。

  报道称,目前使用的太空基地是日本、美国、俄罗斯等中国以外的15国家加入的国际空间站,但2024年起的使用计划尚未敲定。

韦尔纳说:我理解美国方面有些很严格的政治限制。但韦尔纳随后补充说,我个人的观点是让我们看看能做些什么,以避免轨道上同时出现两个互不相干的空间站。

■欧洲有求于中国

欧洲有求于中国

  欧洲有求于中国

报道称,目前,欧洲航天大国面临的预算压力上升,促使欧洲航天局考虑提议与华盛顿,甚至可能与北京共同分担航天项目成本。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7月15日报道,欧洲航天局局长约翰-迪特里希·韦尔纳(Johann-Dietrich Woerner)说,尽管美国国会继续强烈反对,但他已再次提议邀请中国参与国际空间站项目。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7月15日报道,欧洲航天局局长约翰-迪特里希韦尔纳说,尽管美国国会继续强烈反对,但他已再次提议邀请中国参与国际空间站项目。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7月15日报道,欧洲航天局局长约翰-迪特里希·韦尔纳说,尽管美国国会继续强烈反对,但他已再次提议邀请中国参与国际空间站项目。

韦尔纳乐观地估计,国际空间站的使用寿命将至少能延长到2024年。

韦尔纳说,他与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局长查尔斯·博尔登(Charles Bolden)讨论过中国参与国际空间站项目的可能性,但美国国会甚至禁止NASA与北京官员提及这件事。韦尔纳说:“我理解美国方面有些很严格的政治限制。”但韦尔纳随后补充说,“我个人的观点是‘让我们看看能做些什么’”,以避免轨道上同时出现两个互不相干的空间站。

韦尔纳说,他与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局长查尔斯博尔登讨论过中国参与国际空间站项目的可能性,但美国国会甚至禁止NASA与北京官员提及这件事。

  韦尔纳说,他与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局长查尔斯·博尔登讨论过中国参与国际空间站项目的可能性,但美国国会甚至禁止NASA与北京官员提及这件事。

资料图片:国际空间站11月2日迎来载人飞行15周年纪念日。国际空间站于1998年11月开建,共有15个国家参与。2000年11月2日,来自俄罗斯和美国的3名宇航员进入空间站,成为空间站的第一批长住居民。据美国航天局统计,空间站已接待了45批宇航员共计220多人,他们完成了180多次太空行走,进行了1760多项科学研究,发表了1200多篇科学论文。新华社 路透

报道称,目前,欧洲航天大国面临的预算压力上升,促使欧洲航天局考虑提议与华盛顿,甚至可能与北京共同分担航天项目成本。

韦尔纳说:我理解美国方面有些很严格的政治限制。但韦尔纳随后补充说,我个人的观点是让我们看看能做些什么,以避免轨道上同时出现两个互不相干的空间站。

  韦尔纳说:“我理解美国方面有些很严格的政治限制。”但韦尔纳随后补充说,“我个人的观点是‘让我们看看能做些什么’”,以避免轨道上同时出现两个互不相干的空间站。

■中国将建"经济适用型"空间站

报道称,目前,欧洲航天大国面临的预算压力上升,促使欧洲航天局考虑提议与华盛顿,甚至可能与北京共同分担航天项目成本。

  报道称,目前,欧洲航天大国面临的预算压力上升,促使欧洲航天局考虑提议与华盛顿,甚至可能与北京共同分担航天项目成本。

埃菲社4月24日曾报道称,中国正在研究如何在未来任务中回收和重复利用载人飞船,以便为它雄心勃勃的太空计划降低成本,该计划内容包括在2020年前后发射火星探测器。报道称,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总设计师周建平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下一个发展目标就是回收和重复利用载人飞船,希望我们的航天发展事业在成本利用方面能够更加有效”。

中国将建经济适用型空间站

  中国将建“经济适用型”空间站

埃菲社4月24日曾报道称,中国正在研究如何在未来任务中回收和重复利用载人飞船,以便为它雄心勃勃的太空计划降低成本,该计划内容包括在2020年前后发射火星探测器。

  埃菲社4月24日曾报道称,中国正在研究如何在未来任务中回收和重复利用载人飞船,以便为它雄心勃勃的太空计划降低成本,该计划内容包括在2020年前后发射火星探测器。

报道称,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总设计师周建平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下一个发展目标就是回收和重复利用载人飞船,希望我们的航天发展事业在成本利用方面能够更加有效。

  报道称,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总设计师周建平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下一个发展目标就是回收和重复利用载人飞船,希望我们的航天发展事业在成本利用方面能够更加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