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国际
分类

核战争没有赢家,美媒称俄正研发新型战术核武

日期: 2020-02-29 20:22 浏览次数 : 141

图片 1

图片 2

参考消息网1月8日报道据美国华盛顿自由灯塔网站2017年12月13日报道称,据五角大楼官员说,俄罗斯正积极加强核力量,预计到2026年将部署一支总数达8000枚弹头的核力量,并对深层地下掩体进行现代化。

  3月4日,普京宣布俄罗斯正式退出《中导条约》,作为对美国暂停履约的回应。此前,俄罗斯已经作出暂停履约,提出短、中程导弹发展计划,以及发展和部署高超音速导弹等宣示。同时公布了核动力鱼雷“波塞冬”的发展计划,展示了其优越的性能。这不仅是对美国暂停履行《中导条约》的反应,同时也是对特朗普政府重新加强核武备的重要反击措施。

资料图:RS-12M“白杨”(Topol)(北约代号:-SS-25 Sickle“镰刀”)洲际弹道导弹模型封绘。

第一冲锋号作者:刺客

报道称,这8000枚核弹头既包括大型核弹头,也包括数千枚新型低当量和极低当量的核弹头,以规避军控条约的限制,并支持俄军在战争初期使用核武器的新军事理论。

  举措失当

外媒称,俄罗斯瓦尔代俱乐部项目负责人德米特里·苏斯洛夫认为,五角大楼的新核态势评估报告或导致的不仅是新核军备竞赛,还有尖锐的军事危机。

美国最近在核武器领域上可谓是动作不断,为海军核潜艇部署W76-2战术核武器、将用于战略核打击的洲际导弹装上常规弹头,用于发展“60分钟内打击全球任何目标”的“常规快速攻击导弹”。更令外界担忧的是,美国政府此前所炮制的“核态势评估报告”,在强调发展用于战术打击的低当量核武器的同时,还刻意降低核武器的使用门槛。对此,有核军控人士警告称“美国此举很容易引发核对抗危机”。

除了扩充其核弹头以外,俄罗斯还在加强地下指挥控制设施,以备爆发核战争时使用。

  1年多前,特朗普政府公布的《核态势评估》报告在核武器发展上展示出非常明确的进取态势。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核国家之一,美国一直以难以承受潜在代价为由,拒绝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在新的《核态势评估》报告中,更是将使用核武器的政策放宽到了即使美国遭遇的攻击是非核攻击,只要受攻击目标为美方重要网络和电力供应系统等关键基础设施、核武器部队及指挥所,以及造成大规模死伤,美方即可动用核武器还击。这实际上是为美国在各种威胁和损失条件下使用核武器,基本放开了手脚。

据俄新社2月2日报道,这位专家指出,近四年来俄美对抗主要在政治、信息和经济领域发展。在军事领域对抗程度最小。不过苏斯洛夫认为,新核态势评估报告中“核武器方面的政策有质的变化”。

然而,美国政府似乎听不进去外界的警告,执意在挑起与其他有核国家核对抗危机的道路上,又迈出一大步。据《参考消息》最新报道称,根据特朗普政府《核态势评估报告》大纲,在下一财年中,将有177亿美元的预算被用于核武器现代化。此外,还有1.1亿美元拨款被用于继续研发能够携带核武器的F-35战斗机。

报道称,一位官员说,这种惊人的核武库扩张表明,俄罗斯正在准备摆脱现有军控条约——包括2010年签署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和1987年签署的《中程核子武器条约》——中有关核力量的限制。由于试验一枚非法的地面发射巡航导弹,美国指责俄罗斯违反了《中导条约》。

  特朗普政府核战略的另一重要改变,是发展低当量战术核武器和研制新型核武器,为实战使用战术核武器和进行大规模核打击提供更多的选项。战术核武器包括核地雷、核炸弹、核深水炸弹、核弹道导弹、核巡航导弹、核航空炸弹等多种类型。

这位专家撰文警告,“鉴于目前俄美对抗极为不健康的性质,首先特朗普政府无力与莫斯科进行正常对话,从而不能就对国际安全而言最重要的议题进行磋商,比如网络安全和核军备管控。由于美国内政局势,白宫的新方针可能导致的不仅是新核军备竞赛,还有尖锐的军事危机,引发俄美间的直接军事冲突甚至核升级”。

这笔巨额预算除了用于改进美军战略导弹和核潜艇外,更多的都将用于发展低当量核武器、以及这些战术核武器的投射平台领域上。这就足以说明一个事实,美国政府已经铁了心通过部署、甚至计划在作战中使用战术核武器打击对手等举措,迫使对手也不得不通过发展和部署类似的武器,以平衡来自美国的核优势,从而挑起美国与其他有核国家之间的核军备竞赛。

新的评估报告还表明,俄罗斯正在计划在未来的冲突中双管齐下,把常规力量与核力量融合使用,使美国更加难以把核武器作为一种有效的威慑手段。

  特朗普政府发展战术核武器的举措之一,是为现役“三叉戟II”潜射弹道导弹研制新型低当量核弹头。美军现役“三叉戟II”潜射导弹可携带的核弹头,既可以是战术级弹头,也可以是战略级弹头,装药当量可从数千吨到20万吨。升级版的“三叉戟II”D5导弹型,可携带分导式战术核弹头,射程4000海里,将服役到本世纪40年代。

苏斯洛夫将上世纪60年代的古巴导弹危机和1983年的导弹危机作为类比。

按理来说,美国军队是目前世界范围内唯一独步全球的超级军队,没有必要挑起核军备竞赛。可事实却是,首先挑起核军备竞赛的不是俄罗斯等常规实力不如美国的国家,反而是美国自己。

有关俄罗斯加强核力量的这一消息的最新披露,是五角大楼正在分析研究的一些细节内容的一部分,也是美国《核态势评估》的一部分。

  在研发新型核武器方面,特朗普政府延续重点发展海基核力量的政策,始终将潜射核导弹看作是最主要、最安全的战略力量,目前的重点项目是发展新型海基核巡航导弹。

这位专家认为,美国核态势评估的主要变化可以归结为,特朗普政府提高核武器作用和在国防战略中对其的重视。而奥巴马和小布什政府力求降低对核武器的重视。

拥有世界上最厉害常规军力的美国,之所以主动挑起核军备竞赛,除了美军在高超音速武器领域上远远落后于俄罗斯等因素之外。还有另要一种原因,那就是作为华盛顿维持全球霸权地位主要力量的美国海军,太让白宫决策者们感到失望了。

预计评估报告得出的结论将在特朗普总统向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发表国情咨文的前后予以披露。

  原因复杂

报道称,美国的新政策旨在首先在欧洲和亚洲研发和部署新型“小杀伤力”非战略(战术)核武器及运载工具,首先是装备核武器的海基巡航导弹。第二个令人担忧的情况——动用核武器的条件被模糊,至少与2010年的核态势评估相比。

曾经作为世界上规模最庞大、战力最强悍的美国海军,在特朗普“英明”的领导下,现在已经沦落成为一支百病缠身的问题舰队。据《环球时报》最新报道称,在执行“最佳舰队响应计划”多年后,根据美海军最新发布的公开声明显示,这项计划在很多方面上都失败了。船只在港时间占比太长、能够出海的人力不足等问题尤为严重。对此,美海军参谋部认为,这是海军在制定计划上的无能。

报道称,2017年夏天,特朗普在2017年7月20日召开的一次国家安全官员会议上呼吁大幅增加美国核武库的规模。

  特朗普政府重新强化核武备的最主要原因,仍然是借重核武器的极限毁伤能力。特朗普是彻底的实用主义者,他认为在美国军力无与伦比的当下,没有哪个对手可与之展开势均力敌的核军备竞赛,强化核武备可以收到实战和威慑的双重功效。

苏斯洛夫表示:“此次的文件指出,美国允许动用核武器,以回应针对美国本身及其盟友乃至美国‘伙伴’的非核攻击。除了美国公开称作对手的国家,任何国家都可被算作‘伙伴’……这是否意味着,华盛顿今后若遭到安全威胁,将严肃考虑动用核武器?”

所谓的“最佳舰队响应计划”,其目的就是实现更加稳定的部署周期,让水兵及其家庭的生活更有计划,并试图让所有战舰得到更好的维护、以及在部署前准备的时候能够配齐人员。然而,据美国《防务新闻》援引美国政府官员和专家的话报道称,目前美国海军只有35%左右的战舰,可以按时完成维护、以及配齐足够的人员,这是令人无法接受的。

特朗普谈到了美国的核武库和核力量正在老化。他说:“我希望进行现代化和重整……它必须处于最佳状态。”

  冷战结束后成为一超独霸以来,美国习惯于在各个军事领域追求自己的绝对优势和安全。而由于新技术群具有多元性和开放性特点,美国实际上不可能垄断所有领域并具有领先优势,其他大国在某一领域的发展和显著进步,使得在一些新技术的发展及军事应用上,美国难以全面保持垄断性绝对优势。

苏斯洛夫认为,最主要的问题是莫斯科和华盛顿没有能力“启动虽不友好、但正常的对话——就像上世纪60-80年代时那样”。

事实上,美海军“最佳舰队响应计划”之所以执行失败,并造成舰队出勤率被严重降低的主要因素,就是特朗普上台之后反复无常的军事战略所致。由于近年来美国海军按照总统的指令,同时在中东、欧洲和亚太等热点地区进行大规模高强度的部署行动,导致近年来美海军撞船、坠机事故接连不断。

美国核力量的现有态势是前任总统奥巴马在2010年的一份评估报告中确定的。这份报告建议减少核武器的作用和核武库的规模。

  如在超高音速武器发展上,俄罗斯就展示出强劲的发展势头。俄罗斯的“匕首”以米格-31战斗机挂载,起飞升空后投放,速度高达10马赫。“前锋”高超音速滑翔弹头由洲际弹道导弹携带投放,洲际导弹在末段的飞行速度本来就在20倍音速以上。俄罗斯国防部表示,“匕首”和“先锋”已分别进入战斗值班状态和量产阶段。

另据美国《防务新闻》周刊网站2月2日报道,美国军备控制协会的分析师金斯顿·里夫并不认为美国和俄罗斯的核武器存在“巨大差距”。他说:“考虑到美国和北约常规部队具有总体优势,而俄罗斯最忌惮的就是这个,所以提高而不是降低动用核武器的门槛,才符合美国的利益。也就是说,要继续投资维持并在必要时扩大我们的常规部队,而不是制造更多可用的新核武器。”

而长时间处于高度紧张状态的部署环境,无法得到有效休整和缓解,也给美海军人员的生理和心理带来极大的困扰。这种结果所引发的美海军内部丑闻频传,给美海军的战斗力、以及正常的部署和作战行动带来严重的影响。这也就是目前美海军仅有35%左右战舰,能够按时完成出海部署任务的一个主要因素。

奥巴马削减核力量是依据这样的评估结论而做出的决定,即,俄罗斯等国构成的核威胁已经显著降低,而且美国和俄罗斯已不再被对方视为敌人。目前许多官员认为这种结论是错误的。

  “匕首”和“前锋”融入机动变轨和高精度打击等先进技术之后,可有效突破美国当前及未来一段时间可能发展的任何防空反导系统。这就使得美国花费巨资发展的“爱国者”“宙斯盾”“萨德”等导弹防御系统“武功尽废”。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约翰·海顿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听证会上坦白表示,美国“没有能力”与其对抗。

在目前多个潜在对手因为在高超音速武器领域上迅猛发展,给美国军队造成致命性威胁的同时。作为华盛顿维持全球霸权中坚力量的美海军,却又因为制定计划的无能,造成海军舰船出勤率被严重削弱的后果,让美国维持全球霸权的主要根基被严重腐蚀,从而无法实现对战略竞争对手的有效遏制。

因此,奥巴马政府将其战略核威慑和战争政策建立在过时的假想上,即美俄发生军事对抗的可能性已大幅降低。

  5G通信技术的闪亮登场,以高带宽和大容量数据传输,使战场信息传输的带宽和容量“瓶颈”迎刃而解;其划时代的超高速传输能力,可以实现从统帅部到战场单兵和作战平台的时延最小化,基本实现实时反应;融入大数据、人工智能、移动网络、云计算等技术之后,可以实现万物互联、高速数据处理、智能辅助甚至机器自主决策,人与机器人甚至基本由机器人自主作战的全新战争形态呼之欲出。

在这样的背景下,特朗普政府冒着与对手发生核军备竞赛的风险,通过部署战术核武器、来平衡与对手在军事博弈中所存在的缺陷的行为,也就不难理解了。

然而,自2010年以来,俄罗斯等国一直用新式核武器和运载系统稳步加强它们的核力量,尽管伊朗还是个“局外人”。许多专家认为,在未来10年或更早些时候,一俟伊核协议中规定的限制到期,伊朗最终将决定建一个核武库。

  由于技术成分的多样性和内涵的复杂性,美国很难包揽所有的技术创新,更不可能具备所有技术的垄断性优势。美国为此所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和不适应,是其在应有的心态转变方面遭遇障碍所致:一方面是失去垄断优势后心有不甘,另一方面自身的“惊恐”也被放大了。

报道认为,美国的新的态势评估在一定程度上是推翻过时的奥巴马时期的评估。

  与此同时,特朗普在对待二战后以美国为首的全球军事联盟体系上,采取的是与历届前任不同的政策。上任以来,特朗普一再指责北约和亚太地区盟国在防务费用上分担不够,而在贸易上又大占美国的便宜。于是,特朗普政府一方面在贸易政策上将盟国与其他贸易伙伴一视同仁加征关税,另一方面催逼北约盟国提升军费所占本国GDP的比例,与亚太地区盟友日本、韩国在美军驻军费用上锱铢必较。这一系列做法,必然导致盟国与美国之间产生离心倾向。

报道称,俄罗斯的核力量——新核弹头、导弹、战略轰炸机和战略核潜艇正在急剧增加。这种核现代化被认为更加可怕,因为它与俄罗斯新的战略理论结合起来。而新的战略理论要求在发生任何常规战争时迅速使用核武器。

  法、德开始着手组建欧洲联军,倡议“欧洲防务一体化”。德国一直不顾特朗普“给俄罗斯输血”的严厉指责,坚持大量采购俄罗斯的油气资源。在最近召开的慕尼黑安全会议期间,美国副总统彭斯传达总统特朗普的意见,要求德国派遣军舰去往俄罗斯与乌克兰的争议地区刻赤海峡,由于此举具有向俄罗斯示威的含义,被德国总理默克尔当场拒绝。另外,北约盟国土耳其不顾特朗普的一再反对,即使美国拒售F-35,也坚持采购俄罗斯的S-400防空系统。据最新消息,特朗普要求美国驻军所在国,支付美国驻军“成本外加50%”的“保护费”。这将使得这些国家的美国驻军,在某种意义上具有“雇佣军”的性质。果真如此,美国与盟国的关系会更加复杂化,联盟的凝聚力有消释虚化的危机。

这8000枚核弹头将包括目前部署在远程机动导弹上的大型弹头和潜艇发射导弹上的大型弹头。

  在技术上失去垄断性优势的焦虑感和与盟友关系紧张所导致的离心倾向,都会加剧特朗普的危机感,在一再提升军费加强常规军备的同时,核武备可能成为特朗普越来越重要的心理支撑。

所谓新,是指俄罗斯庞大且不断增加的小型核弹头力量。它们将被部署在新的中短程导弹上,包括陆基SSC-8巡航导弹和SS-N-27“口径”反舰和对陆攻击导弹。

  后果严重

此外,俄罗斯正在研发新的创新型核武器,其中包括当量极低的核武器。它们将被装在精确制导导弹上发射出去。

  有一个说法很经典:我们不知道核战争的结果是什么,但我们知道核战争之后不会再有战争。可以肯定的是,核战争没有赢家。美国加强核军备将导致非常严重的后果。

报道称,自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俄罗斯的武器研究人员一直在研究这些先进的核武器。它们包括精确打击型核武器;几乎不产生放射性尘埃的“干净武器”;不需要核爆来引爆的纯聚变核武器;还包括用辐射而不是大爆炸杀伤的中子弹、摧毁电子设备的电磁脉冲武器、X-射线和伽马射线武器。这些武器的爆炸威力从10吨TNT当量到1000吨TNT当量不等。

  一是引发核军备竞赛。作为美国暂停履行《中导条约》以及特朗普政府加强核军备的反击措施,俄罗斯以视频方式展示了核动力鱼雷“波塞冬”。

这些小型核武器也将装备卫星导航设备,以使其打击精度在几英尺以内,而且还能够在爆炸前钻地。

  “波塞冬”最大速度可达每小时200公里,潜深达到1公里,超越世界上所有潜艇的最大潜航深度。由于它靠核动力推进,因此潜航和打击距离没有限度,可以抵达地球上的任何海域和任何地点,被称为“不可防御的武器”。

2010年美俄签署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限制两国最多只能保有1550枚核弹头。但该条约并没有限制战术核武器,这就促使俄罗斯发展小型核武器。

  其实,早在冷战时期,苏联就有针对美国的T-15核鱼雷计划。T-15虽无核动力推进,但里程仍可达上千公里,搭载一枚当量超过1亿吨的氢弹。其主要使命,就是对美国沿海大城市发动战略打击,并可造成强地震、超级海啸等自然灾害,从根本上打击对手的战争意志。

俄罗斯的战术核武器储备估计在3300枚到5700枚之间,最高则估计有10000枚。

  核动力鱼雷“波塞冬”可携带常规弹头和核弹头,俄罗斯已明确表示,“波塞冬”携带常规弹头的可能性不大。携带核弹头的“波塞冬”,可成为陆基弹道导弹、战略轰炸机发射航弹、潜射弹道导弹“三位一体”核反击体系之外的另一种核打击手段。

美国国务院在2017年10月发布的报告说,美国部署有1393枚战略核弹头,俄罗斯部署有1561枚。根据美国国会研究局的报告,美国的非战略核武器储备大约有760件,包括部署在欧洲的约200件。

  二是给朝核问题解决增加不确定性。朝鲜进行核开发的初衷,是弥补常规军力的不足,以维护其国家安全。当前,朝鲜去核和朝鲜半岛无核化是地区国家和全球安全的共识。核大国裁减核军备的大环境,无疑是对事关朝鲜去核和半岛无核化当事国的道义压力。作为这一重大议题的当事国,美国一方面要求朝鲜实现不可逆转的去核,另一方面加强自身的核军备,就在道义上有“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之嫌。

核武器专家詹姆斯·豪说,他也估计俄罗斯在今后6年里将拥有至少8000枚核弹头,这要看它把多少核弹头装在导弹上。

  三是使世界重新笼罩在更加浓厚的核阴影之下。核武器是人类面临的来自人类自身最大的危险,导弹是搭载和投送核武器的主要载体。自美俄(苏)系列削减核武器条约和《中导条约》签署以来,人类在核平衡下,享受了几十年的大体和平时间。

譬如,俄罗斯总统普京2012年说过,到2022年俄罗斯将生产400枚洲际导弹,它们会全部装备6到10枚核弹头。

  随着美国宣布暂停履约和俄罗斯宣布正式退出,《中导条约》获得挽回的希望非常渺茫。在美俄所有的射程在500公里至5500公里的导弹中,有诸多型号既可搭载常规弹头,也可搭载核弹头。

豪认为,俄罗斯在未来几年将很有可能采取混合战术,即将装载高、中、低当量核弹头的武器与网络、太空、防御和能够避开美国防御的非核力量整合部署,并涵盖其所有的战略目标。

  据国际权威军控机构的综合评估,目前美国大致拥有500件战术核武器,其中约200件部署在欧洲,分布在比利时、德国、意大利、荷兰和土耳其的6个基地;其余部分存放在各美空军基地。俄罗斯的战术核武器大致部署了1000枚,其中陆军210枚,防空和防空反导部队166枚,空军334枚,海军330枚。数量上俄罗斯占优势,质量上则美军胜出,综合评估大底势均力敌。这些核弹头,有的本来就是核导弹,而使用常规导弹搭载核弹头,对于美俄这样的军事强国而言,也只在一念之间。

他说,这些弹头将由现有的导弹和战略轰炸机及4种新型洲际弹道导弹、2种新型潜射弹道导弹以及2种新型战略轰炸机来发射。

  无论什么原因,导致战争中的一方使用战术核武器,对方在一时难以评估所使用核武器当量的情况下,完全可能使用高当量核武器进行反击。这就使得核冲突不仅可能发生,还有循环升级的潜在威胁。这对于包括美俄在内的整个世界,都将是劫难。

豪说,俄罗斯主动和被动防御系统以及太空武器的加强“表明俄罗斯方面对核力量的作用有了非常不同的看法;已经应用了核弹头技术的进步,所以他们拥有具有政治和军事用途且可以一贯用于冲突目标的武器。”

  (作者单位:国防科技大学信息通信学院)

这些新情况也表明俄罗斯正在为打核战争做准备,以实现战略作战目标。

豪说,低当量精确核弹头的发展,表明俄罗斯正在周密考虑的核武器使用方式与美国所考虑的完全不同,这引出关于美国威慑能力的问题。

报道称,美国国防国防科学委员会在一份报告中称,美国应考虑加强本国低当量核武器的力量。这种情况要求美国国会取消禁止研发新的核武器的禁令。

国防科学委员会对奥巴马政府的臆想提出了质疑。奥巴马政府认为,美国降低核武器的作用,会带来其他国家的效仿。

报告称:“鉴于最近认识到敌人核能力与核理论的普遍威胁,的领导层正重新致力于加强国家的核威慑力。”

报告还说,:“简言之,‘核’仍然很重要,核是独一无二的,因此不能让核武器消失。”

报告称,俄罗斯打算使用低当量核武器对付北约的装备更加优良的常规力量,这是“以紧张对紧张”理论的一部分。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保罗·塞尔瓦上将在2017年8月发表讲话时说,美军需要一些不会造成大规模伤亡的小型核武器。

塞尔瓦说:“如果你拥有的全都是高当量核武器,而用它们应对一场低当量的核武器攻击,这仍算是一场核攻击。”他还说:“如果用常规武器进行回应,则很可能不会有那种所谓的威慑价值,‘即便你使用低当量核武器,我们也有多种应对选择’。”

这位空军上将说,如果一位总统的唯一选项就是动用会引起不必要的滥杀的高当量武器,“那就说明我们未给他提供一个应对核攻击的选项。”

报道称,据曾作为美国国防部核武器决策者之一的马克·施奈德说,几年前俄罗斯就有了发展精确低当量核武器的重大计划。俄罗斯媒体曾报道过,除了传统的高当量核弹头外,它已经在战略系统上部署了50到200件低当量核武器。

施奈德说:“我估计,到2030年,俄罗斯会把其战略核弹头增加到3000枚以上。据我统计,他们已经公布了22个核武器现代化计划,而且他们称新型导弹都是多弹头弹道导弹。”

他说,目前全球部署的战术核弹头的数量已从冷战时期降下来了,但仍有大约5000到6000枚。

俄罗斯军方吹嘘说其现有核力量大大超过了美军,这有可能诱使俄罗斯人对北约发动一场进攻行动,并动用他们的核力量以阻止北约做出应对。

一份源自2000年8月的撤销了密级的中情局情报备忘录称,俄罗斯当时正在计划研制当量很低的核武器。

而关于俄罗斯地下掩体,美国国防部官员称,俄罗斯的2个重要指挥控制中心以及一些较小的设施,现在也在进行现代化改造。这些设施包括位于莫斯科以东约850英里的乌拉尔山脉科斯温斯基山的地下秘密掩体。

报道称,科斯温斯基是俄罗斯主要的核生存指挥所。该指挥所内建有地下铁路系统,用于将俄罗斯领导人从莫斯科运到指挥所。另一个指挥所距莫斯科越850英里,位于乌拉尔山脉靠近的亚曼托山。

美国情报机构还发现俄罗斯在位于莫斯科以南约46英里的沃罗诺沃和距离莫斯科约34英里的沙拉波沃建有其他地下指挥掩体。

报道称,美国决策者们的另一大的担忧是俄罗斯正在研发的高速无人潜艇。这些潜艇将装备能够摧毁美国港口的大型弹头。《华盛顿自由灯塔报》曾在一篇报道中首次披露了五角大楼所说的“卡尼翁”型无人潜艇。

核问题专家豪估计,俄罗斯为了在未来发生核战争时能在战事“升级中占优势”,可能部署有数艘装有1亿吨当量级别的核武器的“卡尼翁”型无人潜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