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国际
分类

中导条约,美中导武器又有

日期: 2020-02-12 04:18 浏览次数 : 105

发展武器,压制对手,施压盟友——

原标题:退约后,美中导武器又有“大动作”

美退出《中导条约》欲一箭三雕

近日,美国空军在范登堡空军基地试射了一枚射程超过500千米的弹道导弹。五角大楼称,这是一枚常规弹头的陆基中程弹道导弹原型弹。

近期,美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宣布,该机构与美国陆军联合开展的“陆军战役火力”项目将开始竞标。按照此前美陆军项目主管的说法,“陆军战役火力”系统射程将达“499公里以上”,并暗示这种导弹射程可能在2200公里以内。毫无疑问,这是一种违反《中导条约》规定、美国不得研制和装备的陆基导弹。

科技日报记者了解到,这是美国今年8月2日退出《中导条约》以来首次试射中程弹道导弹,也是美军今年第二次试射违反《中导条约》的导弹。8月18日,美军进行了一次“战斧”巡航导弹地面发射试验,导弹攻击了500千米外的目标。

根据美方公布的文档显示,“陆军战役火力”项目主要任务是研制一种新型火箭助推系统及相关控制系统和地面发射系统,并配备此前美陆军和反导局委托桑迪亚国家实验室研制的高超声速滑翔器,其飞行速度可能达到6~7马赫,预计2022年左右进行全面测试。此前,美陆军曾称其为特殊“大炮”,特朗普宣布美国将退出《中导条约》决定后,美国防部先进项目局索性正式将“陆军战役火力”项目定性为“大型战术导弹”。

对此,远望智库特约研究员易方表示:“随着火箭推动技术的发展,对美国这样的军事强国而言,研制中程弹道导弹和陆基巡航导弹的难度都不是太大。要说有难点,主要是针对突破现代防空反导系统需求、弹道导弹的弹道设计和巡航导弹的巡航高度和姿态控制以及精确打击能力等,特别是针对移动目标的精确打击能力,这需要多维侦察监视系统和精准制导系统的有效配合。”

“陆军战役火力”项目彻底暴露美国的虚伪性。此前特朗普在宣布将退出《中导条约》时称,“俄罗斯没有遵守条约,因此我们将结束这一条约,发展武器”,并企图“甩锅”称第三方国家在研制装备中程导弹,所以美国“不打算作为唯一遵守条约”的国家。现在看来,这些不过是为美国研制高超声速中程导弹扫除障碍。

可能由MRT中程靶弹改进而来

除这一目的外,美国宣布退出《中导条约》还意在向俄罗斯施压。俄罗斯副外长里亚布科夫曾指出:“美国企图通过讹诈方式迫使俄在国际安全和战略稳定方面作出让步,我们对此表示不安和谴责。”他表示,美国之所以要退出《中导条约》,是因为该条约的存在“为美国落实其获得全面支配地位和军事霸权的路线造成麻烦”。俄新社则指出,美国早就谋求退出《中导条约》,主要动机是幻想建立单极世界。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强调,《中导条约》破裂将迫使俄罗斯为保障自身安全采取措施。俄总统普京近日也在军事议题会议期间提议,讨论俄罗斯有关美国打算退出《中导条约》问题的措施,并直言俄方肯定会回应美国的举动。

所谓中程弹道导弹,一般认为是射程在500—5500千米的弹道导弹。中程弹道导弹有很多特点,比如说弹道比较高、速度比较快、载荷比较大、突防能力强,特别是随着现代精确制导技术、多弹头技术和核弹头小型化等技术的发展,中程弹道导弹不仅可以核常兼备,还可以打击移动目标和坚固目标,因此是一类集战略战役战术用途于一体的、具有强大威慑力的武器。

另外,美国退出《中导条约》还有一个无法言说的目的,那就是向欧洲盟友施压。从某种意义上说,当年美苏签署《中导条约》,主要就是为保护美国在欧洲及远东地区的盟友安全,后者曾处于美苏对峙前沿,苏联大量的中程导弹对其来说如芒刺在背,《中导条约》的签署曾让他们稍感心安。特朗普上台以后,不断放出口风称,美国在军事安全上为保护盟友“花了太多钱”,这不公平,多次提出让他们交纳更多“保护费”。但有不少国家不愿或暂时不打算拿出更多的钱。美国宣布将退出《中导条约》,相当于告诉这些国家:如果不能满足美国的要求,最好想想《中导条约》撕毁后,一旦俄罗斯重新发展中导武器,这把“达摩克利斯之剑”重新悬到头上的滋味。这也是为什么对于美国计划退出《中导条约》的做法,除英国表态支持外,大多数欧洲国家都表达了担忧和反对的立场。德国《焦点周刊》刊文称,“特朗普再次牺牲了欧洲”,此举意味着“中程和中短程导弹的攻击范围将覆盖整个欧洲”。

历史上比较著名的中程弹道导弹有美国的“潘兴”系列导弹,以及苏联的SS-20“配刀”和SS-23“蜘蛛”等。其中,美国的“潘兴-2”圆概率偏差仅为30米,这样的命中精度至今都足以傲视群雄。

从以上美国退出《中导条约》三个目的来看,特朗普政府自私而鲁莽的决定,几乎等于打开了“潘多拉魔盒”盖子,不仅让冷战遗留下来的美俄核平衡体系被抽掉一根重要的支撑,而且可能引发新一轮军备竞赛,进而加剧国际社会在军事安全方面的紧张局势。特朗普可以为眼前利益不顾身后可能造成的“洪水滔天”,但美国如此任性妄为,真就不怕“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吗?

执行本次发射任务的美国空军范登堡基地发言人表示,诺斯罗普·格鲁曼创新系统公司是这次试射导弹“主要承包商”,开发工作始于2019年1月。

该公司主要由诺格公司2018年6月收购的轨道ATK公司组成。据称,诺格公司利用轨道ATK公司“猎户座”火箭助推器上的固体火箭燃料发动机来推动中程弹道导弹。媒体报道称,美国防务专家认为,美军本次试射的中程弹道导弹可能是由反导靶弹改装而来的,可能具备精确打击能力。

对此,易方表示:“要检验防空反导装备的性能,显然需要性能与之相配的靶弹或者靶机,而不同的靶弹或者靶机代表着不同的威胁平台。美军目前短程靶弹有MQM-8靶弹、GQM-163A超声速靶弹、GQM-1730A多级超声速靶弹、‘白羊座’靶弹、‘赫拉’靶弹等,中程靶弹有‘丧尸’‘风暴’、MRT、LRALT等,远程靶弹有E-LRALT、LV-2等,都可以轻易地改装成中导导弹。这次试射的中程导弹,很可能由前轨道ATK公司的MRT中程靶弹改进而来,这不仅反映了美快速发展中导武器的能力,还从侧面透露出其拥有其他先进中导武器的可能。”

美军具备快速发展中导武器的能力

其实美军可以改装成中导武器的平台和装备很多,第一类是察打一体无人机,如“捕食者”“劫掠者”等,其在作战效能和技术参数上相当于陆基巡航导弹;第二类是反导系统所使用的靶弹和靶机,只要更换弹头就可以改装为中程导弹;第三类是现有导弹,如“战斧”巡航导弹、AGM-86C空射巡航导弹、AGM-158B“联合防区外空地导弹”,射程都接近或超过1000千米;第四类是高超音速武器,美国已经有9个在研项目;第五类是“潘兴”中程导弹,虽然一度夭折,但重新利用也并非没有可能;第六类是新研中导武器,等等。

“目前除美陆军透露的‘远程精确火力’项目,以及计划在2022年前列装的‘远程高超音速’导弹外,还没有其他更正式且公开透露的详细规划,但可以肯定美军有着比较细致的计划。”易方说。

比如,美国媒体2018年曾透露,他们获得了一份2013年经美国国会授权但尚未公开的报告,报告显示美国防部2013年就已开始规划退出《中导条约》后陆军中远程武器发展的四大潜在方案。2019年3月,美国防部相关官员透露将生产一种潜在射程为1000千米的低空巡航导弹,以及一种射程约为3000—4000千米的弹道导弹的计划。在美国8月2日正式退出《中导条约》的当天,美国防部就宣布将全面研发此前受《中导条约》限制的陆基常规中程导弹。次日,美国防部长埃斯珀就表示“赞成”在“相对短的时间内”将美国的陆基中程导弹部署到亚洲地区。

“种种情况表明,美军具备快速发展中导武器的能力。”易方说。

中导武器竞争容易引发地区冲突

“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发展中导武器,在欧洲部署了防空反导系统。反观俄罗斯海基‘口径’系列巡航导弹和空基的Kh-55和Kh-101巡航导弹其实都可以改装为陆基型号。”易方指出,“俄罗斯也可以采取一种与美对等升级的方法,即美国研发我也研发,美国部署我就同等部署。总体来说,美单方面退约和发展中导武器,对未来的国际关系、国家安全和军队建设都将产生严峻而复杂的影响。”

实际上,美国推进部署中导的道路并不顺利。埃斯珀在8月3日发表上述言论后,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就表态称,不会在澳大利亚部署美国的中程弹道导弹。而韩国、菲律宾等国也明确表示了对美国退出条约的反对。韩国防部发言人表示,韩国不计划在其领土内部署美国的中程导弹。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也表示,菲律宾永远不会允许美国在菲领土上部署核武器和中程导弹。

对此,易方表示:“应该说,当今世界已经走到了一个战争与和平的十字路口,中导武器的军备竞赛不仅会加剧本已紧张的地缘关系,一旦中导武器竞争超过地区的承受能力,就可能会导致超过战争的‘临界点’而引发地区冲突。”在一个充满中导武器的世界,也将会导致战争的不可预测。

相关链接

什么是《中导条约》

《中导条约》规定,美苏双方将全部销毁和彻底禁止射程为500—1000千米的中短程导弹及射程为1000—5500千米的中程导弹。条约还规定为监督条约的遵守,缔约每一方都拥有就地核查的权利。根据条约,美苏双方将销毁2611枚已部署和未部署的中程导弹,其中,美国为859枚、苏联为1752枚。

该条约是战后美、苏裁军谈判历史上达成的第一个真正减少核武器数量的条约。它是美、苏在内政和外交上各有所需和相互妥协的产物。1991年苏联解体之后,《中导条约》被俄罗斯继承下来,成为美俄之间的一项条约。

条约的签订为紧张的冷战对峙带来了缓和,并让当时的欧洲松一口气。但是,条约所规定销毁的两国中程和中短程导弹的数量,只占美苏所拥有全部核武器实力的3%—4%。

此外,该条约并不限制空基和海基弹道导弹,而且其他拥有核武器的国家未加入该条约,包括美国的盟友法国和英国等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