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国际
分类

女工程师摘眼镜拽下肉,哪能面对

日期: 2020-01-28 12:16 浏览次数 : 189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该试验场进行寒区坦克性能试验

习主席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适应世界新军事革命发展趋势和国家安全需求,提高建设质量和效益,确保到2020年基本实现机械化,信息化建设取得重大进展,战略能力有大的提升。

  国产某型坦克在-37℃的大兴安岭进行适应性试验,考验装备在严寒条件下的机动性和可靠性。田宏亮摄  制图:侯继超

  这是令人动容的一幕——

陆军某装甲兵试验场,是为我军新型战车颁发“准生证”的单位,被誉为“铁骑包公”。“试验就是提前打一场未来战争。”该试验场党委用前沿作战理念及“对手思维”打造最真实的战场环境,用求实的作风担当装甲兵装备的“终审法官”,确保战车驶出试验场,就能上战场。

  任何新武器、新装备研发后,都必须经过一系列详细复杂的试验定型后,才能列装部队。装备的好坏,直接影响战争的胜负和军人的生命。

  这一天,陆军装甲兵某试验场正式从原总装备部建制转隶移交陆军领导机构。接到命令当天,他们就豪迈出征,千里迢迢奔赴林海雪原,对多型装甲新装备进行极寒试验。

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习主席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适应世界新军事革命发展趋势和国家安全需求,提高建设质量和效益,确保到2020年基本实现机械化,信息化建设取得重大进展,战略能力有大的提升。

  1月上旬,记者乘飞机、坐火车,一路追赶他们的足迹。刚到某试验场就看到,在-43℃严寒中,一辆辆战车碾冰破雪卷起千层浪,官兵们正心无旁骛奋战在冰天雪地。

国产某型坦克在-37℃的大兴安岭进行适应性试验,考验装备在严寒条件下的机动性和可靠性。田宏亮 摄 制图:侯继超

  陆军某装甲兵试验场,是为我军新型战车颁发“准生证”的单位,被誉为“铁骑包公”。“试验就是提前打一场未来战争。”该试验场党委用前沿作战理念及“对手思维”打造最真实的战场环境,用求实的作风担当装甲兵装备的“终审法官”,确保战车驶出试验场,就能上战场。

  “‘娘家’都变了,就一点不担心?”面对记者的提问,该试验场政委李全胜爽朗地回答:“有啥可担心的!改革是为了提高战斗力,我们争分夺秒开展新装备定型试验,也是为了提高战斗力。”

试验场连着未来战场

  不尝遍“世间冷暖”,哪能面对“血雨腥风”——

  一番话听得人热血澎湃。李全胜在任试验场政委的3年半时间里,先后7次带队外出试验,连续3年上高原。去年,在格尔木高原进行试验时,他接到家 里打来的电话:父亲病危。当时部队刚刚转场到一个新的试验场地,等他把部队安顿好后日夜兼程赶回家时,父亲已经走了。他是家中最小的儿子,父亲临终前一直 念叨着他的名字……

——从一处试验场看陆军武器装备如何成功孵化

  试验场就是装备的第一战场

  聊起这件事,李政委心中无比内疚和遗憾,可他说:拥护改革、支持改革、投身改革,付出最多的还是我们的基层官兵。

■孙继伟 万东明 解放军报记者 钱晓虎

  战车试验是一个怎样的过程?刚进大门,试验场政委李全胜就邀请记者上车体验。

  有一件小事,让该试验场主任刘学工感动至今:由于工作特殊,官兵每年都要辗转戈壁、高原、沙漠等气候极端恶劣、环境极其艰苦的地方进行装备试验,不少人患上了胃炎、腰肌劳损等疾病。可前不久,他们结合改革进行问卷调查,却没有一个人想离开试验场。

任何新武器、新装备研发后,都必须经过一系列详细复杂的试验定型后,才能列装部队。装备的好坏,直接影响战争的胜负和军人的生命。

  “出发!”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一辆主战坦克呼啸而出。虽然李政委“千叮万嘱”,但“起步即高速”的架势,着实给了记者一个“下马威”。

  “他们舍不得走,是舍不得这个神圣的岗位。”多年来,该试验场官兵先后4次走进戈壁沙漠、18次穿越青藏高原、17次进驻东南海域、41次深入林海雪原,试验里程累计3200余万公里,严格检验了第一至第三代陆军主战装甲装备性能。

习主席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适应世界新军事革命发展趋势和国家安全需求,提高建设质量和效益,确保到2020年基本实现机械化,信息化建设取得重大进展,战略能力有大的提升。

  冲斜坡、飞壕沟、过搓板路……记者的身体早已“散了架”,在一个近70°的环形弯道前,坦克突然提速。40米、30米、20米……急刹、侧移、加速,坦克就如电影《战狼2》里演绎的那样,高速漂移转向。

  攀谈间,意外突然发生。一辆战车在冰雪路拐弯时冲出跑道,险些出了意外。“装备试验不仅艰苦,而且很危险。”刘学工边处理情况边告诉记者:为了测试出装备极限性能,官兵们必须自我刁难——条件怎么苛刻怎么设,考核怎么严格怎么试,环境怎么恶劣怎么来。

陆军某装甲兵试验场,是为我军新型战车颁发“准生证”的单位,被誉为“铁骑包公”。“试验就是提前打一场未来战争。”该试验场党委用前沿作战理念及“对手思维”打造最真实的战场环境,用求实的作风担当装甲兵装备的“终审法官”,确保战车驶出试验场,就能上战场。

  “速度与激情”之后,李全胜笑着对记者说,这只是跑圈,算不上“测试”。

  一次海上驾驶试验,他们特意挑选刮台风时进行,没想到新装备发动机突发故障,战车随着巨浪飘出好几公里。与死神“擦肩而过”,现场几名厂家技术人员大惊失色,可官兵们却像没事人一样,下了车就忙着记录数据、查找原因。

不尝遍“世间冷暖”,哪能面对“血雨腥风”——

  机动性、毁伤性是战车性能最直观的反映,但战场并不是比谁开得快,看谁跑得久,而是整体性能的综合较量。

  去年盛夏,他们挺进西藏高原试验。一天晚上,其他试验单位的一名年轻科研人员因高原反应引发心脏病突然去世。当时,李政委很担心,怕影响大家的情绪。可没想到,官兵情绪丝毫没受影响,工作劲头反而更加高涨。官兵们都说:“我们现在多一分危险,战友们上战场就多一分安全。”

试验场就是装备的第一战场

  工程师邓刚介绍,战车要想拿到“准生证”,必须在极端恶劣环境下,实现精准打击、驾驶自如、通信畅通。

  “搞好装备试验,光不怕危险还不够。”该试验场领导说,给装备颁发“准生证”,试验必须精益求精。前不久,他们进行某新型弹药性能试验,前期在 高原、极热等多种环境试射都完全达标,可到了极寒地区,每次试射都离规定指标差一点。见此情景,有人劝他们:就差一点点,别再折腾了。

战车试验是一个怎样的过程?刚进大门,试验场政委李全胜就邀请记者上车体验。

  每项试验都是“闯关”。一次在寒区,已经在冰天雪地“冷冻”48小时的战车,迎来了-50℃极低气温。官兵们欣喜若狂,采取人换车不换的方式,在天寒地冻的恶劣天气里,相继完成极限驾驶、极限射击等科目。

  可该试验场领导态度坚决:今天在试验场上失之毫厘,明天上了战场就会差之千里!差一丝一毫都不行。他们不仅调换其他装备进行试验,还将这家工厂研制的多种型号弹药也拿来试射……虽然足足“折腾”了3个多月,可最终找准了问题所在。

“出发!”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一辆主战坦克呼啸而出。虽然李政委“千叮万嘱”,但“起步即高速”的架势,着实给了记者一个“下马威”。

  追求极限,但不止于极限。一次做抗风浪性能试验,指标要求战车能抗5级风4级浪,官兵们却选择在大雨来临前驾车入海。

  既要精益求精,更要严之又严。去年夏天,他们在平原对某新型装甲装备进行试验时发现,发电机某项数据接近上限。听到消息,厂家私下找到他们,表示想更换一下零件,怕下一步高原试验时不合格。

冲斜坡、飞壕沟、过搓板路……记者的身体早已“散了架”,在一个近70°的环形弯道前,坦克突然提速。40米、30米、20米……急刹、侧移、加速,坦克就如电影《战狼2》里演绎的那样,高速漂移转向。

  战车像一片树叶在浪高6、7米的海面上“颠簸”。一会儿在水里,一会儿冒出来……在与恶浪搏斗3个多小时之后,他们终于收集到想要的极限数据。

  “面对这一请求,我们也很为难!”李政委告诉记者,这家军工厂和他们合作多年,每次试验都一起“出生入死”,如今人家找来,咋好意思拒绝?

“速度与激情”之后,李全胜笑着对记者说,这只是跑圈,算不上“测试”。

  意大利著名军事理论家杜黑曾说过:“胜利总是向那些能预见战争特性变化的人微笑,而不是向那些等待变化发生后才去适应的人微笑。”试验场是新武器、新装备第一个战场,只有将战斗力标准对接未来战场,引领和推动战争预实践,才能打赢明天的战争。

  可最终他们硬是没答应:按照规定,所有零部件试验途中不能更换,一旦更换,势必影响测试结果。他们找到厂家说明原因后,根据多年积累的经验帮助查找原因,很快解决了问题。结果,一点没影响两家单位的关系。厂家领导说:“你们这样认真负责,防止了我们更大的损失。”

机动性、毁伤性是战车性能最直观的反映,但战场并不是比谁开得快,看谁跑得久,而是整体性能的综合较量。

  试车更是试人,每签一个名都是立“军令状”——

  “要说最难的,还是用自己的刀削自己的把。”去年,该试验场的上级单位——陆军装甲兵某研究所研发某新型装备。定型试验时,官兵们发现绞盘虽然技术达标,但不时出现异响。怎么办?当时时间紧、任务重,停下来解决问题势必影响试验进度。

工程师邓刚介绍,战车要想拿到“准生证”,必须在极端恶劣环境下,实现精准打击、驾驶自如、通信畅通。

  像打仗一样开展试验

  “不管谁的研发成果,只要有瑕疵,就不能过关。”该试验场领导专门召开故障形势分析会,逐一梳理原因,几经周折解决了问题。为确保万无一失,他们又将改进的绞盘送到高原高寒环境重新试验。如今,该型新装备已顺利通过试验,即将定型列装全军。

每项试验都是“闯关”。一次在寒区,已经在冰天雪地“冷冻”48小时的战车,迎来了-50℃极低气温。官兵们欣喜若狂,采取人换车不换的方式,在天寒地冻的恶劣天气里,相继完成极限驾驶、极限射击等科目。

  女工程师梁媛媛和荆敏,是试验场的“铿锵玫瑰”。初次见面时,她们脸上的几处伤疤引起记者的注意。

  改革面前,磨剑铸甲不停息。入夜,记者结束采访准备离开时,耳畔又传来了战车的轰鸣声,一个新的夜间试验课目即将展开。夜幕下,记者仿佛看到,铁甲战车前进的道路不断延伸,测试官兵披坚执锐的脚步永远向前……

追求极限,但不止于极限。一次做抗风浪性能试验,指标要求战车能抗5级风4级浪,官兵们却选择在大雨来临前驾车入海。

  “在塔河,如果你在戴眼镜前不把金属框裹上胶布,摘下时就是我这个样子。”车辆室女工程师梁媛媛对记者说,第一次执行寒区任务时,因为忘了“叮嘱”,眼镜金属框黏在脸上,结果不小心连框带肉拽了下来。

  (刘建伟)

战车像一片树叶在浪高6、7米的海面上“颠簸”。一会儿在水里,一会儿冒出来……在与恶浪搏斗3个多小时之后,他们终于收集到想要的极限数据。

  北国的冬季,天寒地冻、滴水成冰,但她们还是希望温度低些、低些、再低些!试验场官兵们在极端恶劣环境下进行装备试验,追求的不仅仅是冷冰冰的数据,还有军人的崇高信仰,这是一种无声又深沉的情感。

意大利著名军事理论家杜黑曾说过:“胜利总是向那些能预见战争特性变化的人微笑,而不是向那些等待变化发生后才去适应的人微笑。”试验场是新武器、新装备第一个战场,只有将战斗力标准对接未来战场,引领和推动战争预实践,才能打赢明天的战争。

  “冬入寒宵宫,夏进炼丹炉”,这是他们最真实的写照。在寒区持续4个小时行驶试验,是战车试验的重要一环,由于风速、车速等原因,战车内温度较之车外常常要低不少。一次为测试战车的原始数据,驾驶员上士宋海200多公里开下来,眉毛胡子都结满霜花,最后硬是被战友从车里抬了出来。

试车更是试人,每签一个名都是立“军令状”——

  只有让试验无限接近实战,才能让战车驶出试验场就能上战场。在一次战车火炮测试中,有人建议采用“单发装填,单次射击”方式进行。

像打仗一样开展试验

  “仗不是这么打的!”工程师刘海滨认为,虽然这种方法可以完成试验,但这并非战车“作战状态”。因此,他将全部弹量按实战要求放置车内,采取高速行驶方式,成功采集了火炮在实战条件下连续射击的作战数据。

女工程师梁媛媛和荆敏,是试验场的“铿锵玫瑰”。初次见面时,她们脸上的几处伤疤引起记者的注意。

  “没有一颗准备打仗的心,就干不好打仗的事。”刘海滨对记者说,作为战车出厂前的最后“把关人”,只有像打仗一样开展试验,未来装备走向战场,才能更好地遂行任务。

“在塔河,如果你在戴眼镜前不把金属框裹上胶布,摘下时就是我这个样子。”车辆室女工程师梁媛媛对记者说,第一次执行寒区任务时,因为忘了“叮嘱”,眼镜金属框黏在脸上,结果不小心连框带肉拽了下来。

  武器装备更新换代快,试验手段决不能因循守旧——

北国的冬季,天寒地冻、滴水成冰,但她们还是希望温度低些、低些、再低些!试验场官兵们在极端恶劣环境下进行装备试验,追求的不仅仅是冷冰冰的数据,还有军人的崇高信仰,这是一种无声又深沉的情感。

  让战场的“烽火”在试验场点燃

“冬入寒宵宫,夏进炼丹炉”,这是他们最真实的写照。在寒区持续4个小时行驶试验,是战车试验的重要一环,由于风速、车速等原因,战车内温度较之车外常常要低不少。一次为测试战车的原始数据,驾驶员上士宋海200多公里开下来,眉毛胡子都结满霜花,最后硬是被战友从车里抬了出来。

  现代装备试验早已不是过去的“单枪匹马”,而是涵盖科研、作战等方方面面。装备要想“闯关”成功,并不容易。

只有让试验无限接近实战,才能让战车驶出试验场就能上战场。在一次战车火炮测试中,有人建议采用“单发装填,单次射击”方式进行。

  采访期间,正值某型战车在试验场测试。记者看到,随着战车在山林间飞驰,一组组涵盖战车指挥控制、机动等试验数据在电脑屏幕上不断跳动。测试结束,一张张参数分析表随即呈现。

“仗不是这么打的!”工程师刘海滨认为,虽然这种方法可以完成试验,但这并非战车“作战状态”。因此,他将全部弹量按实战要求放置车内,采取高速行驶方式,成功采集了火炮在实战条件下连续射击的作战数据。

  “秘密全在这些传感器上。”高级工程师易兵指着一块块置于战车各个位置且大小不一的黑色传感器介绍,这是他们依托上级机关联合多个兄弟单位,积极探索开发的适用于作战试验的全自动动态数据采集系统。

“没有一颗准备打仗的心,就干不好打仗的事。”刘海滨对记者说,作为战车出厂前的最后“把关人”,只有像打仗一样开展试验,未来装备走向战场,才能更好地遂行任务。

  长期以来,囿于武器研发和试验条件,我军装备战车试验鉴定主要以性能试验为主,这早已不能满足应对未来战场的试验要求。

武器装备更新换代快,试验手段决不能因循守旧——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装备越来越复杂,系统越来越先进,对试验理论、测试技术、试验方法等方面提出更高要求。自2002年起,试验场开展了具有前瞻性的作战试验、极限试验和无人平台挑战等多项试验研究。目前,试验场正由粗放型向精细化、由任务型向数字化发展。

让战场的“烽火”在试验场点燃

  战场虽然不可预测,但可预想。作为武器装备“把关人”,超前预想如同练兵备战,探索创新就是冲锋陷阵。

现代装备试验早已不是过去的“单枪匹马”,而是涵盖科研、作战等方方面面。装备要想“闯关”成功,并不容易。

  为了提升装备试验效能,他们紧盯部队的使用情况,随时收集反馈信息。某合成旅装甲技师、四级军士长简文钦,熟悉3种型号10余种装甲战车技战术性能。他曾多次受邀随队参与试验。

采访期间,正值某型战车在试验场测试。记者看到,随着战车在山林间飞驰,一组组涵盖战车指挥控制、机动等试验数据在电脑屏幕上不断跳动。测试结束,一张张参数分析表随即呈现。

  在某型战车升级改造中,简文钦提出履带时常“脱轨”,影响战车作战性能。试验场修理技师蔡旭军测试发现,该型战车履带中销缺少支撑点,才导致问题发生。随后,经过试验场、厂家、部队三方探讨,通过在中销加焊两块突出部,解决了这一“顽疾”。

“秘密全在这些传感器上。”高级工程师易兵指着一块块置于战车各个位置且大小不一的黑色传感器介绍,这是他们依托上级机关联合多个兄弟单位,积极探索开发的适用于作战试验的全自动动态数据采集系统。

  未来战争不再是个体之间的对抗,而是体系与体系的对抗。“武器装备试验只有紧盯未来战场,聚焦新型作战模式,才能倒逼装备功能要素整合,让明天的战场‘烽火’ 在今天的试验场点燃。”采访的最后, 李全胜对记者如是说。

长期以来,囿于武器研发和试验条件,我军装备战车试验鉴定主要以性能试验为主,这早已不能满足应对未来战场的试验要求。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装备越来越复杂,系统越来越先进,对试验理论、测试技术、试验方法等方面提出更高要求。自2002年起,试验场开展了具有前瞻性的作战试验、极限试验和无人平台挑战等多项试验研究。目前,试验场正由粗放型向精细化、由任务型向数字化发展。

战场虽然不可预测,但可预想。作为武器装备“把关人”,超前预想如同练兵备战,探索创新就是冲锋陷阵。

为了提升装备试验效能,他们紧盯部队的使用情况,随时收集反馈信息。某合成旅装甲技师、四级军士长简文钦,熟悉3种型号10余种装甲战车技战术性能。他曾多次受邀随队参与试验。

在某型战车升级改造中,简文钦提出履带时常“脱轨”,影响战车作战性能。试验场修理技师蔡旭军测试发现,该型战车履带中销缺少支撑点,才导致问题发生。随后,经过试验场、厂家、部队三方探讨,通过在中销加焊两块突出部,解决了这一“顽疾”。

未来战争不再是个体之间的对抗,而是体系与体系的对抗。“武器装备试验只有紧盯未来战场,聚焦新型作战模式,才能倒逼装备功能要素整合,让明天的战场‘烽火’ 在今天的试验场点燃。”采访的最后, 李全胜对记者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