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家
分类

中美分别进行反导试验,SC19导弹可打卫星

日期: 2020-04-02 17:18 浏览次数 : 135

图片 1

  近日互联网上流传的一组在中国新疆地区拍摄的奇异夜空景观引起国际媒体的关注。美国《大众机械师》网站认为,11月1日夜间出现的这种“异常天象”很可能是中国进行的中段反导试验。巧合的是,美国也于11月1日进行了一次“空前复杂的反导行动测试”,展示多层导弹防御系统的能力。

摘要: 美国东部时间10月31日晚11时03分,美国海军在威克岛附近海域进行了一次反导试验,北京时间11月1日晚7时前后,中国新疆库尔勒附近出现“异常天象”,据推断是一次反导试验,测试的可能是红旗-19系统 ...新疆库尔勒地区附近目击的异常天象。传闻为中国红旗-19导弹照片。中国反导拦截试验时发出的禁航通告范围。美国东部时间10月31日晚11时03分(北京时间11月1日中午12时03分),美国海军在威克岛附近海域进行了一次反导试验,试验中验证了“宙斯盾”系统和THAAD系统互相配合,同时进行防空反导作战的能力。北京时间11月1日晚7时前后,中国新疆库尔勒附近出现“异常天象”,据推断是一次反导试验,测试的可能是红旗-19系统。美国导弹防御局网站公布,美国东部时间10月31日晚11时03分,美国海军在威克岛附近海域进行了一次反导试验,试验中验证了“宙斯盾”系统和THAAD系统互相配合,同时进行防空反导作战的能力。美《大众机械师》网站报道,网络照片显示,北京时间11月1日晚7时前后,中国新疆库尔勒附近出现“异常天象”,据推断一次反导试验,测试的可能是红旗-19系统。中美这两次反导试验的时间相差仅6小时,这或许是一次巧合。而2013年1月27日,中美也在同日进行了中段反导试验。美国导弹防御局网站11月1日发表消息,当天美国进行了一次“空前复杂的反导行动测试”,展示了多层导弹防御系统的能力。这次试验的代号为飞行测试行动-02 事件 2A(FTO-02 E2A),这次试验是在西太平洋威克岛周围海空域进行的。这次试验首次进行了宙斯盾反导系统和THAAD武器系统在面临压力的情况下的作战能力,这次试验中,在THAAD导弹系统对抗两个来袭弹道导弹目标的同时,宙斯盾系统实施了防空作战行动。这是一次美国反导系统的高度复杂的作战行动,需要各个系统的联合工作,融合了对弹道导弹探测、追踪、拦截、接战、消灭的多层作战能力。据悉,试验是从10月31日11:05pm(东海岸标准时间)开始的,首先由C-17运输机在威克岛西南海域发射一枚短程空射目标(SRALT)靶弹飞向制定海域。随后美军尝试从“阿利·伯克”级驱逐舰“约翰·保罗·琼斯”号舰发射“标准-3”导弹进行中段拦截。标准3导弹发射成功,但由于在飞行初期的失灵,未能实施拦截。在靶弹飞行末端,由THAAD系统进行了补射拦截并成功击落目标。同一时间,“保罗·琼斯”号的“宙斯盾”系统对一枚模拟低空来袭巡航导弹的BQM-74E靶弹进行了拦截,发射了一枚标准2BlockIIIA导弹将目标击落。导弹防御局表示,正在对标准3导弹的失灵状况展开调查。今天,美国《大众机械师》网站发表消息,称中国网络照片显示,11月1日晚7时许(北京时间),新疆自治区境内出现多起目击“不明飞行物”报告。结合图中高空特殊天象形状、位置和目击报告地点等信息,可以推断这是一次中段反导试验。该报道称,中国在新疆库尔勒曾进行多次“sc-19”导弹反导拦截试验。知名航天技术科普作家KKTT在其博客上发表的相关分析认为,这次试验的弹道可能与2014年7月23日的反导拦截试验类似。关于2014年7月23日的试验,美国国防部发布消息认为是使用SC-19(东风-21导弹基础的反卫、中段拦截弹——与国内传闻的红旗-19导弹并非同一种导弹)导弹进行的“非摧毁性反卫星试验”。而KKTT则认为种种迹象显示那次试验可能是一次大气上层末段反导拦截试验,试验中地面所观察到的空中异象是高空阳光照射到导弹和尾迹反光所致,并不能表示导弹的真实飞行轨迹。从11月1日试射的种种迹象看,这次试验可能是一次大气上层末段反导拦截试验,这是“红旗-19”导弹重要性能之一,目前美国只有计划中研制的“增程型THAAD”导弹具有类似能力,这一技术有助于提高拦截包括高超声速滑翔器在内的来袭目标的能力。

美国导弹防御局网站公布,美国东部时间10月31日晚11时03分,美国海军在威克岛附近海域进行了一次反导试验,试验中验证了“宙斯盾”系统和THAAD系统互相配合,同时进行防空反导作战的能力。美《大众机械师》网站报道,网络照片显示,北京时间11月1日晚7时前后,中国新疆库尔勒附近出现“异常天象”,据推断一次反导试验,测试的可能是红旗-19系统。中美这两次反导试验的时间相差仅6小时,这或许是一次巧合。而2013年1月27日,中美也在同日进行了中段反导试验。

 11月2日早上7点左右,在新疆伊犁新源县吐尔根乡东南偏东方向,天空中出现不明发光炫丽云团。随后,在新源县广场、特克斯县以及库尔勒等多地,都有目击者看到。目前,还没有专家证实这究竟是什么现象。根据以往类似天象分析,这可能是航天飞行器发射后的产物,不排除是一次反导反卫星试验的可能。火箭等高空飞行器的尾流会在数万米高空因折射等原因产生各种形状的光晕。(央视记者崔宁 梁洋) 

  美国《大众机械师》网站2日称,新疆库尔勒附近于1日晚上7时左右出现“不明飞行物”在夜空中留下的明亮轨迹。目击者拍摄的照片显示,这种螺旋形痕迹与美国“萨德”反导系统试射时的轨迹非常相似。报道称,此前中国在新疆库尔勒曾进行多次SC-19反导拦截试验。西方情报人员认为,SC-19反导导弹能在距离地面100公里以上的高空拦截来袭导弹或卫星。“这或许并不意味着中国能阻挡来自美国的核打击,但足以对付印度的中程导弹攻击,并对太空中的低轨卫星构成威胁”。

图片 2

近日互联网上流传的一组在中国新疆地区拍摄的奇异夜空景观引起国际媒体的关注。美国《大众机械师》网站认为,11月1日夜间出现的这种“异常天象”很可能是中国进行的中段反导试验。巧合的是,美国也于11月1日进行了一次“空前复杂的反导行动测试”,展示多层导弹防御系统的能力。

  截至3日夜间,中国官方并未证实近期进行过反导试验。但巧合的是,美国导弹防御局宣布,美军于北京时间11月1日中午11时在威克岛附近海域进行了一次反导试验,验证了宙斯盾系统和“萨德”系统互相配合,同时进行反导和防空作战的能力。报道称,这是美国反导系统一次高度复杂的作战行动,需要各系统的联合工作,融合了对弹道导弹探测、追踪、拦截、接战、消灭的多层作战能力。试射中,首先由“阿利·伯克”级驱逐舰“约翰·保罗·琼斯”号发射“标准-3”反导导弹对靶弹进行中段拦截。尽管“标准-3”导弹成功发射,但飞行过程中出现失灵,未能拦截。随后“萨德”系统进行补射拦截并成功击落目标。同时“约翰·保罗·琼斯”号上的宙斯盾系统对一枚模拟低空来袭巡航导弹的BQM-74E靶弹进行拦截,发射一枚“标准-2”防空导弹将目标击落。美国导弹防御局表示,正在对“标准-3”导弹失灵的原因展开调查。▲

“保罗琼斯”号驱逐舰发射标准3导弹实施拦截试验,但导弹未能击中目标

美国《大众机械师》网站2日称,新疆库尔勒附近于1日晚上7时左右出现“不明飞行物”在夜空中留下的明亮轨迹。目击者拍摄的照片显示,这种螺旋形痕迹与美国“萨德”反导系统试射时的轨迹非常相似。报道称,此前中国在新疆库尔勒曾进行多次SC-19反导拦截试验。西方情报人员认为,SC-19反导导弹能在距离地面100公里以上的高空拦截来袭导弹或卫星。“这或许并不意味着中国能阻挡来自美国的核打击,但足以对付印度的中程导弹攻击,并对太空中的低轨卫星构成威胁”。

 

图片 3

截至3日夜间,中国官方并未证实近期进行过反导试验。但巧合的是,美国导弹防御局宣布,美军于北京时间11月1日中午11时在威克岛附近海域进行了一次反导试验,验证了“宙斯盾”系统和“萨德”系统互相配合,同时进行反导和防空作战的能力。

最终由THAAD导弹“补射”命中

报道称,这是美国反导系统一次高度复杂的作战行动,需要各系统的联合工作,融合了对弹道导弹探测、追踪、拦截、接战、消灭的多层作战能力。

图片 4

试射中,首先由“阿利·伯克”级驱逐舰“约翰·保罗·琼斯”号发射“标准-3”反导导弹对靶弹进行中段拦截。尽管“标准-3”导弹成功发射,但飞行过程中出现失灵,未能拦截。随后“萨德”系统进行补射拦截并成功击落目标。同时“约翰·保罗·琼斯”号上的宙斯盾系统对一枚模拟低空来袭巡航导弹的BQM-74E靶弹进行拦截,发射一枚“标准-2”防空导弹将目标击落。美国导弹防御局表示,正在对“标准-3”导弹失灵的原因展开调查。

11月1日美国反导拦截试验区域

图片 5

图片 6

此次我国反导拦截试验时发出的禁航通告范围

图片 7

传闻为中国红旗-19导弹照片

图片 8

新疆库尔勒地区附近目击的异常天象

美国导弹防御局网站11月1日发表消息,当天美国进行了一次“空前复杂的反导行动测试”,展示了多层导弹防御系统的能力。

这次试验的代号为飞行测试行动-02 事件 2A,这次试验是在西太平洋威克岛周围海空域进行的。这次试验首次进行了宙斯盾反导系统和THAAD武器系统在面临压力的情况下的作战能力,这次试验中,在THAAD导弹系统对抗两个来袭弹道导弹目标的同时,宙斯盾系统实施了防空作战行动。

这是一次美国反导系统的高度复杂的作战行动,需要各个系统的联合工作,融合了对弹道导弹探测、追踪、拦截、接战、消灭的多层作战能力。

据悉,试验是从10月31日11:05pm开始的,首先由C-17运输机在威克岛西南海域发射一枚短程空射目标靶弹飞向制定海域。随后美军尝试从“阿利·伯克”级驱逐舰“约翰·保罗·琼斯”号舰发射“标准-3”导弹进行中段拦截。标准3导弹发射成功,但由于在飞行初期的失灵,未能实施拦截。在靶弹飞行末端,由THAAD系统进行了补射拦截并成功击落目标。同一时间,“保罗·琼斯”号的“宙斯盾”系统对一枚模拟低空来袭巡航导弹的BQM-74E靶弹进行了拦截,发射了一枚标准2BlockIIIA导弹将目标击落。导弹防御局表示,正在对标准3导弹的失灵状况展开调查。

图片 9

美国空射反导靶弹示意图

图片 10

美国BQM-74E靶弹

今天,美国《大众机械师》网站发表消息,称中国网络照片显示,11月1日晚7时许,新疆自治区境内出现多起目击“不明飞行物”报告。结合图中高空特殊天象形状、位置和目击报告地点等信息,可以推断这是一次中段反导试验。该报道称,中国在新疆库尔勒曾进行多次“sc-19”导弹反导拦截试验。

知名航天技术科普作家KKTT在其博客上发表的相关分析认为,这次试验的弹道可能与2014年7月23日的反导拦截试验类似。关于2014年7月23日的试验,美国国防部发布消息认为是使用SC-19(东风-21导弹基础的反卫、中段拦截弹——与国内传闻的红旗-19导弹并非同一种导弹)导弹进行的“非摧毁性反卫星试验”。而KKTT则认为种种迹象显示那次试验可能是一次大气上层末段反导拦截试验,试验中地面所观察到的空中异象是高空阳光照射到导弹和尾迹反光所致,并不能表示导弹的真实飞行轨迹。

从11月1日试射的种种迹象看,这次试验可能是一次大气上层末段反导拦截试验,这是“红旗-19”导弹重要性能之一,目前美国只有计划中研制的“增程型THAAD”导弹具有类似能力,这一技术有助于提高拦截包括高超声速滑翔器在内的来袭目标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