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家
分类

日本渔船被中国渔船挤出东海,日媒称日本渔船正被数量巨大的中国渔船挤出东海

日期: 2020-03-14 18:22 浏览次数 : 143

图片 1

日本《朝日新闻》7月4日文章,原题:日本渔船被中国渔船挤出东海目前,日本渔船正被数量远超于己的中国渔船挤出东海。东海堪称世界最高产的渔场之一,而中国渔船正在收获那里的丰富渔产。1950年左右,山口县海域或往西海域作业的日本渔船多达800艘。到了1997年,该数字减至不到100艘。2001年以后,只有10到20艘日本渔船在那些水域作业。今年,只有来自长崎两个渔业公司的8艘船。日本渔船数量骤减,部分原因在于如今日本年轻人对捕捞业不再感兴趣。但关键的原因是,大量中国船涌入那些海域。今年5月,日本渔业部门首次决定为日本渔民提供补贴并协助升级渔船,以应对在东海与中国渔民的竞争。在中国,随着国民收入水平的上升,对海产品的需求正同步增加。2000年时,两国达成的一项双边渔业条约,具体规定了日本和中国两国渔民在东海均可以捕鱼的地方。如今,那些海域到处都是中国渔船。据渔业组织称,经常有100艘左右的中国船同时捕鱼。每当那些海域有大量中国船作业时,日本渔民就无法用拖网捕鱼。在日本海捕捞的日本渔船数量也在减少,这是由于来自韩国的竞争加大了。但渔业局官员称,日本渔船数量下降“最明显的是在东海”。

  本报记者程刚

资料图:天津,中国渔船停泊在滨海一个港口,渔船上插满五星红旗。(东方IC版权图片 请勿转载)

  当日本媒体大肆炒作中国舰载直升机接近日本舰船让日本“难以接受”之际,《环球时报》记者正随中国东海区渔政局的巡航编队出海。在东海油气田附近,编队遭遇了日本飞机的低空盘旋。出海之前就听浙江台州的几位渔船老大说,这已经是见怪不怪的事情了。在中日渔业协定的暂定措施水域捕鱼,要是中国船过了东经125度30分,大多数时候,日本的飞机很快就会过来,在你的头顶绕个几圈。中日设置的“暂定措施水域”是两国在东海划界未定之前的一种“共同渔区安排”,根据记者在采访中的了解和观察,日本对这片海域的投入与关注远远超出渔业管理的范围,连浙江渔民都猜测“肯定有日本的高级卫星在监视这片海域”。而成千上万艘在这里持证捕捞的中国渔船和巡航频繁的中国渔政船则是中国守海固本的主力。

■日本《朝日新闻》7月4日文章,原题:日本渔船被中国渔船挤出东海

  日韩早就在东海大肆捕捞过

目前,日本渔船正被数量远超于己的中国渔船挤出东海。东海堪称世界最高产的渔场之一,而中国渔船正在收获那里的丰富渔产。

  《环球时报》记者是从浙江台州的大陈岛登上“中国渔政201”船的。尽管它是东海区渔政局最大的公务船,但4月东海上接二连三的八九级大风还是让以这艘千吨级船为首的渔政巡航编队推迟了出航时间,先到大陈岛避风。记者登船的当天正是风势减弱的一个日子,“中国渔政201”率领浙江台州和温州渔政支队的两艘300吨级渔政船正式起航。在渔政船上,记者看到一幅专门的中日、中韩渔业协定地图,中日渔业协定的“暂定措施水域”基本上是夹在我国浙江沿海和日本琉球群岛的吐噶喇列岛、奄美诸岛和冲绳诸岛之间的一条很宽的接近平行四边形的海域:北线为北纬30度40分,南缘为北纬27度,东西两侧分别由两国领海基线向外推52海里,构成略带弧形的斜边。这样在东海里围起来很大一片海。东海区渔政局基本上每月都要安排渔政船在这里巡航管理,201船今年已经3次到这片海域巡航了。

1950年左右,山口县海域或往西海域作业的日本渔船多达800艘。到了1997年,该数字减至不到100艘。2001年以后,只有10到20艘日本渔船在那些水域作业。今年,只有来自长崎两个渔业公司的8艘船。

  根据《联合国国际海洋法公约》,沿岸国家对专属经济区内从海底底土到海洋水体的经济资源拥有勘探、开发、利用的排他性权利。以渔业为例,不经管辖国同意,别国渔船不得进入其专属经济区捕鱼。“中国渔政201”船的政委唐文生在船上告诉记者,由于中日对两国之间的东海存在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划界的争议,两国达成《中日渔业协定》,暂定措施水域中,在控制渔船数量、规模的前提下,中日各自批准和管理己方渔船,暂定措施以南、以北的大部分东海海域基本维持各方渔业关系现状,暂定措施东、西两侧则是中日两国没有争议的专属经济区范围。这是世界上第一个在两国海域划界未定之前,对两国渔业做出向专属经济区制度过渡安排的双边渔业协定,生效迄今已快10年了。

日本渔船数量骤减,部分原因在于如今日本年轻人对捕捞业不再感兴趣。但关键的原因是,大量中国船涌入那些海域。今年5月,日本渔业部门首次决定为日本渔民提供补贴并协助升级渔船,以应对在东海与中国渔民的竞争。

  在浙江渔业最发达的台州市,一些中国渔民对《环球时报》记者道出了自己的看法。温岭区石塘镇新远景村是个典型渔村,村支书杜子来说:“过去日本、韩国大规模发展渔业时,它们的渔船一直跑到我们的家门口来捕捞,东海里的渔业资源都被他们捞得差不多了。等我们的渔船起来了,结果却到处受限制,那些渔业资源好的地方不让我们去,像对马海峡我们以前还能去的,现在已经完全退出,渔民基本上是没有田地的,要渔民怎么办?可惜这么强的捕捞力量,很多船只能挤在渔业资源已经很差的东海渔区捕捞。”东海区渔政局的刘春树处长基本认可台州渔民陈述的历史事实,他说,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日本的确大力发展海洋捕捞业,大量机器渔轮进入中国沿海12海里领海之内,甚至包括长江口来捕鱼,再后来韩国渔业的规模也发展起来。为此,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曾经动用海军来护渔。

在中国,随着国民收入水平的上升,对海产品的需求正同步增加。

  日对东经125度30分很敏感

2000年时,两国达成的一项双边渔业条约,具体规定了日本和中国两国渔民在东海均可以捕鱼的地方。如今,那些海域到处都是中国渔船。据渔业组织称,经常有100艘左右的中国船同时捕鱼。每当那些海域有大量中国船作业时,日本渔民就无法用拖网捕鱼。

  航行在东海里的中日渔业暂定措施水域,记者看到,海面上绝大多数的确都是中国渔船,几天巡航下来,记者在渔政201号船上只看到过一艘用延绳钓钓带鱼的韩国渔船和一艘日本的灯光围网渔船。到了夜间,中日暂定措施渔区内到处渔火点点,201船的施冬船长说:“就像在南京路上走一样,两边几乎全是中国渔船的灯光。”刘春树告诉记者,2009年渔政部门许可在中日渔业协定暂定措施水域捕鱼作业的中国渔船有1.8万多艘,比起10年前的2万多艘,已经减少了一些,要知道整个东海区渔政局管辖的范围内共有10万多条渔船。相比之下,日本到暂定措施水域来作业的不过数百艘渔船。日本真正在乎的显然已不是东海的渔业资源,它花大力气紧盯的其实是海域的管辖权。

在日本海捕捞的日本渔船数量也在减少,这是由于来自韩国的竞争加大了。但渔业局官员称,日本渔船数量下降“最明显的是在东海”。

  据了解,中日在东海海域划界上存在的分歧集中在大陆架划界的主张上。中国主张按照大陆自然延伸的原则来划分,中日之间的大陆架应以冲绳海槽为界。日本则主张用“中间线”来进行东海大陆架划界,而这从来都不是国际上关于大陆架划界的法律原则。尽管两国东海划界未定,中国也从来不承认日方的所谓“中间线”,但日本自己的行动几乎总是死死抱定它的“中间线”主张。台州石塘镇前红村的渔船船长林应宝说,日本好像是把东经125度30分当作所谓的“中间线”,中国的渔船在东海捕捞感觉特别明显,只要向东越过这条线,日本的飞机、舰船一般很快就过来了。

(作者:Noguchi,陈俊安/译)

  谈到日本的“过敏反应”,台州渔政支队的吴军杰副支队长说,很多渔民都反映,明明中国渔船是经过许可到暂定措施水域作业的,可一过东经125度多一点,日本海上保安厅、海上自卫队就开始反应了。而且,对这些中国的渔船和渔民,日本出动海上保安厅的船和飞机监视还不算,有时竟然出动的是海上自卫队的军舰和自卫队的侦察机。吴军杰说:“最近这段时间,中国海军到冲绳那边的公海演习航行,日本紧张得一塌糊涂,要是中国也那么敏感,那日本自卫队的军舰、军机天天在争议海域这么行动,中国岂不是每天都可以有话说!”林应宝说:“我们的渔船一到那个位置,日本的飞机几分钟就飞来了,肯定是有很高级的卫星在监视这片海域,日本真是舍得在这方面下本啊!”施冬船长说,201船3月份也在中日渔业暂定措施水域巡航,一直开到东经127度附近,结果日本的动静特别大,海上保安厅、海上自卫队都出动了,军舰监视,飞机低空盘旋。对此,唐文生政委说,按照中日渔业协定,有中国渔船在暂定措施水域生产,中国渔政船过来管理是理所应当的,日本根本没有必要如此反应。

  日本海洋管理能力很强

  在暂定措施水域,按照协定,中国渔船中国管,日本渔船日本管,同时彼此都可以向对方通报其渔船违规的情况。日本方面向中国渔政提供中国渔船涉嫌违规的资料通常极其详细,其中有不少飞机乃至卫星拍摄的照片,还有作业方式、作业时间、捕捞的种类和渔获量、所在位置的经纬度等等非常细致的内容,其中多数是在日本着力强化管理的所谓“中间线”以东的海域发现的。唐文生说,在不能登船的情况下能收集这么详尽的现场作业信息,日本的海洋管理能力可见一斑,更有意味的是,日本会不厌其烦地向中国方面询问查处的结果,如果中国不处理,还非要中方说明原因。

  现在,日本对中日渔业协定的暂定措施水域的关注范围又有所西移,指向非常明确,就是位于这片海域中的中国东海油气田。当记者所乘的“中国渔政201”的执法人员登临一条韩国渔船进行检查时,巡航编队中的“中国渔政33015”船在东海油气田的八角亭海上钻井平台周围跟上了一艘蓝色船身、黄色驾驶楼的日本渔船,船上写着的船名是“第二十七源福丸”。记者在船抵近八角亭平台时看到电子海图上的坐标大致在北纬29度、东经125度左右。坐镇“中国渔政33015”指挥的吴军杰告诉记者,有意思的是,他们靠近那艘“源福丸”还不到10分钟,天上就飞来一架灰色的、机身上能看见太阳旗图标的螺旋桨侦察机,在渔政船上空盘旋了几圈。在东海上常见日本飞机的一位渔政人员指着现场拍下的飞机照片说,这是日本海上保安厅的飞机。

  就《环球时报》记者在东海上所见,东海油气田的几个平台相距不远,船驶近了肉眼可以看到3个:最早的平湖油气田海上综合平台、八角亭平台和还在建设中的橙色的“南海二号”平台。春晓油气田的平台在最东南,北纬29度不到、东经125度稍多一点。对于这几个钻井平台,日本想方设法要搞清其详细情况。有了《中日渔业协定》,日本有关方面曾以避免日本渔船发生安全事故为由,要中方将东海油气田的具体情况告知日方,结果当然是被拒绝。如今,日本渔船出现在东海油气田,这个动向值得注意。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