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家
分类

菲总统访日会见安倍晋三,中方称的确有人五味杂陈

日期: 2020-03-14 04:49 浏览次数 : 78

 

  美国《军队时报》援引新美国安全中心学者克罗宁的分析说,“杜特尔特正在把美菲同盟置于危险境地”。克罗宁认为,美国应该静观其变,看一看这是否是杜特尔特的一时兴起,“这是他的特色。杜特尔特总是即兴发挥。我不会严肃看待他的那些言论”。不过,克罗宁警告说,“杜特尔特的确需要弄清楚,他到底需要什么样的美菲关系。如果肆无忌惮,他会在真正理解美菲同盟之前毁了这种关系”。

  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昨晚(18日)抵达北京,应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邀请开启为期4天的国事访问行程。一些西方媒体很关注杜特尔特总统访华,在今天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就有记者问到,其中有些“泼冷水”的声音,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在结束访华行程仅仅3天后,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昨天(10月25日)又踏上了访问日本之旅。从杜特尔特离开中国的那一刻起,西方媒体就在炒作杜特尔特的言论反复等等,日媒也把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将与杜特尔特会谈的主题定为“中国推进军事基地化的南海问题、日菲两国安保合作以及菲律宾基础建设支援”等。共同社26日称,安倍对杜特尔特敌视美国的过激言论有所警惕,但还是希望加强两国关系。

图片 1

  “杜特尔特要美国特种部队离开棉兰老岛是烟雾弹,掩盖了美国在菲律宾其他地方的军事存在”,《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称:今年3月,美菲签署新条约,允许美军在菲律宾的5个军事基地暂时驻防。大西洋协会的高级研究员罗伯特·曼宁说,杜特尔特对美军下“逐客令”还有一个原因,即对美国处理地区事务的不满,“杜特尔特的话里透露着失望,因为他一直希望美国在黄岩岛问题上态度更明确一些,但是即使菲美是军事同盟,美国也不愿在黄岩岛问题上再进一步”。报道称,很多菲律宾人觉得他们在黄岩岛没有获得美国足够的支持,特别是与美国对日本的支持相比,更是如此。

图片 2杜特尔特抵达北京

图片 310月26日,杜特尔特与安倍举行会谈后共同会见记者。

 

  对此,时殷弘认为,杜特尔特最近对美国特别恼火,主要是因为美国批评他打击毒贩,短时间内杀了2000多人,这是个人权问题。杜特尔特本身具有反美倾向,说话很随便,他的话也不是完全可信,但确实很惹美国人讨厌。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就此回应称,对于杜特尔特此访,中菲两国人民都很高兴并抱有期待,但的确也有人焦虑、失落,五味杂陈。中菲关系重回健康稳定发展的正确轨道,无论对于中菲两国,还是地区和平稳定,都是利好消息。我想,只要是真正希望亚太地区和平稳定发展繁荣的人,对此都会持欢迎态度。

  日菲两位首脑继9月在老挝举行东盟峰会期间会谈后,此次为双方第二次会谈,也是杜特尔特任总统以来首次访日。今年也正值两国邦交正常化60周年。

资料图:当地时间9月7日下午,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万象国家会议中心出席第十九次东盟与中日韩(10+3)领导人会议,东盟十国领导人以及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韩国总统朴槿惠共同出席。图为李克强总理与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会场寒暄。(中新社记者 刘震 摄)

  相对于菲律宾的强硬,美国的态度难得温柔,背后自有原因。“德国之声”说,菲律宾是美国在东南亚最重要的盟友。目前华盛顿试图在该地区缔结联盟,以应对中国在具有战略意义的南海贯彻主权。鉴于菲律宾在南海仲裁案中的角色,其在这一布局中具有关键的意义。连续几起外交风波发生后,有卸任美国官员表示,美菲之间的小摩擦只会让中国看笑话。曾任奥巴马政府亚洲事务顾问的麦德罗斯认为,这在美菲关系的道路上“是个突兀的减速带,并不是阻挡前进的路障”。

  就如同《环球时报》在今天的社评中指出的那样,“围绕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访问中国,美国媒体和有些西方媒体就像打翻了醋坛子,掀起了批评杜特尔特‘豪赌’的舆论风暴。从它们的‘惊诧’‘不理解’当中不难看出美国及其西方盟友在南海问题上的极度自私,它们觉得菲律宾就应当效忠美国的同盟体系,甘当这个体系中的一颗螺丝钉。

  杜特尔特:现在不是谈南海的时候

美国《军队时报》援引新美国安全中心学者克罗宁的分析说,“杜特尔特正在把美菲同盟置于危险境地”。克罗宁认为,美国应该静观其变,看一看这是否是杜特尔特的一时兴起,“这是他的特色。杜特尔特总是即兴发挥。我不会严肃看待他的那些言论”。不过,克罗宁警告说,“杜特尔特的确需要弄清楚,他到底需要什么样的美菲关系。如果肆无忌惮,他会在真正理解美菲同盟之前毁了这种关系”。

  《日本经济新闻》称,杜特尔特政权暗示与美国保持距离的姿态。如果作为当事方的菲律宾同意搁置南海仲裁,日美将陷入被‘过河拆桥’的窘境”。现在,这种不安越来越向现实靠拢。

  欧洲媒体:替美国担忧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6日在官邸与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举行会谈。围绕南海问题,双方就“法治”的重要性、基于国际法和平解决纷争和武力行使问题达成了一致。据悉,安倍可能以亚太地区的和平稳定需要美国的参与为由,向多次批评美国的杜特尔特呼吁采取灵活态度,修复美菲关系。

“杜特尔特要美国特种部队离开棉兰老岛是烟雾弹,掩盖了美国在菲律宾其他地方的军事存在”,《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称:今年3月,美菲签署新条约,允许美军在菲律宾的5个军事基地暂时驻防。大西洋协会的高级研究员罗伯特·曼宁说,杜特尔特对美军下“逐客令”还有一个原因,即对美国处理地区事务的不满,“杜特尔特的话里透露着失望,因为他一直希望美国在黄岩岛问题上态度更明确一些,但是即使菲美是军事同盟,美国也不愿在黄岩岛问题上再进一步”。报道称,很多菲律宾人觉得他们在黄岩岛没有获得美国足够的支持,特别是与美国对日本的支持相比,更是如此。

  据美国彭博社报道,杜特尔特13日在面向军官的一个电视讲话中说,他正在考虑从俄罗斯和中国购买武器,同时结束与美军在南海的联合巡逻,以避免卷入可能的“敌对行动”。他同时还表示,并不会切断与盟友的“脐带”关系。

  杜特尔特的脚还没有踏上北京的土地,西方媒体的抱怨已经涌来。英国广播公司(BBC)的中文网站18日在头条刊文:“那个盛气凌人的、6个月前曾宣称自己将从中国手中夺回南沙群岛、骑着摩托艇将菲律宾国旗插到争议岛礁上去的总统候选人发生了什么?那个美国重要盟友的爆粗口的总指挥发生了什么,上个月他还称美国总统是婊子养的……而在这周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之前,杜特尔特洗干净了嘴巴,说到了菲中关系的关键转折点,许诺说话会很柔和……”。

  日本新闻网报道称,杜特尔特下午在与安倍晋三会谈时表示,现在不是谈南海问题的时候,菲律宾与中国的关系只是经济合作的关系,而不是军事同盟关系,希望日本政府能够安心。

对此,时殷弘认为,杜特尔特最近对美国特别恼火,主要是因为美国批评他打击毒贩,短时间内杀了2000多人,这是个人权问题。杜特尔特本身具有反美倾向,说话很随便,他的话也不是完全可信,但确实很惹美国人讨厌。

  英国路透社10月18日报道,2015年皮尤研究中心研究显示,菲律宾是同美国关系最亲近的国家。而近来菲律宾新任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多次针对美国发表负面言论,同美国关系紧张,这让在菲律宾的美国人感到不安。

  会谈开始时,杜特尔特总统表示,南海问题希望在和平的背景之下予以解决,菲律宾必须与中国发展友好关系。他说,菲律宾在必要时会站在日本的一方,希望日本政府能够安心。

相对于菲律宾的强硬,美国的态度难得温柔,背后自有原因。“德国之声”说,菲律宾是美国在东南亚最重要的盟友。目前华盛顿试图在该地区缔结联盟,以应对中国在具有战略意义的南海贯彻主权。鉴于菲律宾在南海仲裁案中的角色,其在这一布局中具有关键的意义。连续几起外交风波发生后,有卸任美国官员表示,美菲之间的小摩擦只会让中国看笑话。曾任奥巴马政府亚洲事务顾问的麦德罗斯认为,这在美菲关系的道路上“是个突兀的减速带,并不是阻挡前进的路障”。

  报道引述美国商会执行董事埃贝斯•欣奇利夫的话说,这些反美言论让在菲美国人和企业感到紧张不安。他说:“杜特尔特每次一开口,针对美国发表负面言论,我就感到痛心。这对于美菲商业关系来说没有一点助益。”

  杜特尔特还表示,今天的会谈不愿意过多涉及南海问题,他说:“不是讨论南海问题的时候”,表示拒绝安倍希望菲律宾继续维持南海问题上原先立场的要求。

《日本经济新闻》称,杜特尔特政权暗示与美国保持距离的姿态。如果作为当事方的菲律宾同意搁置南海仲裁,日美将陷入被‘过河拆桥’的窘境”。现在,这种不安越来越向现实靠拢。据美国彭博社报道,杜特尔特13日在面向军官的一个电视讲话中说,他正在考虑从俄罗斯和中国购买武器,同时结束与美军在南海的联合巡逻,以避免卷入可能的“敌对行动”。他同时还表示,并不会切断与盟友的“脐带”关系。

  欣奇利夫说,最近几周,美国技术公司、金融服务机构和制造厂商的三个代表团都取消了到菲律宾的行程,至少已经有两家公司“因杜特尔特的反美情绪”转而前往越南做生意。

  安倍在会谈中称,希望发展日本与菲律宾的友好合作关系,也希望菲律宾能够遵循南海仲裁的立场,与日本加强在南海的防卫合作。

  新总统的表现还让在菲律宾苏比克湾军事基地周边地区安家的美国人担忧起来。杰克•沃克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一名退伍中士,住在苏比克湾附近的奥隆阿波镇已有5年。他说,最怕有一天杜特尔特会宣布让所有美国人都离开,这样的话他们就会与所爱的人分离。

  杜特尔特则称:“菲律宾与日本共享民主主义和法治价值观。我们将在‘和平解决’这一价值观下紧密合作”。他说,“我们追求和平,希望基于国际法和平解决”问题。

  根据美国国务院数据,现今有400万菲律宾裔居住在美国,有22万美国人居住在菲律宾,他们大多都是退伍老兵的。此外,每年还有65万人次的双方人员往来。

  对于杜特尔特上周的访华行程,安倍表示,日本政府欢迎菲律宾改善与中国的关系。

  德新社10月18日报道称,杜特尔特选择中国作为其在东南亚以外的首个外访地,表明美菲关系出现裂痕,这将对奥巴马的“重返亚洲”战略产生全球性影响。“促经济、购武器、谈南海”,“德国之声”18日总结说,这是杜特尔特此次访华的主要议题。临行前杜特尔特透露,会与中方商讨购买武器事宜,他还放话说,有信心在南海问题上达成共识。

  安倍表示说:“南海问题直接关系到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也是国际社会普遍关心的问题。对于仲裁结果和海洋纷争问题,不进行武力威胁,不使用武力,依据国际海洋法的原则寻求和平解决,两国首脑确认了这些原则的重要性。”

  美国媒体:杜特尔特“豪赌”

  安倍还强调:“作为日本政府,欢迎杜特尔特总统访问中国,并全面改善和发展与中国的关系。”

  长期以来,菲律宾被视作美国的“棕色小兄弟”,美国媒体格外关注这个传统盟友的新总统的首次访华。

  日本强调“对美的同盟关系”的重要性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8日以“菲律宾的中国豪赌”来形容杜特尔特访华,文章称,杜特尔特与之前的总统不同,“史无前例地先访问中国而不是美国”,“当然,中国也无疑会铺开红地毯,用好客、经济援助和善意迷倒杜特尔特。”

  安倍和杜特尔特在记者会后还举行了小范围会谈。

  “菲律宾总统访华,弃美亲中之路会走多远?”这是《纽约时报》18日的题目,报道称,杜特尔特说希望减少美国在其国家的军事影响力,并与中国建立更亲密的关系。菲律宾是美国在亚洲最亲密的盟友之一。但他并未表示愿意做出中国最想要的事情:废除一项让美国可以使用菲律宾5个军事基地的协议。

  日本官房副长官萩生田光一26日向共同社透露,安倍晋三与杜特尔特总统在会谈中达成共识,一致认为对两国而言,与美国的同盟很重要。

  “他愿意做到何种程度,本周将面临考验”,《纽约时报》说,他将于18日抵达中国参加会谈。会谈很可能将释放信号,表明他是否愿意成为北京的亲密朋友。

  会谈后,日菲首脑发表了旨在促进两国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该声明还就南海问题强调,自我克制与非军事化对和平解决海洋纷争很重要。

  报道引述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高级顾问安德鲁·希勒的话说:“如果中国成功地让菲律宾远离美国,那么这将是北京长期削弱美国在该地区盟友关系的活动所取得的重大胜利。这将让人们愈加担忧,适当的威胁加引诱可能影响其他合作伙伴,使它们疏远美国。”

  杜特尔特还将与日本天皇会面。但是日本有些人担心他在晋见天皇时会失态大嚼口香糖。

  在阿基诺三世领导的上一届菲律宾政府期间,五角大楼扩大了美国进入菲律宾的权限,这被认为是奥巴马政府“重返亚洲”战略的支柱。中国猛烈抨击这一战略“遏制政策”,并希望破解它。

  此外,日本经济产业相世耕弘成26日在经产省与正在访日的菲律宾贸工部长洛佩兹举行会谈,签署了《日菲产业合作倡议》。为纪念2017年东盟成立50周年,双方就日本明春邀请东盟十国经济部长访日等达成了共识。

  《纽约时报》还担心“美国在东南亚的另一盟友泰国也越来越转向中国,这可能使得华盛顿面临与该地区两个长期合作伙伴的关系受损的情况”。

  为促进菲律宾经济的发展,日菲双方在致力于推进汽车等制造业发展及中小企业对策方面达成了一致。双方还商定两国磋商并汇总《菲律宾产业发展愿景》。

  报道称,中国在多大程度上成功争取到杜特尔特,将对整个地区发出信号,对于该地区的大多数国家而言,与中国保持良好的经济关系都是至关重要的大事。

  另一方面,三菱汽车公司26日发布消息称,已与菲政府就为发展该国汽车产业而积极投资签署了备忘录。访日的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及三菱汽车董事长兼社长益子修出席了签署仪式。

  美国《时代》周刊网站18日称,美国官员眼下正在寻找答案的问题是,杜特尔特疏远美国、投怀中国的言论是夸夸其谈,还是效忠真的发生转移?智库兰德公司的分析师布兰克表示,美国一直希望杜特尔特对美国的言行“只是说说而已”。美国全国广播公司18日称,杜特尔特面临的最大问题是,能否利用这次国事访问就黄岩岛问题与北京达成妥协,以换取中国更多的投资。报道称,如果杜特尔特在南海问题上太软,会影响他在国内的强人形象。

  三菱汽车预计将投资约1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5亿元)在菲律宾生产基地增设生产线,2017年1月开始生产面向该国的小型汽车“MIRAGE”。

  美联社分析称,美国的长期同盟表现出“反美亲华”是因为美国过去曾长期将菲律宾视为殖民地。杜特尔特不仅希望中美两国在南海主权纠纷中取得进展,且若增加与中国军事合作,中国可能成为菲律宾新的武器供应商。

  东京和华盛顿方面目前都担心菲律宾新政府不能在有关南海争端的对中国立场问题上保持前总统阿基诺所做的承诺,尽管美国和日本在那里并不存在同中国的领土争端。

  日本媒体:操心南海

  就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对日本访问期间的有关表态,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今天在例行记者会上作出回应:杜特尔特总统在日本的一些表态,大致符合其在华表态,跟中方达成的高度一致。中菲应当暂时搁置一时解决不了的争议,聚焦合作与发展。

  日本媒体似乎也把重心放在了南海问题上。

  早前,杜特尔特总统访华期间,中菲签署联合声明,双方重申争议问题不是中菲双边关系的全部,并就以适当方式处理南海争议的重要性交换了意见,重申维护及促进和平稳定、在南海的航行和飞越自由的重要性。中菲还同意继续商谈建立信任措施,提升互信和信心,并承诺在南海采取行动方面保持自我克制,以免使争议复杂化、扩大化和影响和平与稳定。

  《日本经济新闻》18日刊登题为《杜特尔特访华之路》的报道称,“此次访华将成为双方历史上的重要转折点”。报道称,杜特尔特修正了对外方针,将摆脱对美国的依赖。这次访问对急于进出海洋的中国是个好机会。“但是如果缺乏外交经验的杜特尔特面对中国的巨额经济支援而错判了和中国的距离感,将会改变包括日美在内的南海构图。外交人士称,弄不好,南海也有被中国掌握在手的可能。”

  杜特尔特明确要求美军两年内撤走

  报道称,杜特尔特在会谈中如何谈及这南海问题成为焦点。关于南海问题,中菲围绕黄岩岛等的领土主权出现对立。在海牙的仲裁庭7月做出裁决,不过中国认为仲裁庭违法,继续对该岛周边进行实际控制。

  杜特尔特26日在东京面向日本国会议员的演讲中表示“希望外国军队2年以内离开菲律宾”,再次严厉表示将要求美军部队撤走。而这是杜特尔特首次谈及要求美军撤军的时间。

  中菲关系在菲律宾上届阿基诺政府时期陷入冷却。菲律宾2013年向仲裁庭起诉中国。2014年,菲律宾与盟国美国签署新军事协定,为美军事实上再次驻扎菲律宾的军事设施打开道路。不过,今年6月底就任总统的杜特尔特改变路线。称“即将到来的美菲联合军演将是最后一次”等,表明了将调整依赖美国的方针。

  杜特尔特是在会见日菲议员友好联盟成员时作上述表示的。他说,中国是越来越强大,与美国这样的大国发生冲突的可能性存在。我们面对中国有着同样的立场,所以必须要加强合作。

  报道称,此次会谈对于加紧开展海洋战略的中国而言也是一个良机。中国表示希望与包括菲律宾在内的相关国家以对话方式解决南海问题,以此牵制日本和美国的干预。

  似乎是考虑到前总统阿基诺执政时缔结的为美军常驻菲律宾铺平道路的“美菲加强防务合作协议”,杜特尔特在演讲中表示:“若有必要修改或废弃协议,就将去做。美国与菲律宾之间留下的问题是军队的驻留。”

  报道称,不过,缺乏外交经验的杜特尔特如果以巨额经济援助为前提,对中菲的距离感进行判断,包括日美在内的南海格局可能会发生改变。也有外交相关人士表示:“回过神来,可能已经按中国的意向推进”。

  杜特尔特表示:“在今后两年间,外国军队必须离开菲律宾,没有美国的支援,菲律宾也能活下去。”他说,菲律宾人有自己的尊严,我希望一些人不要在国际友人面前辱骂我。

  而日本《产经新闻》通过社论试图警告杜特尔特:他如果按照中国的意愿行事,必然加强中国对南海的支配,如果他脱离了“拥有自由和民主主义价值观国家”的队伍,不仅会损害菲律宾的国家利益,也可能成为地区不安定因素。日本NHK电视台报道称,“杜特尔特采取的对华政策,将和前任政权划出界线”,“在访问日本之前访问中国,对中国来说是堪称得分的。”

  另外,考虑到此前和中国持续对立的南海问题,他强调称“宪法中写明菲律宾能够拥有独立的外交政策,我不会和近邻国家发生争执,希望做中国的朋友”。

  韩国《中央日报》10月19日也称,杜特尔特就任后,一直与美国唱反调,对中俄表现得极为友好。

  杜特尔特表示:“菲律宾与中国的友好关系不需要军事力。菲律宾与中国的关系不是军事合作的关系,而是经济合作关系。”

  杜特尔特:不应该对某一国言听计从

  对于上周访华引起的波澜,杜特尔特向日本商界表示:“我是为了讨论经济问题而去的,没有谈及武器和部队派遣的话题。我们避开了军事同盟等话题,而是讨论了可以进行怎样的投资。”他同时对通过访华扩大双边贸易表示了期待。

  不过,对于南海问题的担心,美日媒体显然多虑了。新加坡《联合早报》18日引述杜特尔特的话说“在对抗和谈判面前,菲律宾选择谈判”。他说:“为一片水域而起刀兵,毫不足取。战争不是出路。”

  杜特尔特曾在上个星期访问中国期间宣称将与美国“分离”,但是随后表示同美国的外交关系不会中断,他只是希望奉行独立的外交政策。

  报道称,他明确表示反对他国插手南海事务。他说:“我没有兴趣让其他国家参与南海问题谈判。我只愿跟中国谈。”他表示愿意和中国共同开发这一水域。

  在出访日本前,杜特尔特昨天再次“炮轰”了美国,他在马尼拉对媒体表示,美国可能会“忘记”两国延续数十年之久的双边防务条约。杜特尔特警告,菲律宾不会让美国用威胁要切断对菲律宾援助的方法,像对待“一条拴在链子上的狗”一样对待菲律宾。美国之音称,他的这一举动使得美菲两个长期盟友之间的关系增加了新的不确定性。

  另据菲律宾《商报》网站18日报道,杜特尔特总统在4天的访华期间,将不会在与中国领导人举行双边会谈时提及菲律宾的南海主权声索。

  杜特尔特说: “如果我在总统的位子上待得足够久,如果《增强防务合作协议》是一项行政协定,那它总有一天会……到那时我就会……除了菲律宾的军人外我不想看到任何其他国家的军事人员。”

  而自今年6月30日宣誓就职以来,杜特尔特多次与美国呛声,频频喊话不愿再做“受气包”和“擦鞋垫”,不再与美国举行联合军演。菲美多年来保持的亲密盟友关系正出现微妙变化。 在出访前,杜特尔特接受了中国中央电视台的访问时表示“说到跟其他国家的关系,我们通常都是受到约束的,即使是像武器方面的事宜,受到美国的约束。我们不应该对某一国言听计从。”

  英媒:从杜特尔特亲中疏美看亚太地区错综格局

  相比西方媒体,大部分菲律宾媒体对于杜特尔特的此次中国之行表态普遍比较谨慎。《菲律宾每日问询者报》18日称,杜特尔特此行将考验美菲关系,“对杜特尔特来说,这将是高风险的游戏”。文章称,与中国增强防务关系的任何举动将令美国军方不安。《菲律宾星报》10月19日报道称,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说,中国是唯一公开支持菲律宾政府打击非法毒品交易的国家,而美国和欧盟则只知道一味指责。菲律宾《马尼拉公报》18日称,杜特尔特期待与中国国家领导人沟通对话,其本次国事访问将关注重建两国友好关系。

  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今天的《泰晤士报》和《卫报》各有一篇分析中、美、菲三角关系及亚太地区较量的评论文章。

  对于西方媒体炒作“杜特尔特领导下的菲律宾有与美国决裂的倾向”,《环球时报》今天在社评中指出,几乎所有中国的外交战略学者都认为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杜特尔特更像是在争取菲律宾外交上的更多独立自主权利,不希望菲外交完全为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打工效力,而更愿意围绕菲律宾的国家利益设计本国平衡的对外政策。

  《卫报》的文章说,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最近上演的亲中疏美政策似乎使亚太地区更加充满变数,但同时也令亚太地区危机和机会并存。但杜特尔特有点出尔反尔的性格,可能连他的同僚都搞不清楚。

  而英国广播公司(BBC)的一篇评论就不无恶意的写道:期待着杜特尔特有一天会反过来聚焦中菲岛礁冲突,重新重视美菲同盟的价值。

  杜特尔特一会儿弃美亲中,想与美国的竞争对手中国和俄罗斯形成一个三驾马车来抗衡美国;但一会儿又说,他与中国只是单纯的经贸关系。

  按照日程,杜特尔特总统和中国领导人的会谈会见活动将从明天开始。习近平主席将为杜特尔特总统举行欢迎仪式,同他会谈并举行欢迎宴会。李克强总理和张德江委员长将分别会见。张高丽副总理还将和杜特尔特总统一起出席中菲经贸合作论坛开幕式。

  文章说,杜特尔特希望从中渔利,从中美各方获得最大的好处。但问题是他的这个战略能奏效吗?

  首次访华的杜特尔特将和中国领导人擦出怎样的火花,我们拭目以待。

  《泰晤士报》的署名作者鲍伊斯认为杜特尔特这样做是一个战略错误,因为如果菲律宾缺乏美国这个盟友,它对中国就失去了吸引力,同时它也会失去西方的援助而过分依赖于中国。而亚太地区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中国继续用金元“收买”邻国。与此同时,美国连一个跟自己有着70年盟友关系的菲律宾都搞不定凸现了美国影响力的衰退。

  但是,西方到底应该如何应对中国的崛起?是限制中国,让中国顺从西方的游戏规则?还是无需过分担心,中国只不过是利用外交肌肉来扩大自己的经济而已?

  鲍伊斯认为,菲律宾其实也只是采取一种现实政治,中国也希望利用菲律宾把美国赶出它视作自己后院的亚太。

  《卫报》文章则说,虽然亚太地区的其他小国,包括泰国、柬埔寨、马来西亚等在内的中国邻国希望得到中国的资金和支持,但是他们对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和武断并不无担忧。更不要说那些与中国在南海有领土争端的国家,这些亚洲邻国几乎都是美国的盟友。

  文章说,虽然亚太地区的小国可以从亚太地区错综复杂的地缘政治中看到机会,但是从长远来看中美之间的大国竞争以及一些局部冲突可能会给亚太地区带来不稳,如果真这样那么对谁都没有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