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家
分类

安倍回应美将退出TPP,TPP大势已去

日期: 2020-03-13 04:15 浏览次数 : 195

图片 1

摘要: 虽然此次峰会的主题是“高质量增长和人类发展”,但美国大选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命运走向及潜在替代方案,将成为与会领导人密集磋商的最主要议题。(原标题:TPP大势已去 “中国方案”将成APEC峰会焦点)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二十四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将于11月19日至20日在秘鲁首都利马举行。虽然此次峰会的主题是“高质量增长和人类发展”,但美国大选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命运走向及潜在替代方案,将成为与会领导人密集磋商的最主要议题。奥巴马为挽救TPP做最后一搏秘鲁APEC峰会是奥巴马以美国总统身份展开的最后一次外交出访,原本希望带着政治遗产亮相的他,眼下却不得不面对TPP很可能将不了了之的尴尬境地。不过,他仍表示将利用APEC峰会的间隙会见所有TPP成员国领导人,并力促TPP生效。TPP由APEC成员国中的新西兰、新加坡、智利和文莱四国于2002年发起,旨在促进亚太地区的贸易自由化。2010年,TPP谈判启动,并最终于2015年10月5日取得实质性突破,美国、日本和其他10个泛太平洋国家就TPP达成一致。2016年2月4日,美国、日本、澳大利亚、文莱、加拿大、智利、马来西亚、墨西哥、新西兰、秘鲁、新加坡和越南12个国家正式签署了TPP协议。但TPP要正式生效,还需要上述12国立法部门(国会、议会)批准通过。原本签署TPP的12个国家都信誓旦旦地表示,要在今年内力促TPP生效,但一场美国大选彻底打乱了TPP的进程。英国《卫报》网站11月12日在题为《白宫承认,国会将把TPP冲入马桶》的报道中称,鉴于参众两院不会在明年1月20日国会进行正式权力交接前讨论TPP协定,并且当选总统特朗普几乎每天都要攻击这项协定,因而,TPP协定在美国几乎已死定了。尽管“TPP已死”效应在整个亚太地区持续发酵,但奥巴马11月17日仍表示将继续游说国会批准TPP。与奥巴马同样仍想最后一搏挽救TPP的还有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安倍11月10日已强推日本国会批准TPP协定,次日,他又强调“将利用一切机会促使美国及其他签署国尽快完成国内手续”,并称不能被动等待美国的态度,而是“要在日本的主导下提高尽快生效的机会”。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则向特朗普喊话称,如果他就任后取消TPP,那“对于我们这些积极为协定谈判的人来说,是令人失望的”。相反,有些国家已经决定放弃。越南总理阮春福11月17日在国会召开的会议上宣布,因美国中止将TPP提交国会审议,越南政府已停止推动国会批准TPP。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张洁11月17日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说:“TPP目前在美国只是暂时搁置,判断TPP已死,为时尚早。”张洁表示,外界普遍猜测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将终止TPP协定,但“从明年1月20日特朗普宣誓就任美国总统到4月期间,是一个重要的观察期。这期间,特朗普将陆续公开其施政纲领,届时,美国新政府对于TPP的真正立场才能渐渐明朗”。张洁指出,虽然TPP目前只是暂时搁置,但已缓解了中国此前在亚太秩序博弈中所承受的整体压力,这也利于中国推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或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建议。RCEP获美国盟友追捧由于担心TPP无疾而终,很多签署TPP的美国亚太盟友眼下已将关注力转向曾经与TPP相抗衡的RCEP。马来西亚国际贸易和工业部长穆斯塔法·穆罕默德15日说,如果确认TPP协定无法落实,马来西亚将寻求其他选项。目前,马来西亚关注的是推动RCEP谈判。新加坡《联合早报》14日发表社论称,美国不核准TPP协定仅代表其自己弃权,亚太区域国家依然会谋求其他形式的合作来促进贸易。澳大利亚外交部长毕晓普也表示,TPP失败将使贸易协定方面出现真空,其空白或将被中国主导的经济伙伴关系填补。她特别提到RCEP,并称澳大利亚将在任何能够受益的地方寻求达成协议。澳大利亚贸易与投资部部长史蒂文·乔博6日表示,澳大利亚政府会努力敲定拟议中的RCEP,同时也支持中国提出的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方案。相较于匆忙转向的上述3国,今年APEC峰会的主办国秘鲁既已开始与中国就加入RCEP问题进行谈判,又仍对TPP生效抱有期待。秘鲁外贸部长爱德华多·费雷罗斯表示,希望有朝一日秘鲁能同时加入美国领衔的TPP和中国力推的RCEP两大自由贸易协定。而秘鲁总统佩德罗·库琴斯基认为,与中国、俄罗斯等亚太国家签订协议或许比美国参加的TPP更好。德国柏林科学与政治基金会南美问题专家克劳迪娅·希拉博士指出,秘鲁对RCEP表现出浓厚兴趣,是因为秘鲁与中国的贸易额占其外贸总额的23%。希拉认为,秘鲁如果真的成为RCEP的一员,很可能会在智利等TPP签署国和泛美同盟成员国中引发示范效应。《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由东盟10国发起,邀请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共同参加(“10+6”),旨在通过削减关税及非关税壁垒,建立16国统一市场的自由贸易协定。虽然日本也被纳入这一框架之中,但安倍15日却警告称如果TPP生效手续没有进展,在亚太地区打造经济圈的“重心将会转向东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有分析人士指出,虽然日本不愿接受中国在亚太日益增长的经济影响力,但在TPP前景不明、亚太国家重新将关注点转向RCEP的大背景下,日本有可能改变态度加入RCEP谈判,以免自身在亚太市场被边缘化。“中国方案”将成峰会关键潮流中国近年来积极推动RCEP,新加坡《海峡时报》16日评论说,在TPP可能流产的背景下,中国将成为秘鲁APEC峰会的中心,中方倡导的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和RCEP方案将成为峰会上关键的经济和地缘政治潮流。英国《金融时报》称,在秘鲁召开的APEC非正式领导人会议上,中国将再次推进“抗衡TPP的RCEP”,特朗普的当选令中国得以顺理成章地推动建立亚太自由贸易区。《纽约时报》也称特朗普当选带来的不确定性给美国的亚太盟友和对手都带来了压力,“如果美国的支持显得不太有把握,那么中国会变得更有吸引力”。张洁说:“不论是RCEP还是FTAAP,都是中国积极参与构建亚太自由贸易新秩序的努力。中国是RCEP坚定的支持者和推动者,支持东盟在RCEP谈判中的中心地位,因而,如果RCEP能率先取得突破,那对中国来说也是一个好消息。”张洁也强调,从未来参与亚太区域治理的层面来看,FTAAP所涵盖的范围比TPP和RCEP都更广,如果能取得成功,将有助于中国在亚太争取更多的话语权。虽然东亚目前有不少合作机制,但效率都相当低下,未来需要一个高效的地区合作机制。而RCEP能否成为亚太各国高效合作的平台,仍需各方努力。作为亚太地区最重要的经济体,美国未来是否会加入RCEP,既取决于美国自身的意愿,也取决于亚太各国自身的考虑,“毕竟一个没有中国的TPP和一个没有美国的RCEP都是不明智的”。

摘要: 随着美国当选总统川普21日称上任第一天就要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下称TPP)的表态,正在阿根廷访问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于当地时间11月21日晚举行记者会,表示没有美国的参与,TPP将毫无意义。 ...随着美国当选总统川普21日称上任第一天就要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下称TPP)的表态,正在阿根廷访问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于当地时间11月21日晚举行记者会,表示没有美国的参与,TPP将毫无意义。没有美国TPP无意义据日经中文网22日报道,安倍在会上称再磋商出一个只包括11个成员国的TPP是不可能的,他表示“没有美国的话(TPP)将失去意义。正与不可能重新谈判一样,根本的利益平衡将被打破”。安倍强调,“在(19日于秘鲁举行的)TPP首脑会议上重新确认了TPP的高度战略价值和经济价值。没有一个国家因为美国总统大选后的情况而推迟或停止国内手续”,安倍同时强调称,“将利用一切机会促进其他签署国尽快完成国内手续”。英国《金融时报》认为对于由TPP其他11个成员国在美国缺席情况下继续推进该协议的提议,安倍上述言论算是泼了瓢冷水,这也为中国在亚太区打造替代贸易协议扫清了障碍。11月22日,在川普个人的脸书(Facebook)上,他拍摄了一段视频,再次强调他会废除TPP。在视频中,他宣布TPP“极有可能成为美国的灾难”,因为TPP的设计目标是彻底取消所有签约国之间的贸易壁垒,特别是美国,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马来西亚和智利之间的壁垒。川普说,他的目标是重建一个“公平的双边贸易协定,同时把工作和制造业搬回美国本土。”在视频中,川普同时也宣布了要削减奥巴马政府的各种“条条框框”,他声明:“每当一条法律被建立的时候,就必须有两条法律被减除。”部分成员国仍抱有希望19日,在秘鲁首都利马亚太经合组织(APEC)会议期间,美国在内的12国召开场边会议,美国总统奥巴马向其他11个国家领导人解释其政府停止推动国会核准TPP的原因。除了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之外,日本与新西兰领导也在会上也表示不会放弃在各自国会核准TPP,安倍晋三更呼吁各方维持TPP的进展动力,展现这是项能促进互利共赢的协定。19日,美国总统奥巴马与参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国家的领导人在利马举行会议。路透社图安倍晋三一名发言人当天在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称,美国总统奥巴马力促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但他却未能在卸任前说服国会核准这份由12个亚太国家签字的协定。而将于明年接任美国总统的川普,曾扬言要转入贸易保护主义,导致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受到严重威胁。不过,《金融时报》也指出,安倍及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等其他TPP成员国领导人在会谈中,要么认为川普此举是一种谈判策略,要么希望他随着时间的演变会改变主意。这些言论意味着他们仍未放弃TPP。特恩布尔曾表示,他希望川普会改变主意。安倍上周曾与川普会晤,不过目前仍不清楚两人是否曾讨论过这一贸易协议。新西兰总理约翰•基(John Key)表示,考虑到TPP在美国大选期间遭遇的深切反对,他对川普的决定虽感到失望,却并不意外。他说:“美国并不是个小岛,它不能往那一坐就说不会和世界其他地方贸易了。总有一刻,美国会想要考虑如何进入亚洲那些增长非常迅速的市场,以及它希望在亚洲扮演什么角色。”中国要成赢家?香港汇丰银行(HSBC)亚洲经济研究部门主管范力民表示:“中国是最大赢家。退出TPP,美国不仅会失去在亚洲的经济抓手,还会失去政治上的抓手。如今,中国可以把巨大的国内市场作为筹码,让其他经济体靠拢其轨道。”日本经济新闻21日发表文章《中国不放过美国“空白”期 推新自贸协定》,指出在日本政府内部,弥漫着“如果能维持既不生效也不消失的状态就烧高香了”的无能为力感。而中国倡导亚太自贸区(FTAAP)构想的实现,已开始为获得新贸易秩序构建的主导权而采取行动。日本政府的TPP政府对策本部高官表示,“暂时避免掀起风波是明智的。虽然不知道生效是2年后还是3年后,但如果能维持现状,目前可以接受。”文章援引日本经济产业省官员观点指出,即使在协定不生效期间,“只要TPP还存在,就能作为高规格的贸易规范发挥影响力”。文章还称,除了TPP之外,在亚洲多个多边协定都在谈判过程中。TPP作为“原型”即使不生效也能发挥一定的作用。但一名美国贸易当局人士指出,如果TPP被搁置数年,日美之外的TPP成员国“未必会继续等待川普改变主意”。在亚太圈,美国未参加的东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也在谈判中,主角是中国。中国不会放过美国政治“空白”的机会。日本《读卖新闻》21日报道,在亚洲,除TPP外,有日本、中国、印度、东盟成员国等16个国家参加的RCEP谈判也在进行当中。RCEP参与国占据全球经济的大约三成比重,人们普遍认为,如果TPP不生效,贸易协定的机轴将转向RCEP。

  图片 2

资料图: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当地时间2016年8月2日到访白宫,与美国总统奥巴马会晤,庆祝两国建交50周年,期间双方重申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坚定承诺。图为李显龙出席记者会。(中新社记者 张蔚然 摄)

       【环球时报驻新加坡特约记者辛斌】当地时间2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以高规格仪式欢迎首次正式访美的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如图)。这是奥巴马8年任期内首次邀请东南亚国家领导人参加白宫国宴,同时纪念美新两国建交50年。

(环球网1月6日报道报道)据《日本经济新闻(Nikkei)》1月6日报道,美国候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宣称将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正在从根本上不断修正奥巴马政权此前推进的自由贸易路线。美国的对亚洲外交无疑将大幅改变。

  2日上午,奥巴马在白宫南草坪举行的正式欢迎仪式上发表讲话时提到了李显龙此次访美的特殊性。他说:“这是30多年来第一位对美国进行正式访问的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此访是对我们两国外交关系50周年的庆祝。而且,它反映了我与李显龙过去8年的友谊与伙伴关系。”

报道称,在商品、资金、人员和信息方面担任东盟枢纽作用的新加坡对特朗普政权的亚洲政策战战兢兢。

  2日晚,奥巴马夫妇在白宫举行国宴招待李显龙夫妇。美联社称,奥巴马上台以来总共只举行11次国宴。李显龙是受到奥巴马这种特殊款待的第五位亚洲国家领导人,也是获此待遇的第一个东南亚国家领导人。白宫上一次为新加坡领导人举办国宴,还是1985年10月时任美国总统里根设国宴款待新加坡“国父”李光耀。

2016年8月2日,首次以总理身份访问美国华盛顿的李显龙与美国总统奥巴马举行会谈,随后在白宫召开的记者会上,他表达了对美国尽快批准TPP的期待。李显龙的发言与以往一样用词温和,不过他敏锐地暗示了东南亚各国是如何看待当时因面临总统大选而迷失方向的美国政治。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3日报道,奥巴马在致辞时形容美新两国关系“坚如磐石”,还表示新加坡是个“有很大影响力的小红点”。奥巴马还特地用谚语“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形容两国之间的伙伴关系,并强调了新加坡在“亚太再平衡战略”中的重要性。

李显龙当时表示,“TPP是美国‘亚太再平衡’不可或缺的支柱。不仅是市场开放和制定贸易规则等经济好处,作为安全保障战略也至关重要”。

  法新社称,由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遇阻,奥巴马借会晤李显龙的机会“最后一搏”。奥巴马形容这份协议,是和中国竞争区域影响力的重要一环。

报道称,新加坡与文莱、智利和新西兰一起,在2000年代率先描绘了TPP构想。使这4个小国集团签订“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P4)”,并使之生效的核心人物实际上就是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一说到TPP,很容易被认为是美国想出来的主意。但实际上,其原本只是以新加坡和新西兰为中心建立的小舞台,大国美国随后参与进去形成了现在的TPP。

  李显龙此行也在多个场合都不忘呼吁美国国会批准TPP,在欢迎式上致辞时也不例外。他2日说,TPP是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中一个不可或缺的元素,除了经济利益,从战略角度来看也是重要的,是美国承诺继续在东亚地区深入参与的强烈讯息。“我们已经接近终点线了,希望各参与国,尤其美国国会,能够尽快批准TPP”。

如果TPP扩大,本应按照新加坡的期待进展,但现在势头衰退。TPP设定了对亚洲新兴市场国家来说可以认为是无法达到的高标准,一直以强硬态度进行交涉的美国自身现在却要放弃TPP,亚洲各国对此非常失望。不,逐渐蔓延至东盟各国政权的感情与其说是失望,不如说是不信任。再进一步说,也许更接近愤怒。

  外媒尤其关注新加坡如何看南海仲裁案,台湾“中央社”3日称,奥巴马与李显龙发表的“22点联合声明”中未提到中国以及使用“南海仲裁”等字眼,但提到两人敦促“所有各方都要避免将南海前哨更进一步军事化、这类会升高紧张的行动”。报道称,仲裁结果出炉后,美国仍强调各方都应遵守国际法的态度,但作风转为低调,而在联合声明中未点名中国。报道评论称,李显龙在南海问题上巧妙平衡中国和美国。

李显龙以“虽然无意插手美国的内政问题……”为开场白,接着用罕见的热情腔调表示,“从美国参与亚洲地区事务的观点来说,美国的名声已经岌岌可危。(中略)人们在教堂等待,但如果新娘不出现,大家恐怕会深感受伤。不但伤害感情,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还将蒙受实际损失”。

  来源:环球网

TPP协定第30章的“最终规定”里有关于协定生效的规定。该条款为,初始加盟国、即日美和新加坡等12个国家必须全部在2年内完成议会批准等国内手续,或者合计国内生产总值(GDP)占初始参加国85%的至少6个国家完成国内手续,协定方能生效。

从TPP区域内各成员国的GDP来看,仅日美两国就占约80%,因此日美两国只要有一方缺席都无法满足占85%以上的条件。也就是说,TPP要想实现,日美两国的批准是必不可少的条件。虽然日本的安倍政权不受美国动向影响,先行推动了TPP的批准,但如果美国不行动将没有任何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