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家
分类

但盟友们至少有四个理由不买账,高度重视美国战略界正在发酵的对华战略理念

日期: 2020-02-27 10:10 浏览次数 : 95

图片 1

[丨有深度的财经媒体]热门财经资讯、股票行情、原油期货、外汇汇率、贵金属投资、国际债市、财经专家解读尽在 /

随着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和特朗普国情咨文中把中俄定位为对手和修正主义国家,美国的战略动向成为人们关注的问题。

图为美媒有关2017年《国家安全战略报告(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的报道截图。

美国外交学者网站2月5日刊登英国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澳大利亚麦考里大学教授季北慈的文章《美国盟友对美国对抗中国的新战略不买账》称,随着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和国防战略报告的发布,特朗普的做法预示着美国与中国关系的对抗性会大大增强。但是,美国的盟友和朋友质疑特朗普的言论到底和战略现实有多大关系。

郑若麟先生《未来五年,东西方冲突将以美国模式还是中国模式发生》和宋鲁郑先生《未来五年,为什么美国不是中国的威胁?》两篇文章,反映了看待未来中美关系中的两种不同态度。

■美国《外交学者(The Diplomat)》2月5日文章,原题:美国推进对抗中国新战略,盟友们并不买账

图片 2

进入了新时代的中国,国内国际两个大局正在开创的新局面,中美关系是一个十分重大的问题。郑若麟从美国的舆论、纳瓦罗的任命、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看到了美中冲突的危险,提出应怎样防范来自美国的挑战?宋鲁郑认为未来五年美国不是不想,而是无法挑战中国,只能是送给中国的战略机遇,但所提出的理由并无充分的说服力。

随着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和国防战略报告发布,特朗普政府预测与中国的对抗会加剧。但对于华盛顿的虚夸言辞与战略现实之间到底多一致,美国的盟友心存疑问。结果呢?反而给中国带来好处。报告称中国是“修正主义国家”,试图塑造一个与美国价值观和利益相悖的世界,在印太取代美国,改变地区秩序使其有利于己方,扩大政府主导的经济模式……报告还明确盟友对美国战略的重要性。

文章称,美国的盟友和朋友似乎并不买账。它们的怀疑至少有以下四个充分的理由。

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忧患意识十分重要。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乱,是我们无论什么时候、发展到什么阶段都必须牢记的。需要特别指出的是,美国战略界正在形成对中国战略性冲突的共识,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对此的盲目乐观会付出沉重代价。

全都说得不错,也值得称道。然而,美国的盟友和朋友好像并不买账。他们的质疑至少有四个好理由。

《2018美国国防战略报告》

图片 3

不妨从报告的前提说起。该前提是中国是“修正主义国家”,严重挑战美国及其盟友的长期利益。此种说法有一定道理。但是,宣扬该说法的美国政府上任才一年,就解除并“修正了”自由国际秩序的基本因素:质疑北约及美国其他同盟关系的价值;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重新考虑美国对其他多边和双边自贸协定的承诺;退出全球气候变化谈判;对专制国家领导人予以支持……

首先,这些文件的基本前提是,中国对美国及其盟友的长期利益构成严峻挑战。但是,这一主张出自这样一个:它在一年之内令自由国际秩序的根本要素解体并对它们进行了“修正”,这个质疑北约和美国结成的其他联盟的价值,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重新考虑美国对其他多边和双边自由贸易安排的承诺,退出了全球气候变化谈判。

当地时间2017年12月18日,美国华盛顿,特朗普政府公布特朗普任内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报告指出,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将保卫国家,促进和平,扩大美国的影响力。

(如今)华盛顿自己在做损害美国伙伴利益的事,盟友如何会全力支持美国的目标?

当华盛顿自己出手削弱伙伴的利益时,盟友和朋友怎么可能全力携手支持美国对抗“中国威胁”呢?

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基本逻辑是按照国家利益来界定威胁。美国国家利益中最核心的利益是维护其全球霸权的地位,维护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并从中获益,不允许任何凌驾于自己之上的对手出现。冷战结束以后,美国设想过很多种对这个核心利益可能的威胁,以此作为配置战略资源的依据,形成战略思路。威胁虽多,如基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恐怖主义、俄罗斯、伊朗、朝鲜都是美国的威胁,但真正能挑战其核心利益的主要威胁并未明确。

盟友们还对上述战略财政上是否可行存有疑问。美防长似乎也承认这点。他在发布国防战略报告公开讲话时,只提到中国一次,而在1月份的讲话中,着重讲了美军的一大挑战:国内政治失调时代的预算不确定性。

图片 4

中国一直在美国威胁的名单上,但经济利益上已与美国密不可分,两国外交顺畅,始终没有成为美国战略上的主要威胁。也正因为如此,我们可以不断在美国听到像《即将到来的中国战争——他们在那里迎战及他们如何被战胜》这样的声音,但并未成为美国战略界的主流。中美之间的分歧和冲突不断,但可以管控,中美建设性关系也有所进展。近年来,美国战略界对挑战国家核心利益的主要威胁的判断发生了变化。中国被视为是能挑战其核心利益的最大威胁,主要基于以下几个理由:

此外,美国新战略以零和模式描述对华关系,但盟友们并不完全赞同这种定位。没错,美国盟友越来越担心中国对他们生活的影响力上升,担心北京的地区雄心、威权政治倾向和恫吓行为。但是,美国盟友和伙伴们仍希望与中国积极接触,不寻求或预期与北京发生冲突。最近,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说,“我们对俄中有不同的看法,显然我不认为俄罗斯或中国对澳大利亚构成军事威胁。我们会继续与中国密切合作”。她的这番话可能代表了许多美国盟友的心声。

资料图片:在白宫外头,数百民众高喊“可耻”口号,手举“退出《巴黎协定》是一场噩梦”等标语,抗议特朗普在气候治理问题上“开倒车”。

1、中国在WTO基础上经济全球化种的角色。这种全球化本来是美国倡导与主导的。自中国加入WTO之后,美国逐步发现全球化的发展态势已对美国不利,原因是中国适应了WTO规则,制造业比美国更具竞争力。

最后,美国的朋友和盟友不太愿意接受美国宣布的对华战略,因为特朗普政府令出多门,目前战略究竟出自何人尚不清楚。某名高官的讲话常与另一名相抵牾。总统本人也常发表模棱两可、相互矛盾的观点,这更让盟友们无所适从。中国给美国主导70余年的世界和地区秩序构成诸多挑战。但(美国)虚张声势、空谈阔论肯定会被看穿。

其次,盟友们也对这些战略的财政可持续性等问题产生了疑问。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似乎也承认这一点。在发布国防战略报告时所作的公开表态中,他只有一次提到中国,而把很大一部分注意力放在美国军队面临的一个重大国内挑战上,即白宫和国会在当前这个失灵的时代都存在的预算不确定性。

美国为保持其对国际经贸规则的主导权和自己的经济利益,一方面绝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用各种理由封杀中企在美国的投资,另一方面试图在WTO之外另起炉灶,组织把中国排除在外的TPP。特朗普上台后虽退出了TPP,但这只是一个插曲,基本趋势并未改变。

(作者: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副研究员 贝茨·吉尔 乔恒/译)

第三,美国的盟友并不完全和美国一样持有美国新战略所描述的那种对华关系零和前景。美国的盟友和伙伴仍希望与中国积极合作,不寻求对抗,也不期望与北京发生冲突。澳大利亚外交部长朱莉·毕晓普最近的表态或许代表了许多美国盟友的想法。她说:“我们对俄罗斯和中国的看法显然(与美国)不同。我们认为俄罗斯和中国不会对澳大利亚构成军事威胁。”她还说:“我们将继续与中国密切合作。”

图片 5

最后,美国的朋友和盟友之所以在是否要接受美国宣称的对华战略的问题上犹豫不决,是因为在一个分裂的中,完全不清楚这一战略到底是谁的战略。一位高官表达的观点常常与另一位高官——包括总统本人——的观点相抵触。总统本人就经常表达模棱两可和前后矛盾的观点,这增加了盟友的困惑和疑虑。

当地时间2017年1月23日,美国华盛顿,美国总统特朗普23日签署行政命令,正式宣布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2018美国《国防战略报告》要点

2、中国推动的“一带一路”。“一带一路”是中国政府秉持公开、透明、开放、包容、互利共赢的理念和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在市场规律和国际规则下开展的国际合作,也得到了许多国家的响应与参与。但在美国战略界看来,“一带一路”的含义已超出了当事国之间的经济合作。中国投入大量资金用于公路和港口建设,是借“一带一路”来构建自己的经济和外交的势力范围,随着中国影响力的扩大,势必颠覆自由、民主的秩序,将不断蚕食“美国治下的世界”,最后导致颠覆美国的全球霸权。

图片 6

3、人民币的国际化。人民币的国际化还有漫长的路要走,但趋势很明确。随着中国经济发展和对外贸易规模越来越大,人民作为贸易结算货币、作为石油期货货币、甚至成为有的国家储备货币的趋势正在发展。人民币地位的上升被认为将动摇美元的金融霸权地位。

如果你是社会精英,商界成功人士,那么对了,大宗商品无一不与经济相关联,笔者系一名国际金融分析师(CFP),专注国际经济、研究美联储加息、石油国动态,对金银油,期货外汇等均有深入研究,行情走势交易指导。有丰富的理财经验和成熟的管理模式,操盘经验丰富,投资心理研究,独创交易成功的帮助了无数投资朋友,我们追求的是共赢,专业,专注,责任是我们口号,群、一对一指导双管齐下长期在线,一对一指导(zsbj1588),时刻解决你在投资生涯中遇到的问题。

4、十九大提出“新三步走”,到2050年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和世界一流军队的方略。在美国看来这是一个野心勃勃的改造世界蓝图。因为中国是一个有着不同于西方的意识形态、政治制度的社会主义国家,内有着稳定的执政力量和有效的治理能力,以“五大理念”为指导全面发展,对外正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推进全球治理体系和国际秩序变革,这将对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形成真正的挑战。

本文出自

从挑战的内容和能力来看,中国远超过俄罗斯、伊朗、朝鲜,也超过伊斯兰极端教旨主义的恐怖力量,是唯一能够全方位挑战美国霸权的“修正主义国家”。

在众多威胁中,美国战略界认为只有来自中国的威胁是全方位、长时段、战略性的。其威胁已经从潜在的变为现实的。“接触战略”对中国已经无效。必须要形成新的战略来加以应对。也正因为如此,中国关于“太平洋足够大,容得下中美两国”的说法,与美国战略界关于“世界必须由我主导,不允许任何人挑战”的思维完全没有交集。

近来,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国防战略报告和总统国情咨文所反映的正是美国战略界把中国界定为“修正主义国家”、“战略对手”的共识正在形成。在此基础上对抗性的对华战略虽尚未成型,但相关举措正浮上台面,比如对华贸易战、美国考虑重返并主导TPP的可能性、提出针对中国的印太战略、强硬地实现在东亚的军事存在,等等。

不要以为美国驴象两党之争不可开交,特朗普处事鲁莽,盟国与美国在中国立场上分歧很大,美国与中国对抗的战略就无法成型或实施。对美国战略界来说这已成箭在弦上之势。一旦这种战略共识形成,一定是超党派的,在中国整个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过程中都如影相随。而美国总统只是这种具象化了的国家利益的政治代表。

当然,中美两国都已今非昔比。美国要实行与中国对抗的战略受到许多限制。西方国家中对华利益各不相同,美国无法拉起一支像样的对抗中国的盟国队伍。美国国内对华利益也多元化,与中国对抗一定会受到不同利益群体的掣肘。但美国国家的核心利益、战略逻辑决定了,美国对华战略的改变不可避免。

我们长期以来秉持的中国和平崛起的理念,不仅不能消解美方所界定的中国威胁,反而很容易造成我们自己认识上的误区:认为中美之间只要充分沟通,就能解决这个问题;中美关系虽好不到哪儿去,也绝对坏不到哪里去。如何认识、应对美国战略的变化是一个牵动我内外两个大局的问题,不能掉以轻心,否则一定会付出沉重的代价。

图片 7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