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家
分类

开着战车跳伞,人车同投安全吗

日期: 2020-02-02 17:19 浏览次数 : 83

图片 1

图片 2

问:俄军两辆空降战车在中部-2019演习中坠毁,人车同投安全吗?

图片 3

俄罗斯运输机

看过《速度与激情7》的朋友一定对电影中空投车辆的镜头记忆深刻:主人公多米尼克、布莱恩一行人等,驾车径直从万米高空的飞机货仓尾门中开出,在空中任性地自由落体后,打开降落伞冲向地面……这段镜头绝对让很多人血脉偾张。不过在现实中,空降战车和人员绝不会这么随意,实际上,这是个不折不扣的技术活。

图片 4

新闻背景

7月中旬,俄军共动用200多部空降战斗车辆以及多型运输机,在俄罗斯梁赞市郊进行了联合战术演习。期间,俄军从1800米高空,成功空投了载有3名空降兵的新型装甲输送车。这一历史性事件向外界表明,时隔多年后,俄罗斯又重新启动了载人空投试验。目前在各国军队中,载人空投这种样式和技术为俄军所独有。今天,我们请空降兵某旅伞训主任李玉山为您答疑解惑。

据《俄罗斯报》报道,使用了最新型降落伞空降系统的BMD-4M“园艺女工”空降战车已于近日通过空降测试,技术性能有了本质突破,再次将俄罗斯的载人空降战车技术向前推进一步。俄军方声称,BMD-4M空降战车将使俄空降兵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飞行步兵”。那么,如何实现这一酷炫的特技呢?

谢谢邀请!

高空翼伞定点着陆、空降战车驰骋冲锋、单兵武器精确射击……近日,在俄罗斯赛区“国际军事比赛-2018”的“空降排”项目上,中国空降兵参赛队十八般武器轮番开火,集中展示了我空降兵部队装备建设发展成果。

俄军空降空投技术的发展水平居世界领先地位,无论是空投重量,还是空投的可靠性,都是其他国家所达不到的。

俄军空投BMD-2空降战车演练

空降兵部队本身就是高危部队,不仅仅是指空降的危险(伞兵上机前需要对伞包进行一次自检,三次军官检查,登临飞机前还需要由带机军官或士官再次检查。所有伞兵的伞都由自己叠!空降兵从军长到炊事兵都要具备伞降能力!可见空降兵的危险性!)也指空降兵作战环境的险恶。所以,危险对空降兵来说是家常便饭了。

作为全军唯一一支以伞降方式进入战场的部队,列装空降兵部队的武器装备有哪些与众不同的特点?未来发展趋势如何?就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空降兵某部高级工程师、空降空投专家李振波。

早在上世纪70年代初,苏联就形成了“飞机先投下空降战车,人再从其他飞机上空降”的空降作战模式。这种模式有一个重大缺点,就是乘员可能降落在离自己战车5公里甚至更远的地方。乘员寻找战车并作好战斗准备,要浪费很多宝贵时间,甚至会贻误战机。

人车同降要求更高

武器装备的空投,是空降兵持续战斗力和生存力的基石,尤其是重装备的空投!而最理想的重装空投,就是人车一体安全空投在准确的地点。因为人车一体空投解决了人和装备的快速结合、部队的快速集结问题,为着陆后快速形成战斗力赢得时间,是空降兵战斗力提升的一个重要标志。为了战斗的胜利,再危险也是一定要干的!

从“一人一具伞一杆枪”到“空中集团军”

为了让空降兵在整个空降过程中都有装甲防护,同时使空降战车在着陆后能立即投入战斗,时任苏联空降兵司令的马尔格洛夫就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让空降兵乘坐空降战车直接空投,大幅缩短战车着陆后的战斗准备时间。

目前,战车空降主要有机降和伞降两种形式。机降就是战车搭载运输机着陆后,从运输机机舱内驶出投入战斗。其优点是可避免落地时过大冲击对人员和战车的损害,技术相对容易,但不利于作战的隐蔽性,况且战时在敌方地域内寻找安全的机降场是一大难题。

目前,具备重装备空投能力的,只有中俄两国。西方空降部队不装备伞兵战车一类的重装备,其它类型的重装备大都由直升机吊运或者陆路行驶。而人车一体空投,则是俄罗斯空降部队的独门绝技了!这项独门绝技是苏联空降部队传奇指挥官马尔格洛夫将军首先提出设想并负责实施的。1973年苏军进行了首次人车一体空投行动,由马尔格洛夫的儿子亚历山大亲自指挥,由安12运输机上伞降坐满战士的BMD1伞兵战车,实验取得成功。彪悍的马尔格洛夫将军一直想亲自上阵完成人车一体空投,但是苏军高层直接给实验部队下命令禁止这个老头子胡来!

问:我军空降兵部队装备建设主要经历了哪几个阶段?

1971年夏天,苏联开始研发代号为“半人马”的特殊空投系统。这套系统在战车脱离飞机后,会自动打开5具单个面积为760平方米的降落伞,让安放在平台上的战车完成着陆。他们先后用人体模型和活体狗进行了技术测试并取得积极成果。

伞降是将战车通过降落伞直接在空中从运输机上空投到战场,落地后人找到车,再进入战斗,这对着陆场地要求不高,但“人找车”需要花费时间,有时候甚至会出现人完全找不到车的现象。为了解决这一难题,俄罗斯率先实现了“人和车”同时空投的技术。试想,十几吨重的钢铁战车在几百上千米的高空落下,车上载有弹药和人员等,落地带来的巨大冲击力是何等壮观。

人车一体空投难度极高,对飞机,人员,装备,伞具和缓冲装置均有极高要求。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都可能导致车毁人亡!西方国家不是不知道人车一体空投的好处,2016年北约就曾经进行过类似实验,但是伞具不合格导致投放的步战车被摔成了零件!此次俄军事故,同样是伞具没有正常打开导致的。可见,即使如俄军这样玩了近五十年重装人车一体空投的老手,也不能完全避免事故的发生!

答:空降兵部队成立初期,其轻武器沿用陆军装备,伞降器材依靠进口,首批降落伞是从苏联引进的300套德-乙型伞兵伞。由于当时运输机数量有限,保障基本的伞降训练都非常困难,部队先后采用伞塔、氢气球等方式跳伞,保障复杂、效率低下。

不过,当时苏联国防部认为,这套系统虽然能用,但风险太大。在空投载人战车过程中,战车对飞机的平衡、重心都有很大影响。如果发生一点错位,可能造成载人战车偏离轨道,磕碰机舱,甚至会导致运输机发生事故。同时,这套系统中乘员坐在战车内专用的座椅上,承担的风险极大,一旦空投系统失灵,战车内的乘员根本无法自救。

帮助实现战车空投的是一套复杂的多伞伞降系统,或称多伞的“人-车-伞”综合系统。由于空降战车的战斗全重大都在十几吨左右,因此需要专门的多伞伞降系统。

我军目前不具备实施常规化人车一体空投的能力。我军在2009年实验了人员和战车同机运输并伞降。这样也大大缩减了着陆后部队集结的时间,提高了空降部队的机动力和战斗力!

经过10余年的努力,空降兵降落伞实现了由进口转为国内生产,初步具备了小件空投能力和轻装空降作战保障能力。

据报道,1973年1月5日,马尔格洛夫把自己的儿子送上了进行空投试验的战车。当天,2名空降兵军官乘坐战车,在“半人马”载人空投系统搭载下,从安-12运输机空投下去,完成了世界历史上第一次载人战车空降的壮举。这次载人空投试验达成了重要目标:空降战车在着陆几秒后便做好战斗准备并开火。

BMD-4M作为俄军第四代空降兵战车,加装了“瓜田-U”降落伞空降系统,可携带车内乘员从飞机上直接降落到作战地域。每辆重达13吨的BMD-4M型空降战车共有11个主降落伞,单伞面积达350平方米,打开后总面积将近10个篮球场那么大。战车着陆后,该降落伞系统可自行脱落,确保战车立即投入战斗。伞降系统带有简易导航仪,可以准确地将空降战车投送到预定降落场。技术关键:缓冲装置

空降部队,是各国军队的精锐,所以我们有人说,十五军的兵牛!连平时食堂吃饭都是没有凳子虚坐着练功夫。我想,这样的部队,恐怕不是一点危险就可以吓倒的!

上世纪90年代,空降兵部队装备发展进入快车道。这一时期,中国陆续从俄罗斯采购多批伊尔-76运输机,中国的某型运输机规模也不断扩大,以某型伞兵战车为代表的一系列重型装备陆续列装。空降兵部队完成了由“铁脚板”到“摩托化”,再到“半机械化”“机械化”的升级。

俄军BMD-4型伞兵战车

BMD系列伞兵战车能实施“连人带车”一起空投是它的最大亮点,而其技术难度也可想而知,最大的技术难题是如何减少战车从天而降带来的巨大的冲击力。目前,俄军主要采用两种缓冲技术。

谢谢题主的邀请!对于题主所提出的问题,我个人观点即是这样的。

空降兵部队从成立初期“陆军+跳伞”的“一人一具伞一杆枪”,发展成为一支包括20多个专业兵种组成的“空中集团军”。

按理说试验应该算成功了。不过,苏联后来一直都没能再进行大规模试验,这又是为什么呢?

BMD-2伞兵战车

首先俄军两辆空降战车在中部-2019演习中坠毁,原因主要是因为降落伞没有及时打开导致的,那如果降落伞可以完全打开,是不会发生坠毁情况的。

去年,在新一轮编制体制改革调整中,空降兵部队新的体制、编成已基本形成。可以预见,随着运输力量的不断壮大以及新型装备的陆续列装,空降兵部队的战斗力将会有大幅提升。

因为这种系统还是不太适应实战环境。首先,空降系统自重超过2吨,而当时空投的空降战车仅重7吨;其次,把它装进飞机需要大量运输车辆和人员,要花费3-5小时;同时,多伞系统缓慢的下降速度也让空降兵司令部不甚满意。

一种是制动火箭缓冲技术。在车辆即将着陆时起动火箭制动装置,在战车触地前几秒钟内火箭起爆瞬间产生垂直向上的反推力,抵消战车对地面的巨大撞击力,保障车辆及随车空降乘员的安全。这种制动空投系统的技术成熟,除了用于BMD战车外,还用作宇宙飞船载人回收舱的着陆缓冲,美国的“阿波罗”号宇宙飞船登陆月球时,就采取了这种技术。我国在回收“神舟号”返回舱时,也采用这种着陆方式。

那我们再说说人车同投是否安全的问题,首先,任何的空投都是有风险的,也可以理解为相对安全或者不安全,演习中人车同投,有时候考虑的并不是是否安全的问题,而是面临战争时的需要,就必须进行人车同投以达到快速作战的目的,要知道战机瞬息万变,时间就是生命,当然也分具体空投的地点的,

高、中、低空梯次搭配, 具备多种伞降作战能力

为此,苏军开始研制更先进的“列阿克塔夫尔”无平台反推伞降系统。它采用面积约540平方米的轻型伞,伞直接安装在战车上,随车移动。这套系统的下落速度可达每秒25米,在着陆时,通过反推发动机几乎可以把速度降为零。

不过,这一技术的难点在于如何控制在瞬间使火箭点火,保证有足够大的制动力。因为点火太早或制动力过大,会使空降系统受到过大的负加速度,不仅乘员承受不了,战车也可能受到损伤;点火太晚或制动力过小,空降速度降不下来,战车会重重砸向地面,造成车毁人伤的惨剧。

所以我的个人观点是人车同投的安全性肯定没办法100%保证,但人车同投还是有其必要性的,最后再次感谢题主邀请。

问:目前我空降兵部队主要装备了哪些型号的降落伞,各有什么性能特点?您跳过几种?

1976年冬天,苏联顺利完成“列阿克塔夫尔”的测试,随后该系统列装。这个能成倍提高空降作战效率的项目得以延续。

目前,通过在战车上装的卫星定位测量系统,自动测算离地高度及加速度,在到达点火时间时点燃火箭,从而有效缓冲,提高了技术的可靠度。不过,战车在着地的瞬间要笼罩在炸药气浪的反推力及炎热的喷气之下,经受“烟熏火燎”炼狱般的考验,着实刺激。

在一般演习很少人车同时空投,这会很危险稍有不慎人车全毁。在俄罗斯这个战斗民族看来人车同时空投也见管不怪!

答:目前,空降兵部队列装的10余种型号的伞具,我都跳过。

上世纪90年代末,俄军PBS-950“瓜园”空降系统问世,它的主要优势是可以让空降战车满载乘员降落。

另外一种方式是气囊缓冲。即在战车着陆前,在车底部打开一个气囊,在气囊触地、排气的过程中,抵消着陆的冲击力。使战车完好无损。气囊缓冲装置是俄军目前主要使用的战车空投装备。空投前,它折叠起来放在空投战车下面。在空投战车乘伞下降的过程中,空气从其下端进气活门充进气囊内。着陆瞬间,气囊被压缩,其内部的空气可以从排气活门或爆破气口排出,吸收物体着陆时的冲击能量,达到缓冲的目的。这种方法与解救高空遇险人员时,警察在地面铺设充气垫的做法相类似。

一句话,做为卫国的军队,绝对不能以军队演练的安全为重心,演习中坠毁,总比实战中失败好,查明坠毁的原因也达到演习的目的

伞,是空降兵区别于其他兵种的“名片”,是了解空降兵部队发展历程最直接的窗口。成立之初,空降兵部队仅有少量从国外引进的伞具装备。1961年3月,为了满足空降作战、训练和演习的需要,部队开始研制我国自己的降落伞。在地方有关部门和厂家的大力协助下,经过无数次改进、试验、定型,部队研制出某型降落伞。该伞具有体积小、重量轻、适应机速大、折叠包装方便、便于保管维护等特点,主要技术性能超过了当时国外同类伞兵伞的水平。该型降落伞的研制成功,结束了我国降落伞进口和仿制的历史,标志着我国降落伞技术发展迎来一个新起点。

今年5月,“瓜园-U-伞降勤务”系统顺利通过了俄罗斯国家级测试,满足了俄罗斯国防部和空降部队提出的各项技术要求。在接下来不到2个月内,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直接完成载人空投试验。

开着战车跳伞,真拉风

肯定是不安全的!但作为军队有时也没办法!也许,必须要经过的实验!

改革开放为空降兵部队的腾飞提供了难得机遇。1982年10月,中国空降兵自主研制出抗风性能强、着陆冲击力小的某型降落伞。该伞性能优越,伞衣面积大、排气孔多、便于操纵、下降时间短、水平速度快,特别适合较大规模部队使用大中型运输机进行伞降作战。该型降落伞的改进型号,是目前空降兵部队大规模空降采用的主战伞型。

经历了40多年发展,载人空投技术已经成为俄罗斯空降兵部队一项十分成熟并经常使用的“独门绝技”。与此同时,俄军不断将其他领域的先进科技借鉴吸收到了载人空投领域当中,为提高空投保障能力提供了重要的技术支撑。

那么,真实的空降过程如何?确实非常拉风。

  重装空投伞兵战斗车

此后,空降兵的伞具装备快速更新换代。2003年8月,空降兵成功推出新式降落伞。它采用主伞与备份伞一体化背式结构,具有超强的稳定性和滑翔能力,使空降兵具备了“在空中操枪弄炮的能力”。

当载机到达空降场上空,领航员打开飞机货舱门,按下“投放”按钮,挂在机尾的牵引伞被抛出,在气流作用下打开充气。随后在牵引伞的拉力作用下,战车沿飞机地板上的中央导轨和滚棒被拉离飞机货舱。

 我国空投战车陆续使用,中国人民解放军空降兵某部日前使用大型运输机,首次在某高原地域成功实施海拔6000米高空重装空投,突破我空降兵部队高原机械化作战瓶颈,填补了我国海拔4000米以上高空重装空投空白。世界上只有我国在青藏高原上的西藏阿里地区有进行如此空投的必要,这是我国强化西藏防御能力的重要军事举措,意味着我军将可在十几个小时内将机械化空降兵部署到“世界屋脊”上。

2009年,空降兵采用该型降落伞进行高空跳伞集训,实现空降空域向高空突破;2012年,空降兵“雷神”突击队使用某新型低空伞进行超低空跳伞,实现空降空域向低空极限高度延伸;2017年,空降兵成功改进某型降落伞,实现空降地域向高原突破。

战车脱离飞机的瞬间,牵引伞与战车分离并迅速拉开辅助引导伞,随后主伞打开,同时,稳定减速伞也被打开,保证系统进一步减速,防止空投战车过度翻滚,保持较好的开伞姿态。

  突破掌握高空重装空投技术

如今,低空伞、武装翼伞、双人伞、投物伞等10余种不同型号、性能各异的伞具装备列装部队,形成高、中、低空梯次搭配。中国空降兵部队无论是在作战运用还是在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中,都具备了高空渗透、越点攻击、精确点穴、垂直打击等伞降作战能力。

BMD-2空降战车在北极地区演练。

  武器装备空投,是空降兵部队持续保持战斗力的基石,重型装备空投,更是检验空降作战能力的重要标准。为突破高空重装空投极限,近年来,空降兵部队组织专题攻关,掌握了高空空降空投的装载、系留、投放等多项关键技术,在空军航空兵某师配合下,经过10多次循序渐进的试验,逐步掌握了高空重装空投技术。

空降空投技术“多级跳”,装备更新换代“加速跑”

接下来,当主伞系统拉直时,探杆开锁器被打开,在离机12秒后,触地探杆移至工作位置并由自动锁定,触杆伸出规定的长度。在主伞系统拉直的同时,提起4台固体燃料发动机组件,吊带系统拉直,打开了火箭缓冲系统的保险。火箭发动机组件进入准备工作状态。战车以16~23米/秒的速度下降,当战车即将触地瞬间,接通电路,点燃火箭。随着一声沉闷的巨响,火药燃烧的气体从喷口喷出,产生反推力,战车再次减速,下降速度减小到4~5米/秒,随之战车触地。接下来,自动解锁装置启动抛弃伞降系统,驾驶员发动战车即可投入战斗。

  在海拔6000米高空实施重装空投难度极大。空降部队科研办主任王超说,这个海拔高度气流不稳,容易造成飞机颠簸;空气稀薄,装备空投时,开伞动载大、下降速度快、着陆冲击力大,很容易损坏空投系统和装备;伞开不正常、伞装提前分离等险情都极有可能发生。特别是在重型装备的连续空投中,空投装备重心、空投时间等要素把握稍有偏差,都会出现意料不到的问题。

问:随着空降空投技术的发展进步,部队列装的主战武器发生了什么变化?

值得一提的是,战车载人空投需要对战车和空投系统都进行特殊改进。首先,为了保护车内人员抵抗巨大的冲击和晃动,战车内必须加装专用空投座椅,类似于宇宙飞船上使用的座椅。座椅使乘员呈仰卧状,头部有减震器,从而使载员在着陆时,人员脊柱不会受到冲击伤害。其次,着陆后解锁速度要快。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由于BMD伞兵战车具有良好的水上行驶性能,可实现水上降落,成为名副其实的陆海空三栖战车。风险大,实战运用并不多

  记者了解到,此次海拔6000米高空重装空投试验,连续成功空投了多辆重达数吨的伞兵战斗车。从空投场环境、气象条件、空投高度到空投的重量,均实现空降兵部队的历史突破,实现了空降兵高原作战从空降单兵向空降摩步化、机械化装备跨越。

答:空降空投技术是空降兵部队装备发展的基础,是战斗力生长的基石。重型装备的空投技术,更是空降兵部队实现机械化、信息化的必由之路。

不过,人车一体化空投至今仍是一种极其危险的技术,俄罗斯也先后出过几次事故。按照理论计算,不论是使用火箭减速技术,还是使用气囊减震系统,整体空投的成功率大约在95%左右,这意味着每空投一百辆伞兵战车,将有5辆坠毁,另外,人车一体空投时,乘员需固定在专用减震座椅里,因此当发生意外时,逃生的机会也很少,这与拥有备用伞的伞降伞兵完全不同。因此,迄今为止,俄军空降兵从没有做过整营或整连的成建制人车一体化空投,只是偶尔在国际联合演习或国内大型演习时进行过数辆战车的一体化空投表演。

 我军空投使用的新型履带式伞兵战车,个头比俄罗斯的BMD2/3系列伞兵战车小点,比德国的“鼬鼠”空降战车大,单车战斗全重可能在8吨左右。因此,中国空军的国产军用运-8运输机(空运能力为15—20吨),一次可装载2辆这种伞兵战车空投,从俄罗斯引进的伊尔-76大型军用运输机(空运能力为40吨),一次可装载4辆这种伞兵战车连续空投。装人肯定不安全了。

迈进新世纪后,我们在空降空投领域进行了艰苦的探索,成功攻克了多项关键技术,实现空降空投技术“多级跳”。

伴随着空降空投的一次次成功,空降兵装备建设也一次次向前发展。一批适合陆战的武器装备、保障装备,经过更新换代和空投试验,陆续投入使用。

如今,空降兵主战火器由以火箭筒、火炮为主,发展到以火箭炮、导弹为主;适合空降突击作战的空降兵战车、猛士突击车相继形成战斗力;飞翔在万里蓝天的国产武装直升机、大型运输机也走进空降装备行列。

经过60多年建设发展,中国空降兵部队装备建设初步实现了主战装备机械化、作战装备空降化和战场机动立体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