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家
分类

俄称不怕外国间谍在红场阅兵时刺探俄新锐武器,能而示之不能

日期: 2020-02-01 04:59 浏览次数 : 156

图片 1

图片 2

  据俄罗斯自由媒体网5月12日报道,在5月9日莫斯科红场阅兵前夕,俄罗斯一些媒体以五光十色的标题指出,T-14“阿尔马塔”坦克已经被间谍摄像机瞄准,西方武官和外国间谍正在静候它在2015年胜利日阅兵式上亮相。

米亚-4轰炸机是一种不成功的机型

来源:中国军网-中国国防报 2019-05-23 作者:丽君

  俄罗斯世界武器贸易分析中心主任科罗特琴科在接受国防部“星星”电视台采访时指出,对外国武官来说,观看阅兵式是合法刺探情报的方式。

阅兵是近距离观察武器的良机

转者按:《孙子·计篇》:“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又《六韬·发启》云:"鸷鸟将击,卑飞敛翼;猛兽将搏,弭耳俯伏;圣人将动,必有愚色。"

  俄著名军事专家巴拉涅茨在《俄罗斯新坦克强于外国三分之一》的文章中写道,从来没有任何一场国际军事展览会,没有任何一种作战装备的世界首秀,像5月4日莫斯科红场阅兵彩排时的“阿尔马塔”坦克等新锐武器一样,吸引如此之多的人涌向特维尔大街近距离观看。

红场阅兵式上,苏联研制装备的导弹是西方情报机构关注的重点

冷战期间,在军事装备竞争与对抗方面,为了迷惑对手,美苏两国各出奇计,都曾有精彩表演,把对方蒙得云里雾里。本文所介绍的苏联”圆圈舞行动“就是其中典型案例。然而,耿直粗暴的毛熊最终还是没有玩过老奸巨猾的鹰酱。虽然战术欺骗屡有胜利,譬如本文;但在战略欺骗方面,最终还是踏入了一个巨大陷阱,最终被拖入绝境。

  巴拉涅茨指出,数以千计的记者、外国武官、专门刺探武器机密的间谍和普通的莫斯科闲人,聚集在街道两旁占据有利地形,观看参加阅兵彩排的俄罗斯最新型坦克、装甲输送车、导弹等。目击者表示,面向特维尔大街的各大饭店的餐桌和二层楼以上的窗户,都被外国人提前预定,而且时间恰好是进行阅兵彩排的时候,因为这里是居高临下拍摄阅兵装备的最为合适的地点。结果给人留下的印象是,似乎每一个小螺丝都被拍得一清二楚。

自上世纪60年代美国飞行员加里·鲍尔斯驾驶U-2间谍飞机在苏联乌拉尔地区上空击落被俘后,西方国家针对苏联的空中侦察活动不得不降低到最低程度。因此,红场阅兵等阅兵活动几乎成为西方国家情报机构近距离了解苏联武器装备发展现状与趋势的唯一渠道。

米亚-4轰炸机是一种不成功的机型

  英国皇家学院军事科学教授弗里德曼曾经在自己撰写的《美国情报界和苏联战略威胁》一书中指出,对美国情报机关来说,苏联军事阅兵一直都是收集情报的来源。在阅兵式上收集到的情报知识,帮助美国情报机关准确掌握了苏联在加勒比海危机时部署到古巴的导弹类型。书中还提到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即在1965年红场阅兵式上,苏联推出了被称为“阅兵导弹”的GR-1三级洲际弹道导弹,结果刺激美国开始建设导弹防御系统,当时为此耗费了数十亿美元,尽管这种导弹实际上在此次阅兵之前就已经停止生产。

苏联在红场专门为驻苏外国武官设立观礼台。观礼期间,只要红场上一出现最新式的苏联武器装备,特别是洲际弹道导弹,这些西方国家的武官和以外交官身份伪装的情报人员便像打了鸡血一样,举起手中相机一通狂拍。他们不仅在红场阅兵式上拍摄,还在列宁格勒,甚至是东柏林、布拉格的阅兵式上拍摄苏联武器装备。有时,这些情报人员还从游客手中购买阅兵式彩排和阅兵式的照片。

自上世纪60年代美国飞行员加里·鲍尔斯驾驶U-2间谍飞机在苏联乌拉尔地区上空击落被俘后,西方国家针对苏联的空中侦察活动不得不降低到最低程度。因此,红场阅兵等阅兵活动几乎成为西方国家情报机构近距离了解苏联武器装备发展现状与趋势的唯一渠道。

  对于外国间谍是否真的能够通过观察和拍摄俄罗斯新锐武器装备的方式,了解到某些新情报的问题,曾任原苏联克格勃分析局局长、俄联邦安全会议副秘书的鲁巴诺夫指出,现在使用上世纪60-70年代的间谍方法不是特别有效,因为武器装备的外部轮廓很少能够说明什么,况且新型前景武器的草图早就能在互联网上看到,甚至就连中学生都能对它们品头论足。俄媒体同样多次披露过装甲车辆的口径,这并不需要什么特别实验,因为炮管直径总是要符合标准。

“克格勃”反间谍部门老战士弗拉基米尔·涅恰耶夫回忆说:“他们手持邀请函,口袋里装着外交护照,公开合法地来到阅兵观礼台,拍摄这些武器装备,然后以某种渠道把照片传回国内。通过对导弹弹翼形状、面积、数量,导弹尺寸和直径、整流罩形状等细节进行分析后,就可以得出最终鉴定结论。”

苏联在红场专门为驻苏外国武官设立观礼台。观礼期间,只要红场上一出现最新式的苏联武器装备,特别是洲际弹道导弹,这些西方国家的武官和以外交官身份伪装的情报人员便像打了鸡血一样,举起手中相机一通狂拍。他们不仅在红场阅兵式上拍摄,还在列宁格勒,甚至是东柏林、布拉格的阅兵式上拍摄苏联武器装备。有时,这些情报人员还从游客手中购买阅兵式彩排和阅兵式的照片。

  总体而言,采用全新布局的新坦克图片,并不是西方间谍需要刺探的重大机密,况且他们还有其他许多获取情报的方法。关于外国武官可能会在阅兵式上了解到什么新情报的言论,只是所有各方现在进行的宣传浪潮的一个组成部分。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太空历史处负责人詹姆斯·戴维透露:“在这些阅兵式上,我们拍摄了非常详细的照片,这是其他途径根本无法获取到的东西。”这些照片配合西方国家获得的苏联洲际弹道导弹遥测数据,便可以弄清导弹的级数、所用燃料、战斗载荷和射程。

阅兵是近距离观察武器的良机

  应当指出,决定军事装备潜力的不是生产出来的个别数量的装备,而是科学发展观念和能把研发设想落实到产品上的科研团队。比如说在航空方面,哪怕是飞机的技术性能,对战斗实施来说也没有实质性的意义,因为飞机只是整个信息攻击系统的一个组成部分。航空装备的使用效能在于飞行员能在多大程度上准确获取现实情况信息和理解自己在行动中的地位等等。也就是说,在作战效能方面,不可能脱离总体作战系统和作战概念而重视军事装备的个别要素。

对于西方国家情报机构的这些活动,“克格勃”自是心知肚明,当然不会无动于衷。“克格勃”反间谍部门充分利用这一良机,开展假情报和反间谍行动。

“克格勃”反间谍部门老战士弗拉基米尔·涅恰耶夫回忆说:“他们手持邀请函,口袋里装着外交护照,公开合法地来到阅兵观礼台,拍摄这些武器装备,然后以某种渠道把照片传回国内。通过对导弹弹翼形状、面积、数量,导弹尺寸和直径、整流罩形状等细节进行分析后,就可以得出最终鉴定结论。”

  鲁巴诺夫透露,他曾经从事过保密工作,访问过五角大楼高级研究计划局,了解到当时该局和中情局之间发生了争执。中情局特工抱怨称,高级国防研究计划局雇佣了很多来自其他国家的员工,他们可能会对外传递机密文件。后者反驳称,中情局里的外国情报员更多。对高级国防研究计划局来说,最重要的是创造性智慧。如果中国、俄罗斯、印度复制美国研发的产品,那么他们将注定落后。

俄罗斯历史学家奥列格·赫洛布斯托夫指出,“除真实装备外,阅兵式上经常展示一些所谓‘死结式’产品,也就是武装力量决定放弃采购的产品,目的是迷惑敌人”。还有一些根本就是无中生有、以假乱真的武器装备模型。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太空历史处负责人詹姆斯·戴维透露:“在这些阅兵式上,我们拍摄了非常详细的照片,这是其他途径根本无法获取到的东西。”这些照片配合西方国家获得的苏联洲际弹道导弹遥测数据,便可以弄清导弹的级数、所用燃料、战斗载荷和射程。

  俄专家指出,现在对美国人来说,了解俄军将要装备什么武器当然很重要,但是他们的一项重要任务是在全世界猎取人才,从而巩固和更新自己的科研潜力,保证既能设计图纸,又能落实方案,把相关设想变成真刀真枪。俄罗斯过去曾经长时间依赖科技间谍活动,结果导致电子情报侦察设备受损,至今还在芯片方面存在一定的问题。另外还流失了众多有创造潜力的人才。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1955年8月在莫斯科西北部图申机场举行的苏联空军阅兵式。阅兵期间,米亚-4轰炸机一个中队接一个中队地超低空掠过机场上空,在西方国家情报人员看来,这些轰炸机的数量远远超过他们的想像,他们因此得出结论,这些威力巨大的轰炸机正在几十架、甚至几百架地从苏联飞机制造厂的生产线上源源不断地下线,就像肉类加工厂生产香肠一样简单。

对于西方国家情报机构的这些活动,“克格勃”自是心知肚明,当然不会无动于衷。“克格勃”反间谍部门充分利用这一良机,开展假情报和反间谍行动。

  俄坦克装甲领域权威专家、军工综合体社会委员会委员穆拉霍夫斯基认为,在现代太空监视设备、全球信息网络迅速发展的条件下,在红场阅兵式上拍摄的照片和视频对外国情报机关来说价值不大。在上世纪60-70年代,确实可以通过在演习中或阅兵式上近距离观看,了解某些装备的外形。过去还曾经被迫派间谍飞机到对方境内刺探相关情报。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完全不同。

但实际上,这是同一个飞行大队的杰作。该大队所有米亚-4轰炸机,间隔3分钟一遍又一遍地绕圈飞过观礼台上空,造成苏联已拥有庞大轰炸机机群的假象。这就是“克格勃”精心策划实施的“圆圈舞”行动,其目的就是让在场的西方国家情报人员亲眼看见,苏联已将军工资源集中到重型轰炸机的生产上,但实际上苏联正在加快步伐,积极研制生产洲际弹道导弹。

红场阅兵式上,苏联研制装备的导弹是西方情报机构关注的重点

  现在有关新型军事装备的外形和准备生产的事实本身,都能通过分析全球网络广泛传播的相关话题信息的方式进行判断。而且航天光电和无线电电子侦察设备同样具有全球性质,因此俄罗斯根本没有任何机会成功隐瞒自己正在研制新型军事装备的事实,所以俄官员早就开始公开谈论相关话题,无论是以“阿尔马塔”平台为基础的坦克装甲车辆的新布局,还是“库尔干人”和“回旋镖”的研制情况。

俄罗斯历史学家奥列格·赫洛布斯托夫指出,“除真实装备外,阅兵式上经常展示一些所谓‘死结式’产品,也就是武装力量决定放弃采购的产品,目的是迷惑敌人”。还有一些根本就是无中生有、以假乱真的武器装备模型。

  穆拉霍夫斯基指出,从外观上只能非常粗略地窥视新型装备的基本性能,但是主要是所谓的“炮架布局”,而所有乘员都位于防护水平较高的装甲舱内的设计方案早已为众人所知。毕竟俄罗斯不仅进行了产品研发,而且还生产出了试验样品。总体而言,对情报机关来说,外国武官的刺探活动不会揭露任何新机密。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1955年8月在莫斯科西北部图申机场举行的苏联空军阅兵式。阅兵期间,米亚-4轰炸机一个中队接一个中队地超低空掠过机场上空,在西方国家情报人员看来,这些轰炸机的数量远远超过他们的想像,他们因此得出结论,这些威力巨大的轰炸机正在几十架、甚至几百架地从苏联飞机制造厂的生产线上源源不断地下线,就像肉类加工厂生产香肠一样简单。

  俄专家认为,参加阅兵的新型装备在阿拉比诺训练场进行彩排时,都蒙上了帆布,主要是为了保持神秘感。许多人,包括他自己,都已经事先知道,在总彩排时将会摘除帆布,让新武器露出庐山真面目。实际上,俄罗斯举行红场盛大阅兵的目的不是为了向西方和其他国家显示自己在研制新型武器,而是向全世界表明,俄军 2020年前武器装备纲要资金已经落到实处,研发出了新一代武器。

但实际上,这是同一个飞行大队的杰作。该大队所有米亚-4轰炸机,间隔3分钟一遍又一遍地绕圈飞过观礼台上空,造成苏联已拥有庞大轰炸机机群的假象。这就是“克格勃”精心策划实施的“圆圈舞”行动,其目的就是让在场的西方国家情报人员亲眼看见,苏联已将军工资源集中到重型轰炸机的生产上,但实际上苏联正在加快步伐,积极研制生产洲际弹道导弹。

  至于一些媒体声称T-14新型坦克价格昂贵,预算单价可能高达4亿卢布(约合812万美元),俄罗斯可能承受不起的问题,穆拉霍夫斯基指出,这个数字不符合实际情况。现在新型坦克和重型步兵战车的价格暂时尚未确定,因为甚至就连它们的试验设计工作都还没有结束。现在任何人都无法说出准确的量产价格,至于工业试验批次产品价格较高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它们总是会比量产型价格高得多。(编译: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