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家
分类

永远无法出海的战舰,美海军模拟训练舰

日期: 2020-01-21 05:43 浏览次数 : 187

图片 1

  美国海军模拟训练舰“特雷耶”号。

图片 2

1997年退役之后,新兵号这个训练设施被关闭。目前,这处设施仍然被保留着,负责设施的人希望它能够变成一座博物馆。

  这是一艘自建成后从未驶出过港口的特殊战舰。服役12年来,它几乎每周都被“导弹”轰炸一遍,火灾、爆炸、进水等各种突发情况轮番“光顾”……可这艘战舰始终安然浮于水面。

美军“大清仓”,台军“淘宝忙”。前后折腾了11年,花费55亿台币后,2艘33岁高龄的“老爷舰”航行两个多月,绕过半个地球,终于到货了。5月13日,台湾地区海军高价从美国“淘”来的二手货佩里级护卫舰——“泰勒”号和“加里”号,改名为“铭传”号和“逢甲”号,驶进了高雄军港。

之所以叫它战舰,是因为它采用了美国海军舰艇前缀的缘故,另一方面也因为在训练设施上的作业需要非常严谨,上面培训的每个科目,都将是未来服役的战舰上将要遇到的。

  它,就是美国海军的大型模拟训练平台 “特雷耶”号。

此前,美军一般将退役的佩里级护卫舰或拆解或凿沉,或半卖半送给土耳其等国,在“环太平洋-2016”演习实弹射击中,还将一艘退役舰当成靶船击沉。

该舰最开始模拟的是迪利级护航驱逐舰,代号为TDE-1,后来模拟佩里级护卫舰,代号则改为了TFFG-1。1949年,这个模拟设施正式投入使用。

  这艘斥巨资打造的“最倒霉”战舰,到底有什么特殊本事,能逢凶化吉?这艘天天泡在游泳池里的“假军舰”,又凭什么获得美国海军“功勋舰”的美誉?

没有伯克级驱逐舰那样战功赫赫,更没有尼米兹级航母那样大名鼎鼎,处于美国海军序列底层的佩里级护卫舰何德何能,退役之后竟卖出了如此天价,让台湾地区海军如此兴奋?佩里级护卫舰究竟为何而生,性能如何,又路在何方?今天出版的《解放军报》“兵器大观”版将为您一一解答。

1967年,新兵号退出现役,然后在1982年重新服役,并一直使用到1997年。此设施在服役期间,美国海军每年都会有5万新兵在这里接受培训。

  “特雷耶”号:泡在泳池里的战舰

日暮途穷的佩里级护卫舰

作为陆上设施,新兵号没有动力,因此也被称作是“永远无法出海的战舰”。除了这个设施,美国还有另外一处设施也获得这个名字。

  ■默虹 夏昊

■刘征鲁

一张新兵号的近处细节。新兵号其实是个双重身份的设施,它被美国海军视为一艘战舰,同时也被称作“430”楼。

  血的教训催生“救命稻草”

带着“紧箍咒”出生的配角“佩里”

在烟囱的后方,有一部模拟密集阵近防系统的家伙,但做得比较粗糙,相似度不高,只能从轮廓上大致辨认。

  模拟训练舰应运而生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美苏全球争霸之际,时任美国海军作战部长朱姆沃尔特,创造性地制定了“高低搭配”的海军舰艇发展战略,即:建造少量先进的大型多用途战舰,承担编队防空、远程对海对地打击等“高端”任务,充当编队主力;建造大量经济型战舰,承担为两栖作战编队、运输船队护航、保护海上交通线等中低烈度任务,扮演“低端”的“配角”。

设施的尾部是半圆形的,可能是遗留迪利级护航驱逐舰的因素。该设施的长度只有64米,仅仅相当于迪利级护航驱逐舰的2/3左右。

  在美国芝加哥以北50多公里处的密歇根湖畔,有一处名为“21战斗港”的美国海军训练基地。该基地的主体建筑“衣阿华”大楼占地面积超过14000平方米。大楼内常年装有大量水,你可以把它想象成一个游泳池,池中停泊着仿照“阿利·伯克”级驱逐舰建造的“特雷耶”号。

于是,设计简单、皮实耐用、适合批量装备的佩里级护卫舰应运而生,有效缓解了美海军扩军的经费压力。由于天生就是“丫鬟命”,成本控制成为佩里级护卫舰的关键指标,美国海军为它量身打造了一系列“价格紧箍咒”。

新兵号也是目前唯一的室外陆上模拟训练设施,美国海军之前的好几个类似设施,都已经被拆掉了。大湖新兵训练中心有条模拟阿利·伯克级驱逐舰的,那个是室内设施。

  一艘舰船为啥会停泊在一座大楼内?你可能会有这样的疑问。往下瞧,当得知这艘舰船只有半段艇身时,你会不会感到更加稀奇?事实确是如此。这个设施隶属于美国海军大湖新兵训练基地,只有前半段艇体的“特雷耶”号是专门用来训练海军新兵的。

首先,大多使用“现成”技术,动力系统、武器装备、指控系统、电子系统等均已在其他驱护舰上规模化应用,省去了开发新技术的成本,并且子系统大多预先在陆地试验场试验,减少了舰上试验的环节,也节省了不少时间和经费。

在新兵号的尾部,可以看到该设施的“舰名”。

  催生“特雷耶”号的是一次针对美国海军的恐怖主义行动。

其次,采用了模块化建造技术,全舰划分为17个模块,可以在很多船厂同时建造而后组装,缩短了建造周期,也显著降低了成本。

虽然是模仿的佩里级护卫舰,但主炮设置在舰桥的前方。

  2000年10月12日中午,也门亚丁港附近海域风平浪静。隶属于美国海军第5舰队的“阿利·伯克”级驱逐舰“科尔”号,按惯例停靠亚丁港。“科尔”号刚刚靠岸停稳,一艘满载炸药的小型橡皮艇突然冲了过来。顿时,“科尔”号舰舷被炸出一个10余米宽的大洞,海水涌入,舰体侧倾。火光冲天、浓烟滚滚之中,17名美军水兵殒命他乡。

此外,全流程贯穿成本控制理念,首舰价格不到4500万美元,只相当于同期驱逐舰的五分之一左右。在“土豪”装备琳琅满目的美国海军中,佩里级护卫舰实在是为数不多的勤俭节约“模范”。

  爆炸事件发生后,美国联邦调查局立刻派出特别调查小组前往也门,经过调查断定,这是一起蓄谋已久的恐怖主义行动。在调查中,他们还发现,17名丧生的美军水兵几乎都是新兵和低级军士。也就是说,在军舰遇袭等特情发生时,作战经验丰富程度、应急处置能力强弱是水兵能否抓住“救命稻草”的关键。

它一出生,就被很多国家“盯”上:以其为“蓝本”,其“同门师兄弟”纷纷下水,这其中澳大利亚的6艘阿德莱德级护卫舰,西班牙的6艘圣玛利亚级护卫舰和台湾地区的8艘成功级护卫舰都是佩里级护卫舰的“高仿版”。此外,巴林、埃及、波兰、巴基斯坦、土耳其等国也从美国接收了数量不等的佩里级护卫舰。

  痛定思痛,美国海军认为,完全有必要让新兵在“学成出师”前就上一堂“实战”课,体验到海战中可能遇到的各种困难和考验,在舰艇遇袭时能够全力拯救自己、战友和战舰。比如,在突遭攻击时保持镇定,在滚滚浓烟中判明情况和方位,在嘈杂的警报声、哭喊声中有效沟通,在随处可见的残肢和鲜血中搜救受伤者……

并不“高大上”的“二流”舰艇

  很快,在其原有的新兵培训设施基础上,美国海军大湖新兵训练基地开启了一项为期10年、价值7.63亿美元的“21战斗港”重组计划,用以加强对海军新兵的训练。

虽然在美国眼中,佩里级护卫舰不是那么“高大上”,属于“二流”货色,但却批量建造了55艘,其中美国海军自用51艘。这个不起眼的角色在美军中“长寿”得出人意料。从1977年12月首舰服役,到2015年9月退役最后一艘,佩里级护卫舰为美军出生入死,服役年限甚至超过了同时代的驱逐舰。

  “永不出海”的战舰“特雷耶”号由此而生。“特雷耶”号得名于大湖新兵训练基地的创始人、美国海军退役军官詹姆斯·谢尔登·特雷耶。

佩里级护卫舰战斗力可圈可点:擅长反潜,还可以执行反舰、护航等任务,是通用护卫舰中的佼佼者,以致很多小国家把它当成主力舰使用。

1 2 3 共3页

在同代舰艇中,佩里级护卫舰的防空能力不容小觑。它的前甲板上配置了一部MK-13型单臂式发射架,可以发射“标准-1”系列中程舰空导弹,具备一定的区域防空能力,这令同时期很多只具备有限的近程防空能力的驱护舰相形见绌。

左图:美军佩里级护卫舰资料图;右上图:台湾地区海军购入的佩里级护卫舰PFG-1112“铭传”号。供图:支点

值得注意的是,台湾地区海军此次采购的这2艘战舰,服役末期均已拆除MK-13型单臂式发射架,换装了一套遥控机炮。台海军选购后,美国又根据台提出的需求,从库房中翻出2套早已淘汰的MK-13型单臂式发射架,装了回去。这个发射装置虽然可以共架发射“鱼叉”系列反舰导弹。不过,据报道,台湾地区海军需要额外付费,才能获得“鱼叉”导弹和配套的发射软件。如此一来,美国能再赚一笔。

佩里级护卫舰还具有不错的反潜和电子战能力。4000多吨的“小身板”却可以搭载两架“海妖”反潜直升机或更先进的 “海鹰”反潜直升机。两者的活动半径都达到了150公里左右,通过携带的吊放式声呐和磁探仪,机载反潜鱼雷或深水炸弹,可对潜艇形成严重威胁。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次售台的佩里级护卫舰上,美国显然还是动了一番小心思,在不显山露水的电子设备上留了一手:搭载了先进的SQR-19拖曳线列阵声呐,被动探测距离可达70海里;保留了与SQQ-89舰载综合反潜作战系统,可发现和攻击更远距离上的潜艇;保留了AN/SLQ-32型舰载电子战系统干扰机,以应对各式反舰导弹,自卫能力有了较大提升。一般装备护卫舰的SLQ-32电子战系统是低端型,并不包括电子干扰机,带有干扰机型的主要装备航母、两栖舰等主力舰上。这次售台的佩里级护卫舰就享受着主力舰的待遇。正是这些让台湾地区海军垂涎三尺,宁愿被美军敲竹杠,也要高价购买搭载它们的二手舰。

垂暮老舰“西风瘦马”见“穷途”

虽然有过辉煌,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佩里级护卫舰身上曾经闪耀的光环渐渐暗淡下来,已经被美国海军所抛弃。

一来,这两艘佩里级护卫舰已经服役三十多年,舰体腐蚀老化,主要受力构件疲劳等“内伤”估计不会少。台湾地区海军买回这老胳膊老腿的战舰,恐怕也只能是强撑面子。

二来,佩里级护卫舰采用了铝合金制的上层建筑,耐火性差,一旦被导弹击中,容易起火燃烧。铝合金制的舰体设计已经被现代主流驱护舰所抛弃。

三来,佩里级护卫舰设计于上世纪70年代,没有考虑到雷达隐身的需求,硕大的上层建筑、杂乱布置的舰载武器和雷达、桁架式桅杆战时很难隐蔽,一旦被发现逃生的概率恐怕不高。

四来,佩里级搭载的单臂式防空导弹发射装置的反应时间和发射效率偏低,与现在主流驱护舰采用的垂直发射装置相比已经有了代差,难以适应现代高强度海战的防空需求。

此外,为了节省成本,佩里级护卫舰采用了单轴单桨的动力系统,这与现代驱护舰采用双轴双桨的动力模式形成了鲜明对比。佩里级护卫舰战时一旦被击中,很可能就会原地“趴窝”,或者依靠辅机慢速机动,成为任人宰割的“铁棺材”。

如果说巡逻警戒、中近海反潜、联合演习等中低烈度的作战任务,老旧的佩里级护卫舰尚可胜任。那么,面对高强度的现代海空战,想依靠70年代的反潜设备去对抗21世纪初期服役的潜艇,可谓是痴人说梦。

垂垂老矣的佩里级护卫舰已是明日黄花,台湾地区海军如果指望靠它能谋得优势的话,恐怕是妄想。既然风光不再,这垂暮的佩里级老舰为何还让台湾地区海军兴高采烈?

卖家想的是让退役老舰发挥余热,再赚上几笔,买主心里也有一笔账:话说回来,佩里再“老”,也是台湾地区海军能抓住的为数不多的几根“稻草”。除了美国,那些拥有先进舰艇的国家现在谁又会冒天下之大不韪,与台湾地区海军眉来眼去?

一名退役台军将领说得倒也实在:台湾既不会造,也没有钱造,是没有挑剔资格的。别人吃牛排大餐,那是他们家有钱;我们穷,只能吃残羹、空心菜,如果还嫌弃,那只有喝西北风了。

这从一个侧面证明,属于台湾地区的空间已经越来越小,如果不能重新回归到“一个中国”的大路上,这种被边缘化的趋势不可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