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家
分类

美科学家呼吁美国取消禁令,迅速升级

日期: 2020-05-07 01:37 浏览次数 : 51

图片 1

图片 2

外媒援引中国国家航天局消息称,中国航天器和巡视器在月球背面着陆后开启观测设施,系统开始运转。

中国计划建有人月球基地 英媒:居住月宫梦想或成真

图为2019年1月3日在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拍摄的嫦娥四号探测器展开太阳翼(示意图)。

“嫦娥四号”于1月3日成功登陆月背,为人类月球探测开启了新的篇章。该消息罕见地被美国各大媒体予以积极正面的报道,他们不仅肯定此事带来的重要意义,还称赞说“中国人做了美国人不敢尝试的事”。

据美联社1月5日报道,中国国家航天局网站4日晚发布消息称,玉兔二号巡视器与中继星成功建立数字传输链路。中继星负责将数据传回北京控制中心。据悉,巡视器上的测月雷达和全景相机已开机,工作正常。已发布的照片显示,玉兔二号停在嫦娥四号3日着陆的位置不远处。

英媒称,中国已经宣布计划,要在月球上建造并运营有人值守的前哨基地。这是它雄心勃勃的太空计划的一部分。

参考消息网1月5日报道 外媒称,当中国3日宣布成功登陆月球背面时,这不仅仅是一个科学突破。在北京看来,其不断扩大的太空任务还带有越来越明显的象征意义。

这一里程碑式的成就让部分美国科学界人士感到兴奋,他们又提起了美国会于2011年禁止中美太空合作的条款,呼吁美国改变这一限制,让中美消除障碍,进行更多合作。

美联社报道称,中国的一个太空探测器近日在月球背面探索了月球地形,这是世界首次在月球背面执行任务。玉兔二号前一天晚上从斜轨驶出,驶向月球表面,此前中国的一个航天器首次在月球背面软着陆。中国航天机构在网上贴出的一张影像图显示了玉兔二号巡视器离开嫦娥四号着陆器时留下的痕迹。

据英国《泰晤士报》网站4月25日报道,中国国家航天局说,它设想建造一个月球科学研究中心,该中心将具备向居住其中的人员提供氧气的能力。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1月3日报道,专注太空探索的澳大利亚皇家学会科学家艾伦·达菲说:“这不仅仅是一次着陆。今天宣布的消息清楚地表明了中国技术的成熟度。现在看来,北京追赶美国能力的长期目标有可能在20年内成为现实,就登月而言或许只需要10年。”

我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探月工程总工程师吴伟仁4日采访透露了一个细节,这些年除了禁止中美官方合作外,美政府在得知中国的探月计划后,曾关闭本向全球公开的轨道数据。但另一方面,在中国取得成就后,美方却又伸手向中国索要嫦娥三、四号的轨道数据。

另据德国《法兰克福汇报》1月4日报道,尼尔·阿姆斯特朗1969年首次在月球漫步时,他的“鹰”号登月舱刚刚在月球面向地球的一面降落不久。即便到后来,俄罗斯人和中国人发射的月球火箭也无一例外都降落在了月球正面。1月3日,中国成为世界上首个将空间探测器降落到月球背面的国家。由于无线电波很难到达,因此迄今尚无空间探测器登陆月球背面。现在,中国人借助2018年5月发射的一颗中继星完成了这一登月行动。

报道称,虽然该计划还没有出台时间表,但北京希望,它可以在2030年或不久后让中国宇航员登上月球,其目标是探索月球的两极。

报道称,3日宣布的消息出乎一些人的意料。在此之前,没有任何国家让航天器降落在月球背面——永远不会面对地球的那一面——因为这个位置意味着无法进行直接的无线电通信。但中国研究人员成功克服了这一挑战。

4日,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陈平对观察者网表示,美科学家之所以乐见中国科技进步,是希望以此来刺激美国增加科研经费,与中国竞争。他还指出,中国在空间领域的自主发展,可以让那些攻击“中国偷窃美国技术”的“贸易战”鹰派,在登月竞赛中看到美国的“先进”变“后进”无语以对。

报道称,除了中国媒体庆祝登月成功,称赞也来自欧洲。欧洲航天局局长扬·韦尔纳对《法兰克福汇报》说:“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技术成就。我当然立刻就向中国同行发电子邮件表示了祝贺。”韦尔纳称,欧洲也具备这样的技术能力,“但我们还没有获得实施真正登月的资金。”韦尔纳认为,中国的航天计划肯定涉及技术和科学创新。但更重要的是向中国人民发出了信号。韦尔纳说:“航天表明了中国的能力。”不过,他并不担心爆发类似于冷战时期的新太空竞赛。他指出,中国人搞航天并不是为了逞强。

报道称,本周一个视频的解说者描述有关计划时宣布,未来中国将探索月球两极并建造一个科学研究站,在不太遥远的未来,相信中国人居住在月宫的梦想将会成真。

虽然中国官员对任务细节保密,但这次任务是早就计划好的。达菲说:“本世纪初,没有人会猜到中国会如此迅速地成为太空领域的重要参与者。当北京终于在2003年将其第一位宇航员送入轨道时,西方观察家对相关新闻不屑一顾。”

美媒:“最成功”的美国俄罗斯,如今热情减退

此外,德国《明镜》周刊网站1月3日报道称,中国人隐忍而系统地为这次成功做了准备。他们先发射了绕月运行的探测卫星。成功后,又于5年前将嫦娥三号探测器送上了月球面向地球的一面。嫦娥三号甚至还携带了名为玉兔的月球车。

报道称,这个月球站将拥有多个相互联系的舱室。它的主要能源将是太阳能。

报道称,在中国继续扩大行动之际,对太空探索的热情在美俄这两个拥有最成功项目的国家却在减弱。从某些方面来说,中国的项目已与美国的能力相当,尽管它的开支仍远远低于美国。2018年中国安排了约40次航天发射,是2017年的两倍多。中国取得如此迅速的进展可能令人惊讶,这些项目将使公众更快地把中国视为顶级太空强国。

“这不仅仅是一次着陆”,澳大利亚皇家学会太空探索首席科学家阿兰·达菲表示,这“清楚地表明中国技术已达到了成熟程度”。

报道称,嫦娥四号登月以及中国人的登月计划之所以是一个重要时刻,并非因为从科学角度看尝试了什么全新的东西:苏联的“月球3号”探测器早在1959年就发回了首批月球背面的图片。50年前,在美国的“阿波罗8号”绕月飞行任务中,人类第一次亲眼见到月球背面。美国人、欧洲人,他们可能都具备中国人正在月球上展示的能力。因为除科学成果外,诸如嫦娥四号这样的登月行动首先也会提供一流的宣传画面。而对于登月行动而言,宣传和科学目的至少同等重要:每一次登月都是对技术能力的展示。“阿波罗”计划如此,现在也一样。而在这种情况下,嫦娥四号登月是一个重要时刻,也因为它不只涉及技术,嫦娥四号的成功就像伴随登月向世界分发的中国政治制度的一张名片。只有坚定地自上而下制定目标和指挥实施项目和进程,才可能成功。

报道称,在经济实力的支持下,中国一直在积极开展太空项目,以缩小同美国在太空探索方面的差距。2003年,中国将第一个航天员杨利伟送入太空。4年后,中国向月球发射了探测器,并从那以后执行了数项月球任务。

还有外媒认为,中国成功着陆月球背面发出了重要信号。据瑞士《新苏黎世报》网站1月3日报道,中国问题专家马库斯·赫尔曼认为,中国登陆月球背面并非纯粹的象征性行动,此举也向国内民众发出了重要信号:始于40年前国家领导的技术追赶取得了成功。

达菲表示,“中国长期以来希望匹敌美国能力的目标,现在可能会在20年内就能成为现实。而在探月方面,也许只要10年”。

报道表示,航天业迄今的重要参与者美国、俄罗斯和欧洲正是这种持之以恒行动的反面教材。它们费力地说服政府提供太空任务所需的预算。因此,美国航空航天局、欧洲航天局和俄罗斯航空航天署只能惊讶地旁观中国人的太空行动。虽然单纯从技术角度看,它们也能做到。从这个意义上讲,百年后回首21世纪,嫦娥四号的登月行动确实可被视为一个重要时刻,中国借此展示了放手去做才有无限可能。

今年年底,中国计划发射第四个月球探测器,其目标是登陆月球背面。中国科学家认为,这次登陆将让他们更清晰地观察深空。

赫尔曼说,这次登月的时间点确实很特殊,与贸易冲突一样,进军太空的努力也是美中技术竞赛的一部分。但这不是纯粹的宣传行动,中国也希望这带来技术溢出效应,最终让其他行业获得新应用。

《华盛顿邮报》3日报道指出,当中国成功登陆月球遥远的另一端时,一个新的太空大国就此诞生了。

报道称,另一个月球探测器——也是迄今为止最复杂的月球探测器——计划在明年发射,它的任务是收集土壤样本并将它们带回地球。

奥地利《新闻报》网站1月3日的报道认为,中国成功着陆月球背面再次证明今天“中国制造”远不止意味着廉价生产,坐在流水线旁仿制名牌手提包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报道提到,在本世纪初,很少人会想到中国能如此迅速地成为太空领域的重要参与者,因为长期以来中国很少或根本没有兴趣在该领域获得立足点。

资深太空科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王礼恒说,继成功的月球探测和载人太空任务之后将建造一个月球科研站。王礼恒对记者说:“我们研究人员认为,第一步将是把宇航员送往月球,以进行短期探索。”

报道举例,“北斗”导航系统2020年就将在全球投入使用,甚至会取代西方提供的选项。

2003年北京将第一批宇航员送入太空轨道后,还曾有不少西方观察人士认为,这是中国为了追赶美国和俄罗斯而作出的毫无意义的努力。

报道称,去年11月,中国在一个国际论坛上说,它正为在月球表面建造一个自动操作的前哨站进行可行性研究。该前哨站的目的是从事科学研究和技术实验。

报道称,太空技术只是中国为跻身领先的世界技术大国而大力资助的领域之一。中国的最新技术成就清单可以拉得很长。技术将彻底决定世界。首先掌握技术的国家将为新的世界秩序制定规则。

但如今在中国不断扩大空间计划的同时,在该领域最成功的美国和俄罗斯,对太空探索的热情正逐步减弱。近年来,美国国家航天局的预算不断缩减。而俄罗斯则忙于资助普京总统在海外的军事行动。

王礼恒说,他的同事一致认为,要深化月球研究并探索如何开发现有月球资源,一个有人值守的月球站是必要的。

《华盛顿邮报》报道截图

报道称,有人月球站还将是中国实现下一个目标的跳板。中国下一个目标就是前往火星的载人任务。王礼恒对记者说,让人先登上月球,然后走向深空,而下一个目标将是火星。

报道称,在此次“嫦娥四号”成为全球头条新闻之前,中国早于2007年就着手该计划的早期准备工作,考察月球背面的表面,然后确定可能的着陆点。

另据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4月26日的报道,这篇题为《中国正走向月球?》的文章称,中国呼吁为一种载人月球登陆和爬升飞行器提交“创新设计理念”。这种飞行器将用于中国版本的“阿波罗”登月计划。

中国国家航天局在《2016年中国的航天》白皮书中,也公布了近些年的最重要任务,包括此次成功的登月,以及2020年的登陆火星等。

中国进入太空第一人、现为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主任的杨利伟去年6月首次披露,中国正在为载人探月任务做初步评估。

与中国长期规划、务实进步的空间计划“对比明显”的是,美国家航天局需要在历任总统的指挥下,不断对空间探测计划作出调整。时任总统推翻前任,这给空间计划造成了一定的后果。

文章称,来自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的更多信息也证实了该计划。CASC已经开始进行载人宇宙飞船、运载火箭和登月飞行器的概念设计。

据媒体此前报道,美国家航天局早在小布什任总统期间,就公布重返月球的星座探测计划,其核心就是太空发射系统(SLS)。但在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后,便以“缺乏新意”等理由宣布取消,只剩下SLS火箭等少部分项目幸存,任务由登月改为深空探测,并且制定了颇有噱头的“小行星重定向任务”。

CASC总经理吴燕生说,载人宇宙飞船和登月飞行器将分别送入环月轨道。这暗示载人登月时间表可能超出2030年。到那时,中国应该有能力开发出更有力的重型运载火箭,以将航天器发射到太空并进一步送入超月球轨道。长期愿景还包括,首先是一个机械化的研究前哨站,然后是一个有人值守的月球设施。

而之后小行星任务命途多舛,自进入公众视野以来就一再推迟,特朗普总统接任后更是直接否定了该项任务。

文章称,目前,美国是唯一一个已经将宇航员送上月球的国家。它的第一次载人登月任务于1969年由阿波罗11号实现。

嫦娥四号登陆时,中国科学家注意力高度集中

文章称,中国在2007年开始将探测器送往月球。这个项目包括嫦娥三号探测器。2013年12月,它搭载中国首个月球车前往月球。

“我不害怕中国赶超,而是担心美国落后”

嫦娥四号将在今年年底前发射,并将在中国的探月项目中首次登陆月球背面。

“嫦娥四号”成功着陆月背后,第一时间就收到了来自美国“同行”的祝贺。美国家航空航天局局长布里登斯廷发推称这是人类首次,更是一项“令人印象深刻的成就”!

嫦娥四号将着陆在月球南极的艾特肯盆地,并将探索该地区的早期历史。它还将利用月球背面不受地球干扰的优势,以更清晰地观察太空。

乔治·华盛顿大学空间政策研究所荣休教授约翰·罗格斯顿称赞说,“这是真正的探索,去到了此前无人去过的地方。”

在这之前,今年5月将发射一颗名为“鹊桥”的中继卫星。

美国圣母大学的行星地质学家克莱夫·尼尔则表示,“我们看到这是可以实现的,希望还能再尝试几次,并且希望人类也能登上月球背面。”

文章称,本周,北京还启动了新一轮“太空人”选拔。它要选拔17-18名宇航员,以从事未来的空间站任务。候选人将包括人民解放军空军飞行员、以及工程师和实验任务专家。女性申请者也将被接受。

在兴奋之余,这些美国科学家还呼吁中美两国能消除障碍,进行更多的合作。

文章称,1998年,中国选拔了第一批14名宇航员。2010年,它选拔了第二批7名宇航员。他们已经成功完成了6次载人太空任务。

《华盛顿邮报》报道称,尽管美国国家航天局与俄罗斯展开密切合作,但美国会议员出于对“间谍活动”的担忧,已于2011年出台“沃尔夫条款”,以法律法规的形式,禁止中美的航空计划有任何接触,两国官方的太空合作被“冷冻”。

文章称,中国计划2020年开始在太空组建一个空间站。预计该空间站到2022年建成并运营。

约翰·罗格斯顿希望国会可以改变这一限制,让中美在探月和火星等项目上能有更多合作,“我不害怕中国赶超,而是担心美国落后。”

克莱夫·尼尔指出,从人类太空探索的角度来看,合作比竞争更有益处。“一旦我们走出这个星球,我们开始成为了全球文明,而不是民族国家文明,因此太空的合作就会是必须的。”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陈平4日对观察者网表示,美科学家乐见中国科技进步,是希望以此来刺激美国增加科研经费,与中国竞争。

他还指出,中国在空间领域的自主发展,可以让那些攻击“中国偷窃美国技术”的“贸易战”鹰派,在登月竞赛中看到美国的“先进”变“后进”无语以对。

2018年12月8日,“嫦娥四号”发射升空

“若欧洲再不觉醒,就会沉沦到‘生活主流的背面’”

除了美媒之外,有不少欧洲媒体也对“嫦娥四号”取得的成就予以肯定。

英媒BBC将其称作一次“大胆的”任务。《卫报》把这次“历史性的”的着陆定义成“人类太空探索的巨大飞跃”,这对中国来说确实是一项“值得夸耀的成就”。

“德国之声”称,中国这一步展示了其技术的飞跃,在人类重返月球的竞赛中具有里程碑意义。德媒《时代周报》则表示,“中国现在是仅次于美俄的太空强国”。

一位来自德国网友甚至还激动地留言说道,中国的综合国力已经是第一,科学技术成果在中国人手中转化效率非常高。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会把“人类政治上的多元理想”通过在经济上夯实而实现,同时结束地缘政治时代。他提醒说,若欧洲再不觉醒,就会沉沦到“生活主流的背面”。

据媒体此前报道,在中美官方太空合作“冷冻”的情况下,备受美国太空霸权打压的欧洲,早几年已在欧盟层面、欧洲航天局层面和欧盟成员国层面加强了与中国的合作。

此次“嫦娥四号”探测器就携带着来自欧洲国家科学家开发的仪器。基尔大学的德国科学家帮助开发了测量月球辐射水平的系统、瑞典科学家设计的小型中性物质分析仪将调查太阳风如何与月球表面相互作用。在“鹊桥”中继卫星上,荷兰拉德布大学研究人员设计的无线电天线将接收到能够揭示宇宙起源的信号。

去年12月“嫦娥四号”成功发射升空之时,欧洲空间局局长沃纳曾表态称,希望中国届时实施载人探月、载人火星任务时,也能像如今的“嫦娥”项目一样开放国际合作。

欧洲宇航员来中国培训

2017年,欧洲航天局、意大利宇航员克里斯托弗莱蒂在中国的训练基地

一直来,中国也在积极谋求在太空领域开展国际合作。中国探月工程副总设计师于登云曾表示,国际合作将成为太空探索的主流。我国国家航天局发言人李国平也于去年10月表示,在外层空间开展探索活动必须要开展国际合作与交流。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探月工程总工程师吴伟仁1月4日在接受香港《文汇报》采访时称,他在德国访问期间,一位用了几十年时间研究月球车的德国院士希望中国能够帮他把月球车送上月球。

吴伟仁还说,“过去我们是求着人家搞合作,通过几次的探月行动,先进的国家都愿意跟我们合作”。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